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9
  • 0

……

紅·大·石道:「龍傲天閣下,將來如果你能見到命線者,得知答案后,可一要告訴我們。」

「一定,一定的。」季柚笑哈哈道:「咱們是盟友,自然要信息共享,資源互助。」

何必輕聲提醒:「時間緊迫。」

季柚馬上道:「老石,這路怎麼走?」

紅·大·石站在岔路口,接著,指向左手邊的路,說:「往這裡。」

季柚仔細感受了一下,的確,左手便的這條路,比之右手邊,那股巨大的能量壓力要稍微弱一些。

季柚問:「如果往右邊的路走,會怎麼樣?」

紅·大·石道:「一般情況下,也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可能會迷失方向,然後被困在這裡,沒有人解救的話,就有生命危險了。」

季柚嘴角一抽。

接著。

紅·大·石帶頭往裡面走了一步,何必隨後。

季柚大喇喇的跨出一步,她身後,楚嬌嬌背著巨劍,緊緊跟在後面。

之後——

三長老、五長老、六長老……紛紛邁出一步,當它們的腳落下之後,臉上同時露出一股痛苦之色。

能力稍弱的十長老,身形晃了晃,險險栽倒,被一旁的九長老扶住了。

反觀季柚三人,臉上都十分淡定。

紅·大·石接著往裡面走,一邊走,一邊道:「很快就可以抵達了,但是那裡的壓力強度,會更加大。」

季柚能明顯感覺到那些涌動的能量,不僅越來越強,而且越來越混亂了,就好像一個燃燒著的,馬上就要炸的鍋爐,十分的危險,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應該靠近,而是趕緊逃跑才對。

季柚與何必、楚嬌嬌微不可見的對視一眼,三人都決定冒險闖一闖。

於是,都跟在紅·大·石的身後。

往裡面走了一段距離,又跨過四、五個岔路口,紅·大·石原本挺直的背脊,已經開始彎曲,它原本就長得矮胖,這會兒,整個人看起來就跟佝僂著背、寸步難行的老頭子似的。

三長老、五長老、六長老……的情形比紅·大·石還要不如,一個個的,都彎著腰互相攙扶著向前。

跟在紅·大·石身後的季柚等三人,依舊腿不彎,背不駝,昂首挺胸,走得十分瀟洒自在。

看著這些紅族人的模樣,楚嬌嬌想了想,忽然出聲問:「要不然,咱仨一人扛幾個走?」 第275章食物反殺19

浮光沒有拿什麼東西,要說寶貝,她自己本身就不少,老子媽最不缺這些玩意兒,那空間里塞滿了雜七雜八的東西。

她去找亞都尼斯純粹就是為了去完成任務,只是亞都尼斯不知道,他又亂吃飛醋。

一轉眼,浮光來到血族世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在這一段時間裏浮光發現血族的生活是真的相當的無聊,幾乎除了宴會就是宴會,而安格斯本身又不喜歡參加那些所謂的宴會,以至於浮光除了出去敗家基本上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

浮光本身就不是喜歡長時間呆在一個地方的人,所以一轉眼半個月過去她的確是待不住了,於是去找了梅斯特。

為什麼不找安格斯?因為被看安格斯年紀大,其實安格斯自己沉睡的時間太多,清醒時間太少,他自己對血族世界的了解都是知之甚少。

「浮光小姐想知道什麼?」梅斯特對浮光很好,雖然算不上多尊敬,但是的確也是照顧有加。

沒辦法,安格斯長這麼大,浮光還是他第一個血奴,那是相當的尊貴。

浮光問道:「梅斯特,這血族世界有沒有什麼好玩的?或者說血族世界最近有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梅斯特聞言,瞬間明白浮光是有些待不住了,於是他說道:「按照時間來看,除了一些無聊的聚會,那就要說威道爾學院開學了。」

「威道爾學院?」浮光有些疑惑。

梅斯特說道:「浮光小姐有所不知,純血種血族的幼崽是非常少的,當然這一點可能浮光小姐很是清楚,那麼要發展血族,初擁就是一個很好的法子。」

「這有些人類是願意初擁成為血族的,但是初擁成功的概率很低,而且即便是成功,這種血脈不純的血族壽命也不長,所以沒過百年都會有一批『新生兒』也就是初擁成功的新生血族進入威道爾學院去學習一些血族知識以及能力。」

「那麼第二個就是浮光小姐可以請求安格斯大人帶你去人類世界,其實這是可以的,我們安格斯大人無所不能。」

浮光大概是明白怎麼回事了,她點點頭,說道:「好,謝謝梅斯特,我知道了。」

梅斯特微微彎腰說道:「浮光小姐不必道謝,這都是梅斯特應該做的。」

他頓了一下,又說:「那麼浮光小姐接下來是打算去哪呢?」

浮光想了一下,問道:「威道爾學院什麼時候開學?」

梅斯特說道:「這個梅斯特需要去打聽一下,浮光小姐稍等,梅斯特馬上回來。」

浮光點點頭。

梅斯特出了古堡,但是沒過多久就回來了,他對浮光說道:「威道爾學院開學時間是在三天後。」

浮光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人類世界一趟。」

梅斯特古板的臉上露出極淺的笑容,他說:「那浮光小姐可以去問問安格斯大人,因為人類和血族世界的結界只有血族才能打開。」

人類誤入血族世界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是並不是很高。

浮光微微一笑,點點頭。

她起身去尋安格斯,這個時間點安格斯剛剛睡下,浮光和安格斯的休息時間是正好相反的。

即便如此,安格斯晚上也沒做什麼,所以精神頭很好。

昨夜浮光把安格斯又給欺負了一遍,安格斯正在鬱悶的摳著棺材。

他那麼強,可為什麼是下面那個?

這簡直不科學!

明明他才應該在上面,這不對,這簡直不正常。

「那女人是不是有點問題?一定有問題,不然本座怎麼會在下面呢?」

浮光聽到安格斯的嘰嘰咕咕,她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什麼不對,女孩子怎麼可以讓男孩子主動呢?這種事情就應該讓女孩子主動。

這事情都讓男孩子主動那簡直太丟人了。

「我要去人類世界,你去不去?」浮光坐在棺材蓋上看向裏面的安格斯。

安格斯:「……」這女人什麼時候來的?剛才他說的話她有沒有聽見?

浮光:真是很不好意思,我都聽見了啊。

當然,這話浮光是不可能告訴安格斯的,別看安格斯是個血族,偏生的特別面子薄。

「你去不去?不去的話我自己去。」浮光輕輕敲了敲棺材板。

安格斯抬眸,那雙眼睛泛著紅色,就像是血紅的寶石,好看極了。

「我不去你打得開結界?」安格斯有些懷疑的說。

浮光:??我打不開結界?這個世界就沒有我打不開的結界。

「那我自己去吧。」浮光說道。

安格斯:「……咳咳咳,好幾百年了,本座也沒去人類世界看看,也不知道人類世界變成了什麼樣子,還是去看看吧。」

「你,要是真的想去人類世界,那本座也可以勉為其難的帶你一程。」

浮光微微一笑,她跳進棺材,如同蔥白的手指輕輕捧起安格斯的臉,很鄭重的親了他的額頭一下。

安格斯有些不好意思,那血紅的眼睛波動更加的大了。

「走吧。」安格斯抱着浮光柔軟的腰肢從棺材裏飛出來,帥哥美女,總是那麼的亮眼。

「換一身衣服吧。」浮光說道。

安格斯有些疑惑不解,浮光牽着他的手,說道:「人類世界變化很大,你這身衣服不合適。」

安格斯對這些事情了解的不多,他沉睡的時間太長了,既然不知道,那就選擇聽從安排。

安格斯讓梅斯特去尋了合適的衣服,換上白色襯衣和黑色長褲,再加上黑色的領帶,看起來頗有一種dk的感覺。

浮光眨眨眼睛,她接過梅斯特遞過來的衣服,自己也套上。

深藍色jk格裙,白色的襯衫加上蝴蝶結,為了搭配這個衣服,浮光扎了個雙馬尾,瞧著還挺好看的。

還真別說,他們看起來還挺像高中生的。

話說原主的年紀本來就不大。

安格斯的目光落在浮光那瑩白的腿上,那膚白貌美的大長腿好誘人啊。

這讓安格斯想到了這雙腿盤在自己腰上的時候。

臉紅。

「你在想什麼?臉都紅了。」浮光挪逾的盯着安格斯。

安格斯連忙說:「本座什麼都沒想。」

。 光頭的那些小弟,全部都用一種很恐懼的眼神看着葉天傾,那架勢就如同是在看下山獵食的猛虎。

他們的眼裏都散發着,恐懼到極致的神光。

此刻,葉天傾就邁著步伐,不疾不徐的緩緩而來。

但是在他們的眼裏。

此刻的葉天傾就是窮凶極惡的猛虎,讓他們每個人的心裏,都不受控制的升起,無窮盡的恐懼。

「完蛋了。」

「死定了!」

「熊家的人還沒有過來,咱們怎麼辦啊?」

他們都恐懼的開口,顯然是已經被嚇破膽了。

光頭因為沒有真正的被打過,沒有體驗過葉天傾的那種強大和恐怖。

所以他倒是有點無知者無畏的意思,此刻聽到手底下的人,都在這裏說着喪氣話,他反倒是滿臉憤怒。

「你們這些白痴,都在這裏說什麼喪氣話那?」

「他只不過是一個人罷了,沒有那麼可怕。」

「都給我打起精神來,熊家的人很快就要來了,只要熊家的人過來……咱們就安全了,而且這小子也不敢真的把咱們怎樣。」

「我就不信他敢動手弄死咱們,不信!」

他低吼著。

這些話他也沒有避諱,完全就是當着葉天傾的面,將這些話給吼出來。

葉天傾則是伸著懶腰,看着他玩味的笑着。

「我並非是不敢動手將你們全都弄死,只是懶得這樣做……畢竟,我也不是窮凶極惡的歹徒,沒必要將你們這些罪不至死的人,送下地獄啊。」

葉天傾淡淡的說道。

這話在光頭聽來,讓他自動覺得葉天傾就是不敢弄死他們。

但他哪裏知道啊,葉天傾說這些,完全就是大實話。

雖然葉天傾足夠強大,但他也的確不是窮凶極惡的人,光頭這些人的確是欠收拾,但也都罪不至死。

葉天傾也是覺得,真是沒必要對他們下死手。

如果就因為他們來找茬,因為他們撂下一些狠話,自己就對他們下死手的話。

那自己還有良知嗎?

「哼,你就是不敢,少說這些沒用的事。」

「有種的話就弄死我啊。」

「我可告訴你,熊家就在來的路上的,你但凡敢動我一根毫毛,那待會熊家過來之後,你就得是死無葬身之地。」

他惡狠狠的威脅。

葉天傾的嘴角,勾勒出玩味的笑容。

見過找死的,還沒見過這樣上趕着找死的。

「好啊,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免得讓你覺得我不敢!」

葉天傾微微一笑:「子雯,閉上眼睛,堵住耳朵!」

「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