• 未分類
  • 4
  • 0

……

與此同時,遠在天斗城的唐三,也收到了來自唐元的一封書信。

在唐門的議事堂上,唐三將書信推向桌前,道:「都看看吧,咱們這位護法長老,要請咱們去看一齣戲呢。」

此話說完,力堂堂主泰坦便首先將書信拿到眼前,細細讀了一番。

接下來,便傳閱至御堂堂主牛皋、敏堂堂主白鶴、葯堂堂主楊無敵、副宗主馬紅俊、奧斯卡等人。

看完之後,葯堂堂主楊無敵對唐三道:「門主,這封信屬下看了,這星羅帝國和武魂殿的渾水,咱們不好去蹚吧?」

唐三看着其他幾人,問道:「你們都是這個意思?」

泰坦沒有說話,牛皋、白鶴和楊無敵三人相視一眼,皆是點了點頭。

而馬紅俊和奧斯卡卻沒有說話,看着唐三等待他的下文,他們知道,唐三怎麼可能棄自己的弟弟而不顧。

果然,唐三搖頭笑道:「這樣吧,這次我帶胖子和小奧去,不管怎麼樣,唐元都是我弟弟,他有所求,我自然要應。」

此時,他身旁的小舞一聽,急道:「哥,我也去!」

唐三溫柔的目光落在小舞身上,道:「小舞,小七的信里也說了,這次的風險不明,你去的話我不放心,你就在宗門裏修鍊吧。」

小舞撅著嘴,無可奈何地應了下來。

突然,楊無敵開口道:「宗主……屬下也一起去吧?」

唐三有些詫異,剛才說不想蹚這趟渾水的人,不就是你楊無敵嗎?

楊無敵有些訕然,道:「此行禍福難料,多一個人就多一個保障。」

唐三想了想,的確如此,便點了點頭,道:「好吧,事不宜遲,我們即刻出發。」

……

就在唐元的兩封信分別送達至戴沐白和唐三之處的時候,一個身穿金甲的人影,也來到了星斗帝國的都城之中。 這一刻,嬴政沒有貓戲老鼠的快感,內心深處只有憤怒。

他的帝國竟糜爛至此!

這是他引以為傲的帝國,卻在他的手中,變得如此糜爛,這讓嬴政心中大失所望。

他曾以為,他的帝國高高在上,高聳入雲,卻不料,時至今日他才發現,他的帝國卑微入塵埃。

無數人早已經吸血大秦,以巍巍大秦滋養無盡反賊。

一念至此,嬴政眼中殺機猶如實質。

……

看著無法無天的劉喜,嬴政朝蒙毅輕聲,道:「趙如興到了么?」

「趙如興與王綰正在交接,一刻鐘之後,便能夠到了!」蒙毅目光幽深,突然咧嘴冷笑一聲:「老爺,要不我來?」

「我親自來!」

搖了搖頭,嬴政:「章邯,打斷雙腿,讓他跪下說話。」

說罷,嬴政指了指青年,吩咐,道:「頓弱,找最好的大夫,給他醫治!他是大秦的英雄!」

「諾。」

……

「咔嚓……」

連續兩聲骨裂聲響起,劉喜的尖叫與痛哭如魔音灌耳,對於嬴政的命令,章邯自然是毫不懷疑的執行。

按照此人犯下的累累罪行,斷腿只是開始,這件事,一個不好便會牽連整個邯鄲郡。

「不管你是何人,這裡是邯鄲郡,本公子要你的命,要你全家的命!」

「舌燥!」

一腳踹出,劉喜硬生生的閉嘴,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嬴政突然出手,章邯等人臉色驟變。

帝親自出手,這意味著對於此事的不滿。

……

「趙如興見過大人!」

嬴政便衣出門,趙如興不敢稱呼其為陛下,只好稱之為大人。

他雖然人剛到,但是這件事的前因後果他早就一清二楚了,這一刻,迎著嬴政冰冷的目光,心下發慌。

他心裡清楚,事情大條了。

這件事,既然落在了嬴政手中,這就意味著根本不可能善罷甘休。

「趙郡守,在你的治下,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此事你如何解釋?」嬴政語氣平靜,但是目光之中含著極致的殺意。

巍巍大秦,之所以在瞬間崩壞,最大的原因便是有一群這樣的人,食朝廷俸祿,干著挖朝廷牆角的齷齪事。

「臣認罪!」

這一刻,趙如興低頭認罪。

他心裡清楚,事實就在眼前,他就算是想要抵賴也不可能,此時此刻,唯有低頭認罪才能一線生機。

「章邯,拿人!」

「諾。」

嬴政凌厲的目光從每一個人的身上掠過,一字一頓,道:「在大秦,英雄不會被辜負,作姦犯科之輩罪不容誅。」

「秦法昭昭,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大秦官吏眼中,不容沙子!」

……

一場鬧劇,就這樣結束,彷彿微不足道,但是從城北回來,嬴政的心情就沒有好過。

「蒙毅,章邯,你們說當今天下有多少大秦銳士在歸家之後,遭受到了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嬴政神色肅然,眼中憤怒顯而易見,對於大秦銳士歸鄉的遭遇,很是有些不平,這是他這個做皇帝的失誤。

「陛下,大秦帝國正在一點一點的變好——!」蒙毅沉默了一會兒,說了一句不著邊際的話。

「呵呵……」

冷笑一聲,嬴政揮了揮手:「傳詔王綰,徹查此事,任何人都不得姑息,上至邯鄲郡守,下至劉喜。」

「朕要讓劉家消失,邯鄲郡守府大換血,告訴王綰從咸陽抽調官吏,同時以秦法論罪,找出趙如興等人的違法行為。」

「諾。」

點頭答應一聲,蒙毅與章邯對視一眼,隨及離開了。

這一刻,兩個人心中滿是凝重,從嬴政的話中,他們感受到了風雨欲來風滿樓,很顯然,因為這件事整個邯鄲郡必將血流成河。

劉家將會成為第一的突破口!

……

「郎中令,陛下有何吩咐?」

見到蒙毅走進來,王綰抬頭眼中布滿了血絲,他對邯鄲郡的政務進行了徹查,他發現其中有很大的漏洞。

這讓王綰心中越發的不安!

「丞相,陛下要動劉家,然後對邯鄲郡進行換血,讓丞相從咸陽調集一批官吏……!」

……

說著說著,蒙毅臉色微微一變,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了王綰的不對勁兒,忍不住,道。

「丞相,你察覺到了什麼?」

「郎中令,邯鄲郡的稅收以及府庫之中的錢糧對不上,相差一大截!」王綰目光幽深,叮囑,道:「讓章邯保護陛下,同時讓頓弱監視邯鄲郡的大小官吏。」

「他們有任何的風吹草動,立即向老夫稟報……」

「諾。」

點頭答應一聲,臨走之際,蒙毅驟然停下,朝著王綰,道:「丞相,這件事需要稟報陛下么?」

「當然要稟報陛下,唯有如此,才能確保完全……」

……

邯鄲郡之中的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不管是大秦官吏與世家勾結,置秦法於不顧,還是稅收與府中之中的數目對不上,這都是要命的事。

結果,都在邯鄲郡發生。

如此種種,便可以看出如今大秦帝國之局勢到了何種糜爛的地步。

「陛下,丞相查過之後,邯鄲郡府庫之中的錢糧,以及稅收與耕種面積對不上,其中有很大的差距。」

硬著頭皮,蒙毅將這一道驚人的消息告訴嬴政,然後沉默著,等待著始皇帝的暴怒。

只是等著等著,卻不見始皇帝發怒,蒙毅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只見這一刻的始皇帝,臉色恢復了從容,閉目不言。

「蒙毅,去將章邯與頓弱找來!」許久,大概過了一刻鐘,嬴政驟然睜開雙眼,斷然下令,道。

「諾。」

……

「看來有人已經蠢蠢欲動,坐不住了!」長嘆一聲,嬴政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他為了大秦統一,付出了無數的精力,卻總有人在暗中給他使絆子,一點也見不得他好。

一步一步有過窗戶,望著外頭明媚的陽光,嬴政眯了眯眼:「只是別讓朕知道是誰,要不然,朕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這一刻,嬴政用一種溫柔的語氣,說出來最冰冷無情的話,對於意圖傾覆大秦帝國的人,他就是最冷的寒冬。

……

。 「看劍!」依舊是那句話,顧微羽聞言握緊了手中劍,屏息斂聲嚴陣以待。

「砰——」

兩劍再次交擊在一處,這一次,顧微羽虎口依舊一震,她不敢放鬆依舊握緊了劍。

劍沒有被擊落!顧微羽心裡一喜,顧微嵐的神色卻沒有任何改變,提著劍便乾脆利落得繼續攻擊。

院中時不時得便傳來一陣痛呼或重物墜地的悶響,驚飛桃林里的鳥雀無數。

「四姐,我真不行了!」

一個時辰后,顧微羽渾身無力得掛在桃枝上一盪一盪的。

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被四姐的長劍挑飛了多少次!

「明日未時,我等你!」顧微嵐留下一句話后飄然離去。

顧微羽齜牙咧嘴得從桃枝上爬下來,掃了一圈周圍,有氣無力得喚道,「青團——」

一團迷你型黑雲漂浮到顧微羽身前,「你可算是想起我來了,待在丹田裡真是無聊死了!」

「你再變大一些,我現在只想躺著。」顧微羽抬眸看了眼青團道。

青團滴溜溜轉了一圈,化作床一般大,顧微羽爬上去躺下,感受著身下柔軟的觸感,她舒服得喟嘆一聲,「青團,我們出去轉轉。」

青團聞言歡快得騰飛而上,帶著她在高空轉悠起來。

雪花飄飄揚揚灑落在天地間,顧微羽仰望著片片雪花落在透明防護罩上,好像自己的心情也飄揚了起來。

自這日起,顧微羽每日未時便去桃花塢,與顧微嵐對劍一個時辰。

雖然每次她都只有被四姐完虐的份,可她也能夠感受到,她近戰方面的反應與先前相比進步不是一兩點。

桃花林內,一青衫少女,一白衣女童各自持劍,時而糾纏,時而分離,一個動作利落乾脆,一個飄逸瀟洒,在雪花的映襯下,美的好似一幅畫卷。

「嘿——哈——」顧微羽手握木劍受了顧微嵐一劍,她借力腳踏桃枝,使了一個巧勁動作飄逸得跳到遠處,挽了個劍花角度刁鑽得朝顧微嵐刺去。

顧微嵐目光一亮,腳尖輕點,利落得轉身避過她的這一擊。

兩人擦身而過時,顧微嵐的劍不知何時便橫在了顧微羽脖頸上。

顧微羽身子一僵,脖子上架著個要命的傢伙,陣陣寒意從劍上傳來,她扯了扯嘴角,「四姐,你的劍……」

「你輸了。」顧微嵐淡然自若得收回長劍。

「嘿嘿,四姐,我今天有沒有進步?」顧微羽厚著臉皮湊到她面前問。

顧微嵐瞥了眼她,想到這些天顧微羽的表現,她難得得點了點頭,「還不錯。」

原本她以為,顧微羽要不了兩天便會不來了,沒想到她卻一直堅持住了,肉眼可見得進步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