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7
  • 0

而小郡主竟然還在上面作畫!

別人作畫都是循規蹈矩。

小郡主倒好,從來都是路子野。

依依手持狼毫,這邊描幾筆,那邊隨便勾勒幾筆。

或者這邊暈染一小片,那邊染開一坨灰黑的翔。

最後,她喝了一口水,噴在畫作上。

水霧滴落,點石成金。

死氣沉沉、毫無章法的畫作,突然活了起來。

「我畫好啦。」

依依率性地扔了狼毫,拍拍小手手。

夜司凜&慕容謙:「???」

容慕白&眾人:「?????」

蕭家四兄弟:「???!!!!」

所以,小郡主作畫,只需要一杯茶水的時間?

蕭景辭把這幅畫拿起來,展覽給所有人看。

內心驚嘆:依依,我要拜你為師,學這絕技!

凰傾郡主的畫作,眾人看得清清楚楚。

暴雨肆虐,大江奔騰,洪水滾滾,無情地沖毀了家園……

大人、小孩有的被洪水沖走,有的抱在樹上等人救命,有的坐在屋頂哭爹喊娘,有的守望相助……

龍江水患的慘狀,莫過於此。

或許,現實更加悲慘。

這幅畫作契合主題,白描寫實,波瀾壯闊,讓人身臨其境,震撼人心。

「小郡主小小年紀就有這等功力,實屬難得。」

「當代大家都未必能畫出這等關懷、心繫災民的絕妙畫作。」

「這幅畫作的立意在於,讓我們猶如親歷水患,家園被毀的絕望……」

蕭家四兄弟和容慕白聽見這些發自肺腑的讚美,自豪驕傲的小尾巴早就翹到天上去了。

小崽崽從來沒有失手的時刻!

挑釁小崽崽,小崽崽就秀絕技碾壓你!

九公主的臉蛋火辣辣的疼。

她看看自己的畫作,心頭羞憤交加。

剛才,她還沾沾自喜,篤定自己的畫作一定可以拔得頭籌。

現在嘛……

她恨不得撕爛野丫頭的那幅畫作!

楚王終於得了自由,怒不可遏。

「畫得再好又如何?你欺負蓮兒,本王要你付出代價!」

這次,人證這麼多,他不信這個野丫頭還敢狡辯,還能逃脫罪責。

蕭景夜冷沉道:「楚王,你想告御狀嗎?」

蕭景翊:「告御狀就告御狀,誰怕誰?」

依依沒有半分懼怕,又奶又甜地說:「楚王你沒聽見嗎?不少人都稱讚這幅畫作呢。這幅畫作是我畫的,但你的閨女慕容蓮也貢獻了臉上的墨汁,也有一份功勞。」

「倘若有人喜歡這幅畫作,拍賣所得的銀兩用作賑災,那些災民會感謝慕容蓮的無私付出。」

「若陛下得知此事,必定也會嘉獎慕容蓮的深明大義。」

小崽崽故作驚詫,「哎呀!楚王你和你的閨女不願意為災民付出一點點嗎?那就算了,我把這幅畫撕了,在御前向你們道歉。一幅畫應該沒多少賑災款,微不足道,相信陛下不會覺得你們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心口不一。」

楚王:「……」

夜司凜&眾人:「…………」

蕭家四兄弟&容慕白:「…………」

小崽崽,你虐渣就虐渣吧,這是要把我們笑死嗎?!

你欺負了人,還要人家閉嘴,乖乖地咽下這口惡氣。

不咽下這口惡氣吧,還要被陛下責罵!

這不是讓人活活憋死嗎?

哎呀!瞧人家多可憐,就給人一條活路吧!

哈哈哈~

絕絕子!

楚王氣得心肝脾肺腎都要炸了,卻半個字也反駁不了。

一口老血梗在心頭。

就活活梗死!

「父王,我要向皇伯伯告狀!」慕容蓮年幼,想不到這其中的彎彎繞繞。

「野丫頭,你向靈犀道歉,這件事就翻篇了。」九公主頤指氣使道,好像她的話就是聖旨。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悄悄藏不住最新章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悄悄藏不住全文閱讀、悄悄藏不住txt下載、悄悄藏不住免費閱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

洛陽bibi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趁情敵失憶、我好窮,我裝的、不當你閨蜜、穿成偏執女配、悄悄藏不住、

。距離敵方前鋒還有不到五百米距離。

以神眷者為首的數十名獵魔者,開始朝着對面發起衝鋒。

首先要解決的便是站在最前方、即使手中未持有任何護盾、沒披負任何裝甲,依舊被認定為最高威脅的魔物化石像巨猿。

由於先前就推斷出那頭巨猿身外石甲、被冽雲以天賦魔法強化,所以即便連續射出幾支弩箭並未得到效果,也在預料之中。

千里奔襲挺起戰戈飛身上前,朝着對方膝蓋部位猛力刺去。

若是換做其他魔物,怕是會被此強烈……

《天獄邊緣》第五百零五章:失控的魔物 劫匪把籠子打開,將「陸庭瑞」押出來,陸煥之把包袱拿出來,讓護衛給他們送過去。

劫匪拿到包袱打開,裡面一陣粉塵撲面而來,薛曉寧趁亂之中搶了土匪頭子的馬,拉上護衛一起跑走了。

陸煥之在那邊出變故時立刻便調轉馬頭溜了,待那些人反應過來便騎馬來追,追了沒多遠,迎面奔來一隊人馬,雖都身著常服,但來勢洶洶不像尋常百姓,這些土匪都是有經驗的,當即停下,見對方亮出武器后便知是對方帶的援兵,立刻掉頭跑路。

五城兵馬司的精兵強將怎會讓他們跑了,不過十幾個匪寇,被盡數擒拿歸案,五城兵馬司的小將領逼問他們的老巢,他們說了城外一處別院,薛曉寧也能作證,他就是被關在那裡。

他們帶兵追尋過去,果然有那麼個別院,且守衛森嚴,五城兵馬司要入內搜查,對方喊話道:「這是英國公的別院,你們憑什麼搜查?」

查是不能查了,五城兵馬司的士兵回營,將消息告訴了都指揮使,指揮使暗道失策,這回是被陸煥之當靶子使了。

如今既然知道了便不能當沒發生,他只得在翌日上朝時和陸煥之一起發聲,英國公涉嫌和匪寇勾結,綁架官家子弟。

英國公說他不可能做這樣的事,陸煥之便將沈家族人欺壓良民為非作歹的證據拿出來。

「今年正月英國公府兩次上門,要求微臣交出證據,微臣不從,他們便綁架了犬子,要讓微臣拿沈家犯法的證據交換,微臣不從,虧得手下密探以身涉險將犬子救出,微臣才敢向五城兵馬司求援,捉拿匪寇十餘名,對方不知幕後主使,只知道他們的暫住地,便是英國公府的別院,微臣的屬下也可以作證,他確實是在那個別院救出了犬子。」

英國公說這是一派胡言,「族人犯錯是臣管教不周,臣甘願領罰,但這莫須有的罪名,臣不能認!誰人不知刑部審訊手段,酷刑之下黑的也能說成白的,正月里臣和犬子確實上了陸家門兩趟,皆因陛下年前賞了臣二兩蒙頂雪芽,臣家中無人懂茶,聽說陸大人也得了二兩,臣便上門討教,原還以為得了個茶友,沒想到陸大人聽信劫匪一面之詞便將罪名扣到了臣頭上,實在讓臣寒心。」

皇帝也問:「光憑劫匪一面之詞確實無法斷定是英國公扣押了陸愛卿的愛子,陸愛卿可還有別的證據?」

陸煥之道:「犬子和手下探子薛曉寧都被關在那家別院,英國公既然說是劫匪誣陷,可願開了別院門讓刑部和五城兵馬司搜查?」

英國公道:「搜查可以,若查出真是老夫的問題,老夫願一力承擔,若沒查出異樣,陸大人該如何解釋?」

「若是我誤會了英國公,我自願辭去這刑部尚書之位。」

。 「對不起鳶鳶,媽媽太久沒回來了,這裡還留著很多江晴兒的東西。是媽媽不好。」沈悅覺得很自責,解釋道,「這鏡子是江晴兒從前放的,說是鎮宅用的,媽媽並不信這些,但也沒有管束她,這件小事便由著她了。」

「鎮宅?」時鳶上前,仔細打量鏡子,「沒想到她這麼迷信,不過對於風水她連個皮毛都沒弄懂。」

時鳶平日里看的書很雜,類似《易經》這樣的書,她看了許多,風水這一門博大精深,哪裡是隨便擺一面平平無奇的鏡子,就能有效果的?

況且,這種玄學,信則有,不信則無,所以才稱之為玄學。

「媽媽是絕對的唯物主義,自然是不信這些的,但發生在江晴兒身上的事情,卻也是真是存在的,萬事都不會是絕對。」沈悅拉著時鳶的手,朝裡屋走去,「鳶鳶,你選一個房間吧。」

「我就住在媽媽旁邊就好了。」時鳶四處打量,看著那些已經落塵許久的陳設,想著怎樣慢慢改造一下。

「那個房間很小,除了一張床,就什麼都擺不下了,媽媽擔心你住進去會感到憋悶。」說著,沈悅已經打開了房間的門。

房間確實很小,小到只能擺下一張一米五的雙人床,不過若是擺個單人床的話,就能擺下一個床頭櫃。

床旁還有一個小窗戶,白天房間足夠明亮,其實也蠻好的。

「我喜歡這間房間,就住在這裡了。」時鳶開心地挽著沈悅的胳膊,「最主要是,可以住在媽媽的房間旁邊,就很好。」

沈悅愣了愣,繼而眼圈微紅。

果然,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她的鳶鳶簡直就是羽絨服,讓她心中暖極了。

時鳶站在家裡的小院兒里的酸棗樹下,拍了一張自拍,發給了顧小北。

果然,幾秒鐘之後,顧小北的電話就回過來了,並且一接起電話來,就是嗷嗷亂叫,「啊啊啊,時鳶鳶,你這是在召喚我過去陪你嗎?我願意啊!」

時鳶「噗嗤」一聲便笑了,「不行,房子需要重新布置,大概需要一段時間,等一切都安頓好了,再叫你過來。」

「啊?哦,好吧!那你自己要照顧好自己呀!不要給咱媽增加負擔。」顧小北說著就被自己給逗笑了。

時鳶也笑了,「好了,沒事我要掛電話了。」

「哎,你等等。」顧小北說著,秒變嚴肅了起來,「我跟你講哦時鳶,林雨萌這次之所以這麼有恃無恐的作死,是有高人指點她,如今她不知道躲到了哪裡,你在外面,可要多加小心,知道嗎?」

時鳶蹙眉,鄭重地道:「我明白,我會保護好自己的,也會多加小心。」

「至於陸霆之,時鳶鳶,你有什麼打算嗎?你們現在這樣,我真的很擔心。」顧小北擔憂地道。

「你擔心我會離婚嗎?」時鳶輕笑,「不會的,你放心好了,我想他就算傾家蕩產也不會跟我離婚的。」

那個男人在這一點上,實在執著的要命。

時鳶沒法理解,陸霆之當初明明就是隨隨便便娶回家一個女人充數而已,還非要搞出一個深情不悔的婚姻設定,以為這樣就會讓世人覺得他們之間情深似海嗎?

事到如今,時鳶反而覺得無所謂了,只要自己是自由的,其他的都是浮雲,隨他去吧!

。 研究所里的人就這樣看著賽娜不停的和喪屍們玩繞圈圈,一時間所有人都心情複雜,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話來安慰自己。

對於突然冒出來身手敏捷的『超人』,研究所里的人還沒有想好對策。關鍵是這個賽娜還是他們選擇的,象徵純潔的一號種子。

「我們是不是應該速度快一點,不然BOSS來了,我們要挨罵了。」捲髮男雖然很喜歡看熱鬧,但是大腦還是清醒的。

「狼人的召喚條件已經滿足了,再釋放幾隻,我就不信了她還能一起解決了。」弗蘭不信邪,賽娜還能一切性全部解決了。

根據現有的條件,克里斯調整了數據,五隻狼人出現在森林之中。

「只要我們願意,這天永遠都不會亮。我們要斷絕了他們所有的希望,這樣才能增加狩獵成功的幾率。」海瑟看著屏幕上的時間,距離真正的天亮還有一個小時。

這裡整一片的森林都在他們控制的範圍之內,只要他們想,這座森林就能顛覆所有,永遠不會有希望。她倒要看看,這個小姑娘怎麼拯救所有人。

研究所的每一個決定,背後都涉及到成千上萬人的性命。對於他們來說,這些都是為了拯救世界,所做出來的犧牲。

就在賽娜思考如何才能擺脫現狀的時候,她聽見了熟悉的狼嚎聲,那些狼人又回來了。

「不是已經解決了,怎麼還來?」賽娜看著遠處熟悉的身影,難道這個還能連續召喚。

『之前我就感受到附近有電流聲,很有可能我們被監視了。』

「被監視了?好像還真的能解釋,為什麼那個單人沙發移位了。」賽娜一下子就明白了,屋內一切的巧合,為什麼會剛剛好發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