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3
  • 0

為什麼是延時,這點應該是為了藏在附近的啟爆人員能有充分的時間逃走。

不過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張凡敏銳的聽力,發現了定時器細微的聲音,從而逃過一劫。

吳局長臉色沉重。

「張神醫,有些事情很奇怪,簡直無法解釋。」吳局長道。

「我也這麼認為,我好像影影綽綽的感到,有人事先知道我肯定要從京城來江清市,事先安裝好了炸彈。」張凡道。

「應該這樣解釋,否則的話就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吳局長道。

。 陳玄動了,其挾裹着滔天的殺氣一步跨出。

那一剎那兒,陳玄的身後彷彿是背負着這個世界的力量一般,其身軀一動的瞬間,渾厚如天地般的偉力撲面而至,席捲百里長空,把不遠處虛空中一架無人機瞬間摧毀!

「悠悠,咱們的無人機被摧毀了!」一處公路上,唐悠悠的助理看着正在開車快速行駛的唐悠悠震撼的說道,因為陳玄的那句話她聽到了。

人間有我為王,無眾仙!

這句霸氣到無視整個世界的聲音,讓她有一種跪下頂禮膜拜的感覺。

正在開車的唐悠悠有些懊惱;「拍下什麼了嗎?」

「拍到了一些……」

「好,哪怕只拍到了一些咱們也算是擁有第一手資料了!」

嗡!

天地皆顫,無窮的恐怖氣息猶如數百座山嶽橫壓天地,壓抑的讓眾仙都有些難以喘/息!

「這小子才上金仙之境?」古河丹王劍眉一挑,這等氣息可不是上金仙境的小仙人能擁有的。

「嘿嘿,古河丹王,睜大你的狗眼看好了,主人要發威了,算了,本王跟你扯個屁……」傲因丟下一句話,頓時朝着陳玄的位置奔去。

「眾仙聽令,宰了他們!」裴尉上仙手持黑色長槍,身為大金仙境的存在,在這人間,他接近無敵,豈會把陳玄放在眼中,雖然他感覺到了陳玄比幾日前強大了不少。

不過他可是古仙人,不管是修鍊/功法,還是修行的時間都遠勝陳玄,同境界的凡人在他眼中都是螻蟻,更別說陳玄還比他弱小了一個境界!

「嘿嘿,主人,這些小垃圾本王替你收拾了!」傲因殘忍一笑,頓時朝着眾仙奔了過去,已經恢復到大金仙境的它,即便裴尉上仙在它眼中都是垃圾,更別說一群小金仙、上金仙的古仙人了!

「螻蟻,受死!」裴尉上仙一槍殺出,一條龍蛇猶如怒龍出海,氣勢驚天動地,整片天地已經變得極其可怕!

「這是……人皇天宮!」古河丹王眼神詫異的看着裴尉上仙,雖然沉睡了三千多年,但是對於各大古老道統的氣息他很熟悉,眼前這古仙人正是出自古老道統人皇天宮!

「開始了!」大唐國神都的絕密會議室裏面,眾高層屏住呼吸,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大屏幕,陳玄能不能橫壓住古仙人就看這一戰了!

帝王面沉如水,不過他內心也稍微有些緊張,這一戰那小子絕對不能輸的,不然人間這一方的氣勢將受到重大的打擊!

「哼,仙人老子已經宰了不少,不過大金仙境的仙人你將是第一個,為那些死去的冤魂償命吧!」面對裴尉上仙這驚天動地的一槍殺來,陳玄面無懼色,甚至連任何波動都沒有。

只見他單手一抬,四個古老的字體在他頭頂上空橫空而現。

「殺!」

陳玄一掌壓下,生死魂滅這四個大字攜帶着無窮的震殺之力朝着裴尉上仙降臨而來。

「真言術!」裴尉上仙心中一驚,這人間的凡人少年居然還會這等手段!

「破!」

裴尉上仙長槍舞動,橫掃天地四野,那恐怖的龍蛇與四個古老的字體瘋狂碰撞,天地一聲炸響,宛如整個世界都炸了一樣。

毀滅性的波紋力量席捲天地四面八方,橫推上百里,兩人的第一輪交鋒便是將這方圓上百里內的一切全部都摧毀了!

猶如滅世般的毀滅畫面讓得通過衛星系統看到這一幕的高層無不動容,眼神驚駭!

這便是仙人的力量!

人間的熱武器能殺死這等存在嗎?

帝王也是極其心驚,親眼見識到了這些仙人的力量,讓他都感覺壓力無窮,僅是一個仙人就恐怖到了這等地步,如果眾仙全部降臨,那會是何等波瀾壯闊的畫面!

「老子女婿呢?」安靜的會議室內,皇甫老爺子立馬站起來,因為這畫面中塵埃滾滾,根本看不到陳玄和裴尉上仙的影子,兩人這第一輪的交鋒誰贏呢?

不過就在這時,會議室的眾高層立馬看到了一抹土黃色的驚世光芒從那漫天的塵埃中殺來,這光芒掃盡了一切塵埃,讓這片滿目瘡痍的天地恢復了光明!

是陳玄!

其手掌無盡神光,宛如降臨到人間的神明,光芒落下,直逼裴尉上仙而去。

「該死的螻蟻……」裴尉上仙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因為在剛才那一輪交鋒之中,他居然差點就受傷了,這簡直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區區一介凡人,竟然真能威脅到他!

「給老子敗!」陳玄掌控著土之力一拳從天空暴擊下來,殺意滔天,力量憾世,即便是裴尉上仙在這一拳中都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大黃龍術!」裴尉上仙面目猙獰,其手中的黑色長槍迎接而上,一抹黃光滲透天地,將這片天空都分成了兩半,一黃一白,猶如兩個不同的世界銜接在了一起。

「必敗無疑!」古河丹王心中定下了結論,其眼神有些震撼,他知道裴尉上仙擋不住陳玄這一拳,因為在陳玄這一拳之上他感覺到了本源力量。

咚!

天地顫/抖,恐怖的餘波又一次席捲出去,橫推方圓兩百里,大地龜裂,無數的山峰被抹平。

地動山搖的震感猶如十二級地震來襲!

一拳摧毀裴尉上仙那一槍之後,陳玄那一拳去勢不減,硬生生的落在了裴尉上仙手中的黑色長槍之上,恐怖的力道瞬間震碎了裴尉上仙身上的黑色盔甲,使其口吐鮮血。

「這槍不錯,以後歸我了!」陳玄面目冰冷,其手掌一握,直接將裴尉上仙手中的黑色長槍拿了過去。

「該死的凡人,本上仙乃是出自人皇天宮,你休得放肆!」裴尉上仙喝聲震天,不過其心頭也是極其恐懼,在一個凡人身上產生恐懼感,裴尉上仙從未想過。

「哼,老子管你人皇還是地皇,說實在的,跟那娘們相比,你差遠了,敢在我人間濫殺無辜,你得死!」陳玄一步跨出,其手掌猛然按在了裴尉上仙的頭頂之上。

「不過在死之前,還是把你這一身的力量給老子貢獻出來吧!」陳玄立即動用了吞噬技能,無情的吞噬著裴尉上仙的力量。

「該死的凡人,你在做什麼?你住手,他日我人皇天宮降臨,你必死無疑……」

「哼,人間有我陳玄稱王一日,便是你上界眾仙埋骨之所!」

。 萬年一次的人魔大戰。

高居界上天的鬼月魔宮與星河太清宮的賭約距離正式開啟之日不足半月時間。界中魔界發生的一切,不可能躲過鬼月魔宮的耳目。

此刻,魔族聖宮之中。

端坐宮主之位上的一名女子,手捧下頜,一對紫金雙瞳,在古井無波的臉上,看不出喜怒。殿中左右,分坐著數十名聖宮強者,各個都是大戰皇巔峰境界,這些人便是魔族聖宮的頂級戰力。

「宮主,此番魔界之中,一些魔尊違抗聖宮法旨,公然在人魔大戰之際,發動反叛內戰。若是不派人加以整治,怕是會耽誤此次與人族聖宮的賭約。」

女子輕敲椅把,發出嘟嘟之聲。旋即,望向說話之人:「你既然開了口,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

「宮主放心,屬下出馬,三日之內必定掃平內亂,讓一切重歸正途。」

此人說罷,大袖一揮,一聲長嘯消失在大殿之中。

「原以為戰武界再一次重現雙殿遮天的景象,會是我魔族聖宮的一次機會。沒想到會壞在這個徐真的手中此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女子輕聲說道,彷彿自語,卻又清晰地落在每個在場之人的耳中。

「宮主,老夫聽聞,那人族聖宮的少宮主牧炎,前些時日帶領南北斗十三將星從其他王朝現身聿南,原本是想要先行查探我魔族信息。沒想到遇見了徐真此人,讓人沒想到的是,牧炎在徐真手中吃了大虧,甚至折損了北斗七將星。」

女子點頭:「此事我也知道。徐真讓我想起了一個人,不知各位可曾記得我魔族數萬年前的天帝徐天?」

徐天!

被女子一說,眾魔尊都是瞬間想起。

「宮主一說,本尊也是聽聞,如今的我族在界中大帝似乎自稱是徐天重生之人,自號天王,手段通天。更讓人意外的是,人族那邊也有傳言,這徐真乃是徐天之子,卻不知道真假。」

「如果是真的,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老子在魔界當大帝,兒子在戰武界風生水起,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一人之下?就如今的戰武界,擊敗牧炎的徐真,誰敢說敢踩在他的頭上?」

眾人各抒己見。

「此事有些怪異!如今徐真就在魔界,想必他會匯合那些反叛魔尊,阻止此次人魔大戰。」

女子的耳畔響起諸多的猜測之聲,她有些不耐煩地揉了揉太陽穴,緩緩說道:「總之這一次,必須要戰勝星河太清宮。若是再敗,莫怪本宮無情。當初我能建立鬼月魔宮,我就有能力讓它消失。」

聖宮消失,那麼他們這些人呢?不用多想,若是依照女子的性子,多半這些人也是要隨著聖宮就此消失在界上天。

眾人噤若寒蟬,面面相覷。

似乎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到宮主說出如此無情之言,那便是真正的動了怒火。

沒人質疑女子的話,畢竟整個魔界聖宮,唯有女子一人,踏入半步聖者的境界。如他們這些巔峰大天尊,在半步聖者的眼中,一巴掌至少呼死五個。

良久,無人再敢說話。

女子輕嘆一聲,揮了揮手:「散了吧!本宮累了。」

眾人開始起身,後退著離開聖宮大殿。

所有人都已離去,女子紫金雙瞳望向某個方向,那裡似乎有著一道身影,讓女子為之著迷,為之肝腸寸斷。

「若你不選擇她,而是選擇我,這一切都不會變成這般模樣啊」

幾分愁腸隨人語,淡薄情涼獨望雲。

魔界與戰武界的賭約,並不是什麼秘密。

當然,這一次雙方都牟足了幹勁,想要結束這種存在了不知多久的爭鬥。於是,對於其他界面而言,魔界與戰武界爭鬥,那是一個機會。

不管誰勝,結果肯定都是慘勝。坐收漁利這種事情,可不可恥不知道,但絕對能賺的盆滿缽滿。先不說戰武界,即便只是魔界,那龐大的地域之中生產的礦石,就足夠這些界面為之付諸行動了。

所以,在人魔大戰這場已經醞釀了萬年的洪流之下,其他勢力也是暗潮湧動。

這表面看似平靜的進程,正在一點點將兩個世界拉攏在一起。

或許,因為這些世界的暗中窺探,人魔大戰,已經成了一場沒有勝利者的遊戲。

魔天大獄。

貪狼六人費盡了所有心思,對於封印著元始魔帝的元始山可以說是毫無辦法。這一切都被天眾看在眼中,原本他的確是想暗**手幫助貪狼等人喚醒元始魔帝。

但是,當來到此處,這個念頭便被他瞬間放棄。不為其他,那種唯有聖者才能感受到的強大,正在告訴他,離開才是正確的選擇。

天眾覺得詭異,不可思議。

這座山下是誰?天眾一清二楚。

如果說秦斬是徐天的引路人,那麼徐天就是山中之人的引路人。

徐天給了元始魔帝想要的一切,一點點伴隨著原始魔帝成長,如今想來,那些都是好幾萬年前的事情了。

只是後來徐天突然離去之後,魔界便發生可怕的災難。恐怖的力量席捲了整個魔界,魔族百姓開始一個個地無端死去,彷彿沒人能夠阻止。

但就在這樣的時刻,魔界大帝站了出來,這位魔族史上第一位女性大帝,以絕對的仁慈和無私之心,獻出了自己的性命,化身為石,強大聖力更是形成遮天光罩,阻擋著那恐怖的力量降臨,保護著身後的一切。

大帝為何身死?

以身作法,化身為石,絕對不是大帝致死的原因。

元始魔帝很清楚,這世間能夠擊殺大帝的並不是那神秘的力量,而是大帝心心念念所要守護的子民。

所以他痛恨,在他與大帝的孩子剛剛降世就被神秘之人搶走的那一刻,他就痛恨這個世界。但是,他畢竟不是惡人。他的女人能夠為了蒼生奉獻自己的性命,他又怎肯因為恨,而將大帝獻出生命締造的世界毀滅。

所以,他情願自我封印。

如果這世上還有能夠喚醒他的事情,那便是大帝復生或是他們的孩子出現。只是這兩件事情,對於元始魔帝來說,都如同鏡中花水中月,可望不可即。

貪狼有些頹喪地望著眼前的元始山,到了現在,他甚至開始懷疑,元始魔帝是不是真的就在這座山中。

「貪狼老大,怎麼辦?一點反應也沒有,咱們是不是不能指望元始魔帝了?」

貪狼聞言,長嘆一聲。

「我只想讓魔界回到從前,為什麼什麼都在阻擋我?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看著魔界在天王的手中走向滅亡?」

「貪狼,有人來了。」

廉貞精通靈魂力,靈氣境界雖然她不如貪狼等人。但是,靈魂境界卻是同徐真一樣,早已經是天人合一的境界,所以當遠空突然出現兩道陌生的氣息時,廉貞第一時間感知到。

來人速度很快,幾乎是在廉貞話音落去,人影便已經落在貪狼六人身前不遠。

看著來人,貪狼六人的瞳孔陡然放大,異口同聲:「天王!」

徐天與女子瞥了貪狼六人一眼,視線落在元始山上。

「他就在山中嗎?」

徐天點頭:「旁人或許無法喚醒他,但是你不一樣,他若是感應到你的氣息,絕對會自己走出來。」

「你不是天王。」

貪狼仔細地端詳著徐天,面容雖然是一模一樣,但是氣質以及說話的方式語氣,都與天王有著很大的不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