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35302
  • 0

無愧於那如來神掌最後一式,萬佛朝宗。

威力絕倫。

“沒想到,我這一次,竟是得以獎勵這樣一門武道神通。”

陳少君心中難掩驚喜。

對於這樣的結果,也十分滿意。

腦海中,也迅速吸收着有關這門武道神通的記憶傳承。

短短時間內,就好像經過了千百年的孜孜不倦的苦修一般,直接將這門如來神掌,理解通透,掌握自如,達到了圓滿之境。

“如來神掌,確實不愧是武道神通。

不說其他,只是修煉門檻,就讓無數人心生絕望。”

陳少君吸收了這門武道神通,並且將之理解通透,直達圓滿之境之後,自然對於這如來神掌,瞭如指掌,清楚其修煉難度,和修煉需求。

心中,也是忍不住發出感慨。

“先天。

唯有武道修爲達到先天之境。

纔有資格,修煉,施展這門武功。

不成先天,不說修煉,就連武功傳承擺在面前,都極難看懂,理解其中的施展方式。”

陳少君嘆息一聲,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訝。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正常。

這樣的武道神通,自然有一定的修煉門檻,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修行。

唯有實力境界達到了武道先天,且根基穩固,佛法精深之輩,才能夠理解其中的奧秘,真正將這門武功修行入門,發揮出其應有的威力來。

“也就是說。

我如今氣海境第九重巔峰之境,其實也不具備着修行這門武功的資格。

唯有突破到先天之後,才能夠藉助先天真氣,將這如來神掌,真正施展而出。”

陳少君轉眼想到了自己。

自己如今,可還是氣海境層次。

雖然以他之前的積累,在大戰之中的突破,其實已經掃除了進階先天的最後一道關卡,只要他想,隨時就可以突破,晉升爲先天之境。

不過,他雖然能夠突破,畢竟還沒有真正突破。

自然,也不能將這門如來神掌,給施展出來。

“得,看來我得儘快突破,晉升爲先天之境才行了。”

陳少君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無奈之色。

不過,這人來人往的,一直呆在商隊之中,他確實不太方便。

畢竟,突破境界不比其他,鬧出來的動靜絕不會小了,也不是靈隱術等隱匿手段,能夠遮擋的過去的。

只是,如今他既然掌握了這如來神掌,當然迫切的想要嘗試一番,這門武功的威力。

想到這裡,陳少君頓時不再遲疑了。

直接起身,從馬車之內走了出來。

他終於決定,要先突破一番了。

馬車之內,不是突破之地。

但這荒郊野外,想要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可不難。

或許,唯一的難點,卻是自己該如何才能甩脫,周圍那時刻關注的目光。

“陳先生,您出來了。”

陳少君剛從馬車中走了出來,一旁的護衛就招呼了一聲,開口說道。

“陳朝奉可是感覺到顛簸了,我控制馬匹走的再慢一點。”

一旁的東方白也是連忙開口。

他可是始終踐行者自己之前的諾言,一路守在陳少君的左右。

“不是,只是恰好有點內急。

你們繼續走就是,我在路邊找個地方解決一下。

不用等我。”

陳少君說着,跳下了馬車。

一旁的東方白聞言,連道:“我陪您一起去吧。

這畢竟是荒郊野外,不太安全。

有什麼事招呼一聲,我也好快速趕到。”

說着話,東方白也是跳下了馬車,跟在了陳少君身邊說道。

自然有護衛,很快跳上了馬車,幫着他們驅趕馬匹趕路。

趕路途中,商隊隨行之人小解或者拉肚子,其實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商隊自也不會因爲一兩個人,而刻意停下。

好在商隊趕路不快,時間短的話,追趕一番,也就是了。

總不至於在路上走丟。

陳少君也知道,東方白其實是出於好心,也是爲了他的安全着想。

是以略一考慮,也就同意了下來。

以他的實力手段,想要躲過對方的耳目,雖然有些困難,卻也不是不行。

於是,陳少君很快上了一個山丘,進入了旁邊的一個小林之中。

“白前輩就在那這邊等着。”

陳少君口中說了一句,身子一折,躲在了一個樹後,然後精神力幅散,探查之下,趁着對方不注意,飛速一閃,就出現在了另一顆樹木之後。

只是幾個跳動之間,身形就已經消失在了對方的視線範圍內。

全程,東方白都沒能有絲毫察覺。

也根本不會想到,陳少君竟然能在他的眼皮底下,無聲無息間消失不見。

隨後,陳少君在山林中快速奔襲,突然眼前一亮,找到了一個山洞。

這山洞,其實是一頭老虎的巢穴。

此時的老虎,似是外出狩獵,並不在洞穴之中。

只是其中卻因爲沾染了它的氣息,以至於並無野獸,敢於靠近。

這對陳少君來說,卻也是一個極佳的閉關之所了。

反正也不需要多長時間。

陳少君踏入洞中,只是簡單的一揮手,磅礴的氣息碾動之下,就掃出了一個乾淨的地方,然後盤膝坐下。

體內的造化真氣,則在他坐下的瞬間,劇烈涌動了起來。

氣海境與先天境之間,最爲根本的區別,就是打開天地之橋,連接體內和體外,做到內外一體,溝通天地。

這武者突破到先天之境,其實艱難無比。

不僅體內氣海丹田之內的真氣,要積蓄圓滿,夯實到極致,更需要武功境界,達到一定的地步。

比如陳少君的劍法境界,達到劍域層次。

掌握了‘域’,那麼在他周圍一定範圍之內,任何風吹草動,任何細緻的氣息變化,都能夠被他感應得到。

如此,才能夠從容應對,不至於在突破之時,行差就錯,釀成難以想象的後果。

畢竟,武者突破到先天之境,可也是有着巨大的風向。

輕則內腑受創,四肢不動癱瘓,陽痿,耳目失明失聰,重則當場暴斃,直接隕落。

陳少君掌握了域,並且在之前與那先天境強者交戰之時,做到了神意,劍意,造化真意,內外一體,圓潤合一,這纔有着十分把握,能夠晉升先天,敢於在此時,說走就走,隨便找一個野外之地,就進行突破。

不過他雖然有着十分的把握,自己這一次能夠順利進階先天之境。

但必要的修行步驟,卻也不能錯亂了。

想要溝通天地,打開天地之橋,那麼就必須得‘搭橋’。

這‘搭橋’,其實就是連接體內外的關鍵。

橋在哪裡?

就在口中。

陳少君以舌頭抵住上顎,形成了一個連接體內外的一個橋樑節點,俗稱‘搭金橋’。

這一步看似簡單,但做起來卻極難,風險也極大。

需要體內的真氣同時發力,自上而下涌入,通過這一橋樑,直接貫通腦袋之上,那頭頂之上的天靈蓋,真正‘呼吸’到外界天地,吸收天地之間,無數精純的能量。

也就是說……整個脊椎還有腦袋,都要被覆蓋在內。

這兩個地方,可不是鬧着玩的。

一絲一毫的失誤,就會造成難以想象的後果。

也就是之前所說的,輕則內腑受創,四肢不動癱瘓,陽痿,耳目失明失聰,重則當場暴斃,直接隕落。

……

推薦黑土巨新書,《這是國師的地盤》,書荒或者感興趣的書友們可以去看看。

老牌大佬,系統流開創者,應該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席僅澄?」

佘想想跟着重複呢喃。

這名字她沒有聽過。

原文中並沒有提過這個人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