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29
  • 0

江枝沒有理會,畢竟身正不怕影子斜。

一個月的時間已經讓他們這個軟體基本完成,江枝非常高興,接下來只要進入測評和掃除bug的階段就可以了。

她想把這個任務安排下去。

「不是我的任務,這一板塊不是我的任務。」

那天頂嘴的小職工不同意她來負責這一塊,而且很明顯對江枝還有很大的怨氣。

江枝皺了皺眉,「可是之前讓你改一下這個軟體的部分功能的時候,你也沒有做,你總不能什麼事情都不做,最後瓜分我們大家共同努力出來的成功吧?」

「那你又做什麼了呢?」

江枝冷笑一聲,「基本所有的創意和想法都是我提供的,如果你也覺得這不算什麼,那我真的沒什麼話可說的。如果不願意服從我的安排,那你就離開我的團隊!」

「離開就離開!我也不想再這裡受氣!」

那人直接當了雙手掌柜,負氣離開。

「你明明也沒幹什麼事情,你憑什麼這樣讓小美走啊?」

「我沒有讓她走啊……」江枝張了張口,百口難辨,剩下的人也都不理會江枝了,紛紛離開,也就一個平時一直不開口的小員工,說自己可以留下來掃除bug。

江枝就覺得很納悶,為什麼這群人對自己的意見那麼大!

「其實這幾天他們一直在說你的壞話。」那個留下來的程序員有些怯怯諾諾的,「其實江助理,我也覺得你人很好。」

「你叫什麼?」

那程序員冷了一下,說叫他小隨就好。

知道是隨便的那個隨字,江枝覺得有些意思,不過還是拒絕他的好意。

現在是大部分人都對她有意見,和她站成一條線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好處,反倒是會讓同事厭惡。

看他的性格也不是什麼開朗的性格,要是被人孤立了,就不好辦了。

「剩下的我自己也行,我也不是什麼都不會,所以等下回去我自己檢查漏斗就可以了,不用擔心。」江枝聳了聳肩,「我可不是他們認為的那樣什麼事情都不會幹的。」

小隨有些猶豫,但還是嘆了口氣。

江枝點頭,把核心的代碼帶回家自己檢測。

這不是一件輕鬆的活,江枝吃完晚飯之後就抱著筆記本電腦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點點地檢測。

莫丞州是沒有把工作帶回家的習慣了,晚飯後習慣在客廳看一會兒電視。

身邊的女人在處理工作,敲打鍵盤的聲音讓他還有些喜歡,很有家一樣的感覺。

「休息一下吧,我讓王媽給你做點夜宵。」

莫丞州抬頭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十二點了,但是江枝還沒有任何要停下的樣子,他這才說要休息一下。

他話說完了,江枝卻沒有任何反應。

莫丞州皺著眉頭,看了看江枝,這才發現江枝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睡著了。

他拿過她大腿上放著的筆記本,搖了搖頭,「有什麼工作需要這麼累的?」

莫丞州把筆記本放到一邊,把江枝抱起來,送回了房間,不能讓她在這裡睡覺,會著涼的。

「剩下的工作,我幫你處理好了。」莫丞州在江枝額頭上落下了一個吻,然後到樓下去。

江枝的電腦還放在客廳。

他打開電腦,看到的就是關於那個戀愛app的開發。

這些基本都是閑下來江枝和他提過的想法,看樣子是已經到了一個測試bug的階段了。但是一般來說,這不是會有專門的程序員來負責的嗎?為什麼現在是江枝在做這些事情?

「江助理,你睡了嗎?」

莫丞州看到聊天框突然彈出來一條消息,自然就點進去看看,順便和對面聊了起來。

這個小隨他沒印象是什麼人,但是從他的話里可以套出來自己想要的信息。

莫丞州已經大概知道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了。

他也不打算完成江枝剩下的工作了,直接把筆記本電腦關機,合上,然後拿到樓上去去充電。

在路過江枝卧室的時候,他猶豫了一下。

想了想,他還是回房間洗漱。

「還是做個正人君子吧。」莫丞州嘆了口氣,如果江枝明天早上醒過來看到自己莫名其妙出現在她床上,又要大喊大叫了。

他一邊刷著牙,一邊想著今天晚上又是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

莫丞州拿著毛巾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水,又開始猶豫了。

最後江枝房間的門還是被推開了,江枝睡夢中感覺的到好像有什麼人鑽進了自己的被窩。但是她實在是太困了,半分都不想動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祁元新書《三國》的發佈會,聲勢很浩大。

現在的祁元,拋去他明星藝人的身份,他在華國的出版界,那也是暢銷作家裏,銷量第一的存在。

祁元的書,太好賣了。

他的出道之作《銀河系漫遊指南》已經再版了三次,目前每個月,仍然可以有10萬左右的銷量。

而他的推理,《福爾摩斯》系列,《占星術殺人魔法》等,因為其深入淺入的推理故事,已經非常出圈。

不僅僅是在推理的愛好者們眼中被封為經典,即便是在普羅大眾之中,也是有非常高的知名度。

而《三體》更不用說,自從奪得華國十年一屆的華星獎以後,這本書,就上天了。

不論是銷量,還是它的討論度,在整個華國,目前為止,沒有一部書,可以與之相比。

即便是《中華上下五千年》也不行。

因為這個系列的書,確實還有有閱讀門檻的,不是誰來,都能讀,都願意讀,都能讀懂的。

新書發佈會一結束,全國各地的讀者們都湧進了書店裏,將《三國》捧回了家裏。

三國這段歷史,有人喜歡看裏面的故事,有人喜歡看裏面的人。

內政外交,人情世故,權術計謀,群英風采。

三國,有着數不盡的風流。

……

發佈會結束了,祁元在大家的歡呼聲中退場。

但是祁元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喬裝打扮了一番,來到了西都北區另外的一家大型書店裏。

一進門,便是大大的「祁元新書《三國》首發」的宣傳標語,和各種廣告牌。

一排書架上,都放着《三國》。

此刻有着七八個讀者都立在書架前,都拿着一本厚厚的《三國》正在翻閱著。

「新書我期待好久了,我現在就想知道漢朝的結局到底是什麼?就此滅亡了?」

說話的,是一個穿着羽絨服的年輕男子,帶着厚厚的鏡片,長得文質彬彬的,一看就是非常喜歡看書的那種人。

他還有兩個同伴,都是女孩子。

其中的短髮女生接話道:「這套書好貴啊,兩百多呢,你真的要買嗎?」

另外一個長發女聲笑道:「哈哈,這小子就好這一口啊,你要是不讓他看書,那還不如讓他去死呢!」

短髮女聲道:「雖然我是祁元的粉絲,但是吧,他的《五千年》系列,我是一本都看不下去啊,我都看不懂,還是《福爾摩斯》好看。」

「得了吧,你就是祁元的顏粉罷了,我可是才華粉!」

兩個女聲小聲地說着,但是男生卻絲毫都不受兩人的影響,他趕緊翻開了書,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接下來的故事了。

三個人在這裏翻閱了大概半個小時,男生才被兩個女生催著,買下了書,離開了。

看男生臉上帶着的笑容,顯然對於這本《三國》的內容,非常滿意。

然後祁元注意到了坐在他不遠處的一個穿着灰色小褂子的老先生。

他的手裏,也捧著一本《三國》,祁元來這裏的時間,這位老先生就已經坐在這裏了。

他慢悠悠地一頁一頁地看着,看得非常認真。

這本書已經被他買了下來,所以他還時而掏出筆,在上面寫寫畫畫的。

他的注意力,絲毫沒有放在旁邊,整個人都被這本書吸引了進去。

「老闆老闆,趕緊給我來一本祁元的新書《三國》!」一個外賣小哥風風火火地走了進來,滿意地買下了一本《三國》,然後便徑直出了門,跨上小電驢,繼續送外賣了。

祁元在書店一直坐到了下午,其間看到了將近30名來買《三國》的讀者。

主要是他們進書店的目的,都是非常直接的,就寫在臉上的。

他們就是徑直來到了《三國》的書架前,要麼捧起書看一眼,要麼就是直接買走。

可見祁元的書,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已經到了不需要等口碑的地步。

新書一發佈,大家都來買了。

雖然價格不低,但是大家願意花錢。

因為祁元的這個系列,是根本就不用擔心質量問題的。

整個《中華上下五千年》系列的質量,是非常穩定,而且也非常高的。

外賣小哥叫章華,快三十的年紀了。

但是沒什麼學歷,就靠着送外賣賺點辛苦錢。

他又送完了一單外賣,此刻正是下午三四點的時候,這個時段,點外賣的人,要少一些。

於是在某個商業街的角落邊,小哥坐在小電驢上,翻開了剛買的新書《三國》。

書接第三部。

上一本書的末尾,東漢朝廷的實際權力,一直為外戚、宦官、世家之間所爭鬥着,天下民不聊生,山河暗淡。

這時候,張角喊出了「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號,起義了。

他甚至還派人到洛陽勾結內侍,想要裏應外合,但是被他的弟子告發。

朝廷派兵來討伐張角,於是張角在巨鹿起義。

然後,張角三兄弟死,黃巾軍滅亡。

靈帝去世之後,何進聯合何皇后另立劉辯為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