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2
  • 0

靖王自然不願意交換。

「這裏是地宮,我是你的女主。」

藍瑚如此暗示罷,靖王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放開了林小芭,走去虛扶著藍瑚。

徐長風感激地看了靖王一眼,靖王則是不甩他得黑著臉,徐長風也不再多說什麼,轉而走去了林小芭的身邊。

。 「可惡,可惡啊!」

「是誰做的,給我查清楚,我一定要將背後之人弄死!」

秦君臨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來。

下屬慌慌張張的拿出來幾張照片,這些照片是他們在廢墟中的監視器里,找到的零碎鏡頭。

雖然加百列行動非常小心,但還是不小心被拍攝到了身影。

通過照片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屋頂之上,一個身穿西裝的金髮女子正在樓頂迅速穿梭。

她動作矯捷優美,一頭金色的長發如同波浪一般,在空中翻滾飄蕩,任何人只要看了一眼,都會被這女子的美艷所蟄伏。

然而此刻,秦君臨卻沒有絲毫心情來心上這份美艷。

他眼神里燃燒起一股怒火,原本英俊的臉龐也因為憤怒而扭曲起來。

「是她,又是她!」

「是秦風身邊那個女人!」

一瞬間,秦君臨就推測出了事情經過。

因為,將加百列抓去玉顏山軍事基地的命令,正是他親自下達的。

他讓人偽裝成東海市安全部門的人,並且偽造了文書,就是打算將加百列抓回基地,通過秦閥的手段讓其屈服,為秦閥效力。

萬萬沒有想到,其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加百列居然逃脫了,而且找到了這處隱蔽工廠進行襲擊。

想到這裡,秦君臨怒火中燒,全身上下骨骼都發出咔嚓咔嚓的響聲。

看到秦君臨這模樣,下屬們也是嚇得面無人色,下意識退後了一段距離。

「該死,秦風,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秦君臨五官再次猙獰起來。

那屬下立即附和道:「沒錯,大人,一定是秦風指示這女人對我們的基地進行了襲擊,就是想要報復少主啊!」

這個時候,他可不敢承擔責任,只能找秦風來背鍋。

當然,秦風並沒有指揮加百列做這些事情,不過如果知道的話,想必也會非常高興。

秦君臨眼珠一轉,忽然冷笑起來。

「對了!」

秦君臨像是想到了什麼,沖著下屬說道:「當初在東海,林允兒所在的林家,都被秦風弄進監獄里了吧?傳我命令,把他們放出來!」

關於秦風的事情,秦君臨其實很多都非常清楚的。

當初因為林允兒的緣故,秦風和林允兒所在的秦家徹底對上了,最後,把林允兒一家,還有那個惡毒的姐姐,全部關進了監獄里。

既然自己無法動手殺死秦風,那就將秦風的仇人放出來,讓他們來折磨秦風!

對於林家一行人的品性,秦君臨也是有所了解的,這些人說白了,就是一群地痞無賴,讓他們對付秦風,簡直最合適不過。

想到這裡,秦君臨臉上浮現出惡毒的笑容。

然而下屬卻難以理解,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少主,那些都是小嘍嘍,也沒有什麼厲害的武者,把他們放出來有什麼用?還不如直接派殺手弄死秦風呢!」

秦君臨鄙夷的看了一眼這下屬,「蠢貨,你以為這世界上有什麼絕對的秘密嗎?」

「秦風一死,王族立即就會懷疑到我們秦閥頭上,現在殺了他,只會給我們招惹麻煩!」

「秦家是秦風的死對頭,現在秦風無權無勢,更沒有修為,讓林家這樣的地痞無賴去對付他們,最合適不過!」

「是!」

下屬恍然大悟,立即點頭離開了。

看著下屬離開的背影,秦君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忽然有些期待秦風的結局了。

他相信,林家一行人出來,絕對不會輕易放過秦風。

更何況還有自己在背後撐腰。

想到這裡,他又立即下達了一系列的文件,將秦風在東海的別墅,轉讓給了林家眾人。

而此刻,在東海郊區,一座監獄里。

這監獄遠離城區,周圍是一座巨大的礦山,裡面的囚犯被關在監獄內,每天便被帶到礦山之中,進行各種苦力工作。

被關押在這裡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十惡不赦的罪犯,所以守衛十分嚴密。

安排的工作,也都是一些十分辛苦的苦力活。

礦山之中,囚徒們穿著簡單的工作服,長期的工作,這些工作服早已經磨的破破爛爛,日晒雨淋之下,囚徒們肌膚也變得粗糙黝黑,頭髮凌亂,儼然和乞丐一樣。

林家眾人,也在其中。

可以看到,往日高高在上的林家成員們,此刻和其他罪犯一樣,穿著簡陋粗糙的囚服,身上衣衫襤褸,肌膚不再如以前那般光滑,而是一片粗糙。

而且,監獄里的生活很不好,很多蚊蟲叮咬,整日與蟑螂,老鼠為伴,日子就叫一個慘。

林雨晴也在其中,她搬著一塊和自己身體一樣大小的巨大石頭,艱難的朝著簍子里放去,然後背著簍子往回走。

如今的林雨晴已經不復往日的美貌,肌膚變成了蠟黃色,眼神光芒渙散,儼然就是一個老太婆的模樣,身子也比以前佝僂了很多。

然而就在這時,監獄大門忽然打開,一行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些人身上穿著軍裝,整齊肅穆,散發出一股上位者才有的威嚴。

看到這些人突然進來,囚徒們下意識停下了手中的活,意識到有事情發生。

緊接著,為首一個中年男子從手裡拿出了一份文書,宣布林家眾人的刑期已到,馬上可以離開此地。

「什麼?真的嗎?我們可以出去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受夠了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

「天啊,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活著出去……」

「我還以為要在這裡被關一輩子!」

林家眾人得知消息,抱在一起,喜極而泣。

其餘囚徒則是紛紛投來羨慕的眼神,他們也很渴望離開這裡。

那中年男子赫然是秦閥安排的人,看到林家眾人的反應,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他朝著林家眾人道:「你們跟我來,在離開之前,還有一些事情要告訴你們!」

「是!」

林家眾人面面相覷,隱隱意識到事情似乎不是他們想的那麼簡單。

不過只要能出去,他們也不在乎這些了,很快,一個個跟著這中年男子,被帶到了監獄里一間密閉的房間中。

。 美空娛樂會議室。

霍景然靠在沙發上,臉色極為難看。

「我需要蹭他熱度?他崔越算個什麼東西?你憑什麼不經過我同意就這麼做!」

他看着眼前這個經紀人,心裏更是怒火中燒。

越想越氣,一腳踹碎了玻璃茶几!

公司派給他的經紀人是個三十齣頭的女人,之前帶過不少藝人,經驗是有的,就是手段還差了點兒。

霍景然心情好的時候管她叫希姐,但並沒有多少尊重的成分,脾氣上來就連名帶姓地指着她罵。

同樣是帶有家世背景的藝人,希姐跟金晨敏不同,她完全壓不住霍景然,反而還被自己的藝人騎到頭上。

當然,也是因為她沒有金晨敏跟崔昱這層關係。

金晨敏要是沒了這層關係,也照樣壓不住崔越。

歸根結底,她們都只是一個經紀人而已。

「既能往崔越身上潑髒水,又能順便提高人氣,這有什麼不好的?」希姐冷漠地看着他。

她已經習慣了霍景然的暴躁。

「別他媽把你帶普通藝人那套放在我身上!」霍景然指着她說:「你真就是個廢物!跟柳聽雯和金晨敏一比,你真是差遠了!但凡你有她倆一半的手段,他崔越能踩在我頭上?」

希姐也不知道公司怎麼會讓她來帶霍景然,每次炒作買通稿,他都不肯配合。

她不是沒見過想靠實力走紅的藝人,要是霍景然真有這個實力也就罷了。

關鍵是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幾斤幾兩,演技演技不行,唱歌跳舞也就那樣。

長相帥是帥的,但跟崔越一比,明顯就不是一個檔次。

就這樣,不靠炒作和包裝,他拿什麼跟人爭?

希姐冷眼看着他,實在提不起興趣來跟他吵,「電影的事你就別想了,我會再談幾個代言,還有其他劇組。」

「不行!劉玉希我告訴你,我就要演陳景峰的戲!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反正都得給我把謝重染這個角色搶回來,否則你就等著捲鋪蓋走人吧!」

霍景然說完就踢開了腳邊的玻璃碎片,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看着滿地的狼藉,劉玉希嘆了口氣。

低頭看了下表,時間差不多了,該通知工作室官微發澄清了。

她拿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突然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進來。

劉玉希皺了下眉頭,接起電話,「你好哪位?」

「是劉玉希劉經紀人么?」

電話那頭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語氣聽上去還算客氣。

「是,」劉玉希說:「請問你是?」

「你別管我是誰,我只問你一個問題,想不想讓你手底下那個霍景然出演陳景峰的電影?或者,我換個方式問你,想不想壓金晨敏一頭?」男人說。

劉玉希把手機拿下來,再次看了一眼這個陌生號碼,心裏像是泛出了一層涼意,「你什麼意思?」

「你不需要問太多,只需要告訴我,你想還是不想。」男人說:「如果你想,那麼就按照我說的去做,保證讓你和你手底下那個叫霍景然的藝人踩着金晨敏和崔越上位。」。 紫煙帝君只是簡單的著了一件素凈至極的法袍,毫無預兆的吐血,鮮血滴落在她的衣襟和裙擺,綻放出了一朵朵血色的梅花。

她的臉色白的嚇人,還沒反應,修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跌落!

連續跌落了三個大階,才停下來。

紫煙帝君的臉上,瞬間陰雲密布,她怒火衝天!

這三個大階,她修鍊十萬年都可能回不來!

轟——

忍無可忍,紫煙帝君抬手,把面前的茅草屋一掌拍碎!

「明!奚!淺!」賤人,竟然敢殺了她的分身!還把她分身的力量全部用咒術給轉移了。

還真是物盡其用!

哼!

紫煙帝君想到明奚淺的氣運和她手裡的東西,硬生生的把怒氣忍了回去。

明奚淺,來日方長……

神界的事情奚淺不知道,也不在意,此時她沒時間,正在全身心的對戰饕餮。

不殺饕餮誓不罷休!

經過不知多久的惡戰,饕餮終於是受了上,他吐了一口血沫,瞪著眼睛看向正對面的奚淺。

「死丫頭,你還真是個難纏的人類!」

這丫頭的修為,也才是渡劫巔峰,只不過她的功法和手裡的東西太過強悍!

再加上她異於常人的神識,還真的是……能和大乘期的修士媲美!

「變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