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6
  • 0

股東甲:「走?你去哪?你不管傅氏了?」

股東乙:「是啊,小琛,就算是你哥不靠譜,你也不犯不着離家出走啊!真要走,也應該是你哥走。」

傅青桐:「……」

實話,往往就是這麼現實又扎人。

一群人圍繞着傅流琛不停地勸阻著說的口乾舌燥,然而那個坐在角落裏的男人卻絲毫不為所動,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化絲毫。

老夫人身邊的張佩看不下去了,徑直走到了傅流琛身邊,低頭一看,眉毛擰成了麻花:「小宸!我們都在討論正事呢,你居然在百度怎麼追媳婦?不過是一個女人,你至於嗎?」

「至於嗎?」

傅流琛笑了。

他抬眸看向自己奶奶,傅老夫人沒有張口,但是那個不贊同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儘管一次次事實擺在眼前,但許多人還是不願意去相信那個對自己不好的結果。

祖孫二人對視了許久,傅老夫人眼睛微眯,語氣淡淡:「小琛,不要再任性了。」

傅流琛:「呵。」

他輕笑一聲,站起身往外走去。

傅青桐見狀想阻攔,但被他一個眼神給逼停在了原地。

「大哥,看好你小兒子,要是他跑到玖玖那,我就送你去非洲修廁所。」

「是的,你沒聽錯,不是挖礦,你這身板人家礦老闆根本不要。」

傅青桐:「……」

***

為了將傅家的損失降低到最低,傅老夫人第二天一早就在用官博官宣了傅崇崇的身份和他驚人的學習能力,雖然沒有傅氏的股票弄到漲停,但到底是沒有再下跌了。

另外,她拿出了自己多年來的積蓄,直接又買了股份。

是以,她依舊是傅家最大的股東,甚至比傅流琛甩股份之前持有的份額還要高,但她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因為,傅家的股票現在只有40多。

傅家所有人的資產都縮水的最少一半。

她想。

只要自己能耐得住脾氣不主動找人。

然後再放出自己生病的消息,傅流琛就算是再任性,也起碼會回來看看他。

然而,傅流琛卻耐不住。

當老夫人開完早會假裝走錯路晃悠到傅流琛別墅門前時,她才發現,傅流琛住的院子已經被人搬空了。

準確的說是,屬於他的痕迹,沒了!

傢具和花花草草都在,但一點人氣都沒了。

更讓老夫人感覺到不對勁的是,那些新招來的傭人們也都不見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正想讓張佩去查查,傅青桐跑了過來。

「奶奶,不好了!你看這個!」

傅老夫人低頭,屏幕上,是傅流琛800年不上一次的微博大號。

【傅氏地產的一切事物從今天起與我無關,合作請聯繫傅氏地產相關工作人員。】

他這個大后,雖然說平常並沒有發過什麼消息。但因為在商業圈裏太過傳奇,是以粉絲也有幾十萬八成也都是活粉。

看到他發消息,幾個大總裁紛紛下場開撈。

【輕力總裁V】傅總找工作嗎?考慮一下空調行業?

【千達地產V】傅總別理樓上,來我們家啊,老本行不好嗎?

【逆風快遞V】來我們這裏吧!一切好談!物流是朝陽行業。

一堆體量是如今傅氏地產N倍體量的大佬們紛紛下場。

傅老夫人倒吸了一口氣。這些老總都這麼閑的嗎?

然而,這還不是她最崩潰的。

傅流琛在被這些人詢問之後,竟然還又發了一條新消息。

【傅流琛V】謝謝各位老闆的橄欖枝,不過我不打算工作了,我要當家庭煮夫回家照顧孩子了。

眾人:???

傅老夫人被氣得臉都綠了。

着實是忍無可忍,她讓付青銅給她弄了一個微博號,親自上場和傅流琛『掰頭』。

當然,她沒有敢暴露自己的身份,披了馬甲。

【大大大蔥頭】你這麼理直氣壯的吃軟飯,考慮過你家人的面子嗎?

【大大大蔥頭】你家裏培養你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讓你當一個小白臉的嗎?

傅老夫人的言辭不可謂不毒。

傅流琛原本是不想回應的,但冷澈告訴他,這是傅老夫人的小號。

他輕笑一聲,直接打字回道。

【傅流琛V】首先,我父母雙亡,妹妹下落不明。其次,我承認家裏培養我花了錢,但是這些年,我給家裏掙得起碼是家族砸在我身上的數百倍。最後,我覺得,按照我的條件想當小白臉,也不是一般人敢收的吧?【圖片1】【圖片2】【圖片…】

強迫症的九張圖片整整齊齊。

三張頂尖大學的博士學位,三個非常有含金量的證書,以及,三張沒有正臉的自拍。

傅老夫人:!!

網友們:!!!

【是在下輸了。】

【媽的,這是小白臉的標配嗎?我還是去搬磚了。】

【老凡爾賽了,取關了】

刷著令人心情愉悅的評論,傅流琛掏出手機給陸玖玖發了郵件,不同於網上的伶俐,他乖巧又溫柔。

【玖玖,我被趕出家門了,求收留呀!】 無形刀入體,演都道人先是感覺肉身一陣冰寒,而後元神刺痛,意識陷入混沌。

兩名弟子趕忙扶住他的身子,御器飛空而去。

大蛤蟆帶著半妖孩子、女修筆直飛至西大陸的西南一隅,也就是當初的蛇林。

歷史變遷,千里蛇林已不復當年地貌,被毀壞成了一片荒地。

指了指雲頭下方大概位置,大蛤蟆依舊化作葛福樣貌,說道:「那是為父出生之地,滄海桑田,早已不是當年的樣子了。」

妖雲又飄至猴谷,同樣,地貌完全改變,看不出一點生機。

「唉!」感嘆一聲,就地選了個低洼處落下。

「有什麼要說的,你就說,恨也好,怨也罷,為父全然承受,畢竟為父當年棄了你。」在路上,葛福已將當年的情況描述出,並深表悔意。

女修林嫣緊了緊挽著愛郎的手臂,深怕後者說出什麼不好的話。

青尋沉默,起初他以為是夢中的男子害了他的母親,讓他過著受制於鎮妖門、處處遭人白眼的生活。

現在知道真相,原來是自己的出生害得母親身死,父親暴怒之下,才將他丟棄。

他性格雖偏激,卻是個恩怨分明的半妖。

見他神情當中的細微變化,葛福便知道這個兒子沒怪自己。

也是上蒼見憐,半妖兒子出事時,它正好在北海附近。

要是橫跨整個大陸,它便是有通天本事,也趕不及啊!

心態這東西,真是會變的。

想當初,失去了小丫頭,它惱恨異常。

恨小丫頭的倔強,恨小丫頭愛子勝過愛它,也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所以才做出拋棄親生兒子的無情舉動。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它的惱恨早已消失,反而越發的後悔。

它現在只想做個好父親,教導、保護這個半妖兒子。

一陣沉默后,葛福率先開口道:「這裡將是我們以後的家,我會傾我所有,愛護你。」

這話,陌生人聽了只會覺得肉麻,但對當事的父子來說,卻是冰釋前嫌的重要一步。

沒再矯情,大蛤蟆開始動手改造自己的出生之地,讓這裡成為它與半妖兒子溫暖的家。

移山填海,對於現在的大蛤蟆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小半月時間,一方清澈的湖泊形成,四周布滿綠意盎然的青草與樹群。

為了方便半妖兒子的女伴,它還特意造了幾間寬敞的屋房。

仙靈島作為當世唯一的一件仙器,能自主吸收外界元氣補充本體,長久懸浮於雲層上空。

被弟子帶回島內的演都道人,情況很不好,肉身不斷衰敗,元神無盡萎靡,至今喚不出本我意識。

島內修為最高的三大陽神陸續看過,都是束手無策。

演都道人的弟子,現為元神真仙的張道然提議:邀請萬相宗的尊者與劍門之主過來看看。

人修如今在外患的壓力下,幾乎擰成了一股繩。一方有難,八方相助。

三大陽神聯名發出邀請,萬相宗雷尊、劍門的青萍劍主聯袂而至。

對著演都道人幾番探察,還是實力偏強的莫青萍出言道:「觀此異狀,應是劍意層次的力量侵蝕進了元神。」

「蛤蟆妖曾為你劍門弟子,有此手段,不足為奇。」萬相宗雷尊接言道。

「不單單如此,這劍意特殊,層級遠在本主所聞之上,可媲美前代劍主的劍魂。而劍魂是天仙才能掌握的力量。」莫青萍面色凝重道。

「莫劍主的意思是說:沒有相當於劍魂或者天仙的力量,就無法解決這個麻煩?」一位陽神道。

「是這個理。」莫青萍點頭。

「這蛤蟆妖竟如此棘手!」另一位陽神感嘆道。

棘手,這才哪到哪?

突然,在演都吃痛的嘶吼下,體內的意境力量爆發,化作無邊刀意,彌蓋四方。

三大陽神、莫青萍、雷尊,甚至於陪護在演都身側的張道然、項廣,都受到了輪迴生死意侵襲。

同一時刻,另一方,安下新家的大蛤蟆睜眼一笑。

異變晉陞的輪迴生死意有了很強自主性,可隱藏在某物深處,等目標到來,再猛然發起攻擊。

輪迴生死意會根據來者修為的強弱,分配力量進攻。

仙靈島上、演都身側,莫青萍、雷尊修為略高,三大陽神次之,張道然、項廣只是小角色。

潛藏在演都體內的輪迴生死意總量並不多,但勝在質。

如莫青萍所說,這是與劍魂同一層次的力量,要想破解,非得有當年劍主、萬相宗宗主那般半步天仙境的實力。

莫青萍天資縱橫,逼近當年的劍主,但尚未領悟出劍魂之力,也只能與其他人一樣,意識被拖入輪迴生死意創造的幻境中,漸漸混沌。

三大陽神主操仙靈島的陣法,仙靈島本體既成仙器,便也有自主意識,可感應到三人極度危險的狀態。

仙光降臨,照於陽神之身。

可惜,仙光是物質層面的力量,無法介入精神層面的戰鬥。

於是,島體自主意識連換多種法門沖刷。直到用出了聚魂陣,三大陽神的狀況才有所緩解。

其他島內上仙、真仙發覺到異常,與島體相配合,全啟聚魂陣。

聚魂陣是核心陣法之一,島體內遍布。

大股魂力沖刷至陽神之身,使他們逐步從輪迴生死意的侵蝕中解脫出來。

這是目前破解意境之力的唯一方法。

意境之力,說白了,是高層次的精神力,魂力也是精神力的一種存在形式。

同宗同源的力量對攻,若在質量上無法保證,那就沖數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