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0
  • 0

然而,綠尾蛇人理所當然的失敗了。

此時的花尾蛇人很是緊張,他察覺到了帕爾投來的視線,雖然不知道帕爾為什麼沒有動手殺他,但他知道這裡已經不是久待之地了。

「可我又能去哪?」

花尾蛇人自認自己是最聰明的,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去處,那就是黑石小城:「只要我把這裡的消息報告給統領,我肯定不會淪為奴隸……」

……

說走就走,花尾蛇人立馬離開洞穴奔向了黑石小城,並且很聰明的在身上塗抹了一些嗜血地龍的血液,以此威懾路上可能遇到的野獸魔獸。

趕路半個白天加一個晚上,花尾蛇人順利的來到了黑石小城。

好巧不巧的,花尾蛇人剛好遇上帶人出城尋找之前那些魔化蛇人的蛇人統領。

「統領!統領!我有重要消息……」

花尾蛇人離著老遠就大喊起來,他身上嗜血地龍血液的氣息,使得魔化蛇人們瞬間戒備,看到只是一個渾身是血的普通蛇人之後才放鬆下來。

之後,一眾魔化蛇人就一臉好笑的看著花尾蛇人穿過他們中間,來到了六臂蛇人統領跟前。

砰!

六臂蛇人統領二話不說,先是一尾巴將花尾蛇人砸在地上,之後才一臉感興趣的問道:「你身上的血液怎麼來的?為什麼我從中感受了嗜血地龍的氣息?」

「統領饒命!統領饒命!」

花尾蛇人先是求饒一番,而後才解釋道:「嗜血地龍死了,被人殺死了。」

「哦?」

所有魔化蛇人豎起了耳朵,蛇人統領更是直接將花尾蛇人拽了起來,黑紅色的豎瞳死死的盯著他:「你說的是真的?嗜血地龍被誰殺死了?怎麼殺死的?」

「是真的,是真的……」

花尾蛇人說了一遍過程,最後卻賣了一個關子,沒有說明帕爾所在的地方。

「快說!」蛇人統領不耐煩的舉起了武器。

「統領!」剛才還一副貪生怕死模樣的花尾蛇人突然露出了視死如歸的表情,表示如果蛇人統領不答應他的一個條件,打死他也不說。

「找死!」

蛇人統領還沒發話,其他魔化蛇人就怒了,他們何時見到過敢於和他們談條件的普通蛇人。

如果有的話,那個普通蛇人早就進了魔化蛇人的肚子。

「滾!」

脾氣暴躁的蛇人統領卻揮了揮手,制止了那些魔化蛇人的靠近,然後將一把大刀搭在花尾蛇人脖子上,聲音滿含殺氣的問道:「什麼條件?」

「我想獲得魔化之血!」

花尾蛇人閉著眼睛大聲吼道,是生是死就看這一哆嗦了。

「……」

場中安靜下來,其他魔化蛇人一臉譏諷的看著花尾蛇人。

魔化之血是什麼?

獲得了魔化之血,普通生物就會被轉化成魔族,花尾蛇人知道只有成為魔化蛇人才能在事後不被殺死,所以他提出了這個要求。

至於魔化之血是怎麼來的?蛇人統領答不答應?花尾蛇人其實心裡也沒底。

這就是一場賭博!

所幸,花尾蛇人賭贏了。

只見蛇人統領舉起武器,瞬間消失在花尾蛇人面前,等他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將隊伍中最弱的魔化蛇人劈成了兩半。

「這就是魔化之血,喝吧!」蛇人統領指著跟前的屍體如此說道。

花尾蛇人在愣了愣神之後,遊走過去趴在地上喝了起來。

……

畫面回到普通蛇人躲藏的洞穴,帕爾好像不知道花尾蛇人離開似的,在給卧室洞穴臨時裝了一個結實的門后,就躺在莎莎的尾巴上,喝了一口酒。

瞬間,帕爾眼前的畫面變為了黑暗。

等帕爾回過神來的時候,果然已經來到了夢境空間之中,身穿土黃色重甲的中年男人走到他面前說道:「繼承者,你現在所在的空間有些特殊,還好你通過特殊體質來到了這裡。」

停頓一下,黃甲男人說起了正事:「繼承者你所在的這個空間,本來是大地之神的神國,後來又融進了大地之神死亡后遺留下來的神軀,所以變成了如今的模樣。」

「……」

黃甲男人說了很多,不光說了魔界的來歷,還說了魔界中其他生靈的來歷。

千年之前,四族在七位聖騎士的帶領下戰勝了魔族。

魔族並不是一個單一的種族,而是多種族魔化生物的統稱,有些種族的生物全族被魔化,這些魔族就是當時人類等四族和七位聖騎士的敵人。

失敗后,殘存的魔族被趕入了魔界之中,當時活下來的五位聖騎士不是沒有將他們趕盡殺絕的能力,而是不想各個智慧種族就這樣消失在大陸的歷史中,所以才放了他們一馬。

為什麼要趕入魔界呢?看莎莎等一眾普通蛇人就知道了。

魔界有著特殊的規則,在魔界死亡的魔族靈魂會被魔界吸收,其中的真靈會在魔界里循環,直到徹底脫離魔化的影響。

所以千年間才出現了普通生物,照這種情況持續下去,終有一天魔界會再無一個魔族……那是不可能的!

魔界也有極限,頂多魔化的生物和未魔化的生物一半一半,接下來只要消滅魔化生物,讓他們的真靈再入輪迴就行了。

可是如今的魔界,魔化生物佔據了上風,普通生物被魔化生物壓的頭都抬不起來,想要徹底清除魔化生物……必須要外力的輔助。

聽完講述,帕爾指了指自己:「你不會是想讓我在這裡建功立業吧?這就是你口中的繼承?繼承一個爛攤子?」

「當然不是!」

黃甲男人搖搖頭,轉身看向身後的群山:「這個夢境空間算是外界的投影,地形什麼的和外界差不多,繼承者你真正需要繼承的東西就在某一座山峰之上,你需要努力了啊!」

停頓一下,黃甲男人話語一轉:「當然了,你找到真正傳承的這段時間註定不是一個短暫的時間,我請求你在這段時間內多砍些魔化生物,幫助普通生物獲得反擊的力量,因為我堅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最後,黃甲男人小聲嘟囔了一句:「就如同魔災之時一樣。」

…… 「你心疼她流下的每一滴眼淚,你希望她快樂的度過每一天。事無巨細,以她為主,你個人的需求喜怒哀樂已經不重要了,似乎……只為了她而存在。小幸,慢慢的你就會明白,為了她你可以放棄一切,也可以擁有一切!」

唐幸慢慢消化著封晏的話。

好似聽懂了,好似沒聽懂。

「那……姐夫擁有一切了嗎?」

「你姐就是一切。」

他輕笑着說道。

唐幸似乎明白了什麼,沒吃過豬肉還沒看過豬跑嗎?

他每天和封晏和唐柒柒生活在一起,可能男人之間也有惺惺相惜,所以他似乎格外的理解封晏。

唐柒柒從公司處理完工作上的事情,又快速回到了醫院。

唐幸變得格外的沉默寡言,還讓封晏給他買了很多書,以前也不見他看電視,現在竟然看各種甜寵韓劇。

唐幸學東西很快,每天就靠追劇,竟然學會了日語和韓語。

這到底是什麼神仙腦子?

同樣一個爹媽生的,怎麼差距那麼大。

她本來還很擔心小幸,可現在看他如此上進,自己都不好意思努力了。

她在醫院陪床兩天,也回到了工作當中。

自從大家知道她是斯蒂西本尊后,就連總監都不敢使喚自己了。

有什麼專業上的問題,一個個虛心求教。

她抽空也會關心一下封晏的情感生活。

周五快下班,她突然收到了路遙的短訊。

【我已經和先生坦白了,剩下的與我無關。】

她看到這樣的字眼,心臟狂顫。

她立刻打電話回去,路遙有些不耐煩。

「唐小姐,有何貴幹。」

「你……你這就說了,怎麼坦白的?封晏什麼表情啊?他沒掐死你嗎?」

她說話的聲音都在抖。

「我就直截了當的和先生說,我不喜歡男人了,我喜歡女人。以後我們就是簡單的上下級關係,工作上我依然多多幫忙,至於私生活,我會盡量遠離。唐小姐,我以後再和誰談戀愛,你可就管不著了。」

「那封晏呢?他現在怎麼樣?」

「先生……似乎去酒吧。」

借酒消愁?

唐柒柒第一反應是這個。

她趕緊要了地址,提前下班沖了過去。

現在已經是傍晚了,街邊的酒吧都已經開始熱鬧沸騰起來。

屋內燈紅酒綠,音樂震耳欲聾。

來來往往的男男女女瘋狂的在舞池裏扭動腰肢。

唐柒柒一眼就看到了封晏,實在是因為這個男人容貌出眾氣質卓然。

不僅她注意了,別的女孩子也注意了,一個個簇擁著封晏,搔首弄姿。

而封晏不予理會,一杯接着一杯,似乎是在發泄心中的痛苦。

「帥哥,一個人喝酒啊,這也太寂寞了,不如我陪你一起喝吧。」

「對啊,我們姐妹陪你一起,保證你夜夜笙歌,快活似神仙。」

「來嘛,喝呀……」

其中一個人順勢就要坐入封晏的懷中,唐柒柒如臨大敵,快步衝過去一把將那人推開。

「你們誰敢動我男人。」

周圍人頓時覺得掃興:「是你男人了不起啊,誰沒有似的?」

幾人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 「菊長老,鬼長老,你們二位先退下吧。」

「是,教皇冕下。」

菊鬼二人對視一眼,一同回話。

一個閃身同時沒了蹤影,走的飛快。

常伴教皇左右的二人已經基本明白了比比東接下來想要說些什麼私密之語,十分懂事。

「小兔子……不,小舞。當年還要多謝你的救命之恩了。」

「沒有你當初善意的施捨,也許今天的我根本不可能坐在這裡與你談話。」

比比東鬆懈了一身的氣勢,整個人都慵懶了下來。

表情柔和,一改往日冰冷。

小舞躲在唐三身後,怯生生地看向比比東。

「你……你還記得我?」

夏天靈在旁邊看著這一幕感覺十分有趣。

這傻大膽的小兔子少有這麼怕人的時候。

上次她害怕還是自己的真龍氣息完全綻放的時候。

比比東莞爾一笑。

「當然,如果不是你和你母親的幫助,大概我已經死在了星斗大森林裡。我並非知恩不報之人,又怎麼可能忘記?」

原著當中想要拉著整個斗羅大陸一起陪葬的比比東不在乎。

但現在這個有了新追求的比比東絕對是在乎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