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2
  • 0

那個人給葉缺的感覺是很強,至少對上他,葉缺並沒有輕鬆勝過他的把握,那人雙手背負於後,眼中同樣是看着葉缺,他眼中閃耀着戰鬥的光芒。

兩股龐大的氣勢在空中交火著,在兩人中間戰鬥的眾人頓時被龐大的壓力給逼的退開,遠遠的離開兩人,不然被兩人不小心掃到,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在虛空中,兩人交火的數百次,每一次都不分上下,兩人對看了一眼,都從彼此眼中讀出了欣賞的眼神。

「葉缺!」「史密森,」兩人微微一笑,互報了彼此的姓名。

「要戰嗎!」史密森看着葉缺,把他當成了生平最重要的對手,身上再次爆出驚天氣勁,血色鬥氣環繞着,笑着問這你說呢!」葉缺同樣也在眼中散發着好戰的光彩,太久沒有遇到同等級的對手了,太魔勁運轉全身,紫色真氣衝天而起,在他的背後形成了太極天魔法相。

「來!」兩人同聲吼道,同時出招,在空中不時傳來兩人的真氣碰撞的爆炸聲,一連串的真氣爆炸聲,如同悶雷般響徹雲霄就看到一紫一紅的氣勁在空中帶出長長的尾巴,相互對抗著。

史密森赤手空拳,葉缺同樣也沒有用天幻,十絕武道中的追雲掌及破剛拳,正是用來破如軍金鐘罩一般的護體氣勁,一快剛配合的如此完美。

史密森那血戰王的終極身體,也不得不受了體傷。

葉缺停在虛空中對着,在他對面的史密森淡淡的一笑:「繼續?」

史密森深吸一口氣,周圍那紅色的氣體被被吸入體入,頓時身上的傷都好了,如同沒有受過傷一般,如果不是嘴角還留着血,根本就不像受過傷。

史密森扭動了身子,爆出噼里啪啦的聲響,裂嘴一笑:「當然!」

。 「籮,你確定沒有坑我嗎?」

靈籮一臉無辜,她怎麼會坑主人呢,「主人,這都是有原因的,難道你沒有發現嗎?」

「發現什麼?」

「這個世界不太對呀!」

靈籮這麼一說,靈汐還真發現了,那個奪走韓鈺東西的賈世霖,他現在明明還沒有做什麼的,可他身上竟然有那麼多氣運,而且這裏比別的世界更灰暗,為什麼?

「主人,我看了看劇情,發現在原本的劇情里,因為有韓鈺,人類後來都能好好的活着,可韓鈺在賈世霖重生后的那一世,成了喪屍,人類沒有那麼厲害的防禦系統,對付喪屍的時候很吃力,沒能很好的活下來。」

靈汐懂了,看來那個人改變了策略,他是想要這個小世界所有人的氣運,把氣運之子扼殺掉,這樣就沒有人能夠阻止他了。

但光是有氣運之子也是不夠的,還得有其他人來幫忙才行,畢竟一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

「那我們現在要做些什麼。」

「現在當然還是繼續按照主人的想法去找個合適的地方生活呀。畢竟以後等他們基地完善了,主人想離開有地方可以去。」

靈汐聽到這,給靈籮一個讚賞的眼神,果然是她的靈植,懂她。

靈汐結束了跟靈籮的對話,在空間里找了一些零食出來給韓鈺吃。

韓鈺看了看零食,又看看黎離,覺得自己不該吃這些了,不然顯得自己還沒有長大。

但靈汐都沒有給韓鈺拒絕的機會,就打開一包薯片,塞了一塊進他嘴裏,然後又給自己塞了一塊。

全程都沒有看黎離一眼,黎離覺得自己待在這裏很礙眼,不知道怎麼的就有一種電燈泡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還是離開的好,乾脆去看看飯煮好了沒有。

黎離走到廚房,結果看到孫齊跟徐落兩人之間,好像,也有那樣的感覺呢?

黎離揉揉眼睛,他沒眼花吧,還是看多了靈汐跟韓鈺,所以覺得一男一女兩人待在一起,都覺得他們是一對啊。

不過很快黎離就不糾結了,因為孫齊覺得麵條差不多了,就夾了一塊出來給徐落嘗嘗味道。

黎離看到這樣的一幕,覺得什麼都不用說了,這就是愛啊。

也就這麼五個人,偏偏兩對都是情侶,單留他一個什麼意思嘛!

眼不見為凈,黎離乾脆一個人縮在角落裏發獃。

很快麵條就煮好了,孫齊跟徐落端上來,靈汐先幫韓鈺夾,完了再給自己弄,「縮角落裏的那位,吃飯了。」

靈汐沖黎離喊了一句,就端著碗開始吃。

「老大你怎麼跑到那邊坐着了?」徐落好奇的問了一句,但黎離顯然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就當沒有聽見。

吃過飯,靈汐給那三人開了個簡短的會,「我們會順着這條路一直往前走,看看有沒有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你們有什麼想法嗎?」

靈汐看着徐落跟孫齊說道,她剛才已經跟黎離談過了,所以現在就看這兩位的想法了。

徐落跟孫齊都看向黎離,見他點頭,就也跟着點點頭。

靈汐表示明白了,「既然這樣,那我就安排一下,我算是你們這最厲害的吧,而且我食物也多,我只有一個要求,在我顧及不到的時候,保護好他。」

靈汐指了指韓鈺,雖然她一定會把韓鈺放在第一位,但就怕有萬一啊,所以靈汐必須給韓鈺準備好後路。

孫齊想,果然是真愛呀!

徐落也是一樣的想法,就是覺得這位美少年有點弱。

黎離已經沒有什麼想法了。

事已經說完,靈汐就讓徐落幫她放兩桶水來。

他們已經好幾天沒有洗過澡了,都是隨便擦一擦就解決了,現在有個水系異能者,當然要好好洗一下了。

徐落也不扭捏,很爽快的就給靈汐他們放了兩桶水。

「靈汐,這水不燒一下嗎?」徐落覺得這天也不是很熱,不洗熱水澡容易感冒吧。

靈汐搖搖頭,她自有辦法。

把水抬進衛生間,靈汐讓韓鈺等她一會,沒過多久,水就開始冒熱氣了。

「快去洗吧。」說完,靈汐就出來了,給韓鈺把門帶上后,就站在外面守着。

等韓鈺洗好出來,就看到不遠處站着的靈汐,刷的一下臉就紅了。

靈汐見他出來,就走過去,手裏還拿着一條浴巾。

「也不知道多穿點。」說着就把浴巾搭在韓鈺的身上,把手放在韓鈺的頭上。

沒過一會,他頭髮就幹了,靈汐伸手揉了揉韓鈺的頭髮,就進衛生間了。

韓鈺楞了一會後反應過來,自己換下的臟衣服還在裏面沒有收拾出來呢。

可惜靈汐已經把門關上了,他站在門口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靈汐進去后,就把她的那桶水加熱,然後脫下衣服開始泡澡。

靈汐覺得泡澡還挺舒服的,就多泡了一會,等她覺得差不多了才起來。

換好衣服,發現了韓鈺放在角落裏的衣服,她順手就把韓鈺的衣服拿起來洗了。

幸好她留了一些水,不然衣服還沒法洗了。

洗完靈汐就用靈力把水分烘乾,然後拿着衣服出來。

「你怎麼在這裏?對了,衣服我洗好了,也烘乾了。」說着就把衣服遞給韓鈺。

韓鈺沒想到靈汐竟然那麼迅速,不僅洗了還烘乾了。

頓時臉更加紅了,拿着衣服就小跑回房間。

留下一臉莫名的靈汐,不知道他又怎麼了。

靈汐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她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要有個水系的異能才好,不然可真是不方便啊。

就算隊伍里有水系異能者,也不方便啊。

「籮,我就沒有什麼異能嗎?那個賈世霖應該是在安全區見到我的吧!那我當時沒有死,說明是可以有異能的了?」

靈汐是不知道那些人怎麼激發異能的,但她還是想走個後門。

靈籮沒想到主人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主人,你倒是也有異能,很巧,還真是水系,不過,你現在沒有到時候呀。」

「那你就想辦法給我提前唄。」

靈汐開心了,竟然真的有,這樣以後就不用擔心水不夠用了。

話說她一開始的時候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嗯?哪裡來的酒?」看了眼拎著一瓶酒回來的古塔,妮婭有些奇怪地問道。

「人家送的,拿來做菜算了。」古塔聳了聳肩,將這個話題一筆帶過。

直覺告訴他,繼續順著這個話題講下去,多半要出事。

「也行吧」

大概花了一個多小時,將行李重新打包順帶著全員洗漱完畢,兩支一小

《狩獵,然後吃》第六十一章美少女就不能拉肚子了? 是一種還算公平的選拔制度。

看了眼從通道內走出的學生們,迪恩避開人群,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因為筆試可以提前交卷,現在出來的這一批學生,基本上都是提前完成了考試的。

這點從他們的表情上就能看得出來。

一個個臉上都是胸有成竹的,關係比較親近的人,還會討論兩句剛剛考試的答案。

迪恩試圖在裡面尋找露西的身影,但也不知道是他寄予了太高的期望,還是眼大漏神疏忽了,看了半天,都沒有發現目標。

反倒是一直盯著通道口,沒有移開過視線的蒙莎,第一個捕捉到了露西的身影。

它拉了拉迪恩的袖口,見他沒反應,直接伸出兩隻冰涼的小手,摁在迪恩的腦袋兩側,一個用力,扭了過去。

冰涼的觸感和這種標準的扭脖姿勢,刺激得迪恩差點當場彈出守護結界。

他撥開蒙莎那雙柔若無骨,卻讓人背後發毛的冰涼小手,向它所指的方向看去。

考完筆試出來的露西,正邁著歡快的步子朝擂台走去,一臉的如釋重負,顯然要比考試以前放鬆很多,她在四周看了兩圈,通過卡娜定位到迪恩的位置以後,朝他揮了揮手,然後小跑著,來到了家長席附近。

剛一見面,她就開始為自己這種草率的決定而感到後悔了。

因為迪恩張口,就問了一個她當下最不想聽到的問題。

「考得怎麼樣?」

露西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她咬著后牙槽,惡狠狠道:「要你管!」

上來就問考試,還能不能聊了?

迪恩也認真檢討了一下自己,覺得這麼問可能確實是有點直接了,於是迂迴道:「題目難嗎?我剛才聽到了幾個人在對答案,要不要給你透露一下……」

露西轉頭就走。

迪恩把人攔住,轉移話題道:「你沒帶牙牙過來,是打算把殺手鐧留到下一輪嗎?」

露西對他拙劣的轉移話題能力表示鄙夷,但還是順著迪恩的思路,把關注點從考試身上轉移了過去。

她解釋道:「我跟牙牙研究出來了一個絕招,因為才練好不久,所以還沒辦法很熟練地運用。」

「我們商量了一下,覺得今天這場院內比試,我一個人也能夠應付得來,所以就把它留在宿舍里了。」

這是露西自己的戰術安排,迪恩當然不會過多干預,但出於謹慎,他還是提醒露西,自己帶了新魔寵過來,如果她有需要,可以做出特定的手勢,迪恩看到以後,會讓蒙莎把牙牙帶過來。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幫助,會長先生。」

露西不覺得會發生什麼意料之外的事,她一向是個算分小能手,卡分數卡得精準無比,這次也不會例外。

不過她還是感謝了迪恩的好意。

畢竟這算是見面以來,他說的最像是人話的人話了。

值得表揚。

調侃了一下大會長以後,露西在監考老師的提醒下前往了等待區。

很快,家長全部落座,實戰考核的第一環節,也宣布開始。

因為站位比較靠後,露西沒能搶上第一輪守擂的位置,但是她反應快,意識到自己來不及以後,果斷選擇了距離迪恩最近的擂台,進行挑戰。

負責計分的裁判老師收下攻守兩人的學生徽章,揮了揮手,宣布考試開始。

這是迪恩第一次見到牧師之間的戰鬥。

在此以前,他一直以為,這種缺乏強大攻擊性的職業,應該是採取一些醫療考核,或者其他類似形式的考核方式,來評定學生成績的。

直到來了這裡以後,他才知道,所有的職業者,考核都是以實戰表現為衡量標準的。

學院對優秀學子的標準,從來都不是看誰站樁打靶打得最好,也不是看誰坐在醫療室里,抬手釋放魔法的姿勢最標準、效果最好,而是看哪個學生,能在關鍵時刻,起到自己最大的作用,發揮出最強的水準。

這也是當前的時代背景下,一個普遍的教學趨勢。

迪恩還挺欣賞這種覺悟的,不因為某個職業的職業特性,而將其定位於一個輔助角色,努力開發這些職業者獨立戰鬥的能力。

這種培養方法或許不利於牧師們以後去配合其他的職業者,卻能提高他們自身的自保能力,站在學院的角度上講,也算是一種對學生們的呵護了。

至於裡面有多少是為了迎合拉萊耶城推出的無短板職業論,那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從擂台比試來看,在學生的實戰能力培養方面,聖修院還是用了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