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2199
  • 0

正如葛素蘭所說,韓昕正在去江城的火車上。

夜裡沒高鐵,只有綠皮車。

雖然跑得慢點,但買的是臥鋪票,可以在車上睡一覺,快天亮時就能抵達江城。

漢武雖然解封了,疫情總算控制住了,但出行的人依然不多,這個軟臥包廂四個牀位,只有他和理了發、颳了鬍子、裡裡外外全換上新衣服,甚至專門去洗過牙的王國正兩個人。

見女友回撥過來,韓昕急忙坐起身接聽。

“你任務完成了,可以給家打電話了?”

“剛完成,拿到手機就趕緊給你打電話,結果沒打通,這麼晚了,在忙什麼。”

不等姜悅開口,小韓露就吃吃笑道:“哥,嫂子剛纔陪我逛夜市的,不是故意不接你的電話。”

韓昕沒想到妹妹竟在女友身邊,下意識問:“離高考就剩下一個多月,你不用刷題嗎,居然有時間逛夜市!”

“就逛了十幾分鍾,不跟你說了,你們聊吧。”

“談到學習就嫌我煩……”

姜悅趕緊接過話茬:“你是挺煩人的,露露學習可認真了,不信你可以問大韓璐。”

韓昕好奇地問:“大韓璐沒開學?”

兩個小姑子在身邊,根本沒機會說悄悄話,姜悅乾脆打開免提,把手機舉到大韓璐面前。

大韓璐噗嗤笑道:“哥,我們學校暫時沒復課,陵海這邊現在也就高三和初三複課了,其他班級可能要再等幾天。”

“你這個寒假夠長的!”

“什麼寒假,正在往夏天過,剛纔我都看見有小姐姐穿裙子了。”

“這倒是,我出來時早晚還要穿羽絨服,現在都可以穿襯衫了。”

“哥,你還是跟嫂子說吧,我們不偷聽。”

“偷聽也沒關係,又不是說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姜悅笑罵了一句,舉着手機問:“聽小媽說你打算送個人去江城?”

“嗯,送一個長輩過去,我已經跟咱爸說好了。”韓昕擡頭看向坐在對面的王國正。

不知道什麼原因,王國正竟有些緊張,顧不上再看昨天剛辦的臨時身份證,帶着幾分忐忑地緊盯着韓昕。

姜悅對送哪個長輩去江城打工不是很關心,又問道:“那你打算在江城呆幾天,準備什麼時候回來?”

“快的話明天就能回,要是明天回不去就後天。”

“這次回來走不走了?”

“不走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領導還給了我一個星期的假,讓我好好休息一下。”

總算不用再過牛郎織女的生活,姜悅別提有多高興,可又不能當着兩個小姑子面流露出來,只能拉起家常。

“能休息就好,不像我們,剛抗完疫又要創文,每天都要上街撿菸頭。”

“要創到什麼時候?”韓昕好奇地問。

姜悅苦笑道:“過幾天省考,省考完了國考,等露露參加完高考,估計也就差不多了。”

韓昕不太關心國家大事,陵海老家的事就更不用說了,直到現在都沒搞明白創文有什麼用,創文有那麼重要嗎?

考慮到這個問題要是問出來,很可能會被女友甚至兩個妹妹笑話,乾脆換了個話題:“小悅,我們陵海這些天有沒有確診病例?”

“沒有,我們這邊控制的挺好。”

“這就好,不然這日子真沒法兒過了。”

“提起疫情,我們陵海支援北湖的醫護人員已經回來了,洋港社區的韓秘書長也回來了。區裡過幾天要開表彰大會,宣傳部還請琳琳姐出節目呢。”

“韓曉武也回去了,他回去之後要不要隔離?”

“當然要,只要從漢武回來的,全部要居家隔離十四天。”

姜悅頓了頓,接着道:“城東的隔離點也沒撤,劉教自從進了隔離點,到今天都沒回過家。現在主要隔離從國外回來的人,只要從東海入境的,全要安排車去接。”

韓昕大吃一驚:“這麼說劉教從過年一直堅守到現在!”

“他一直堅持在抗疫第一線,聽說這次他也要被表彰,不過不會去現場。政治處和融媒體中心的人,今天上午穿得嚴嚴實實,做好防護,去隔離點找他拍了一段視頻,應該是留着開表彰大會時用。”

“他太不容易了,是應該表彰。”

“還有更不容易的。”

“誰?”韓昕追問道。

姜悅深吸口氣,感慨地說:“市局的公衆號早上發了個新聞,新聞上說市局女子看守所一個退居二線的三級高級警長,從漢武爆發疫情時就進入艾滋病監區。

劉海鵬只要抗疫,那位大姐卻要雙重防護,既要防止疫情傳播,也要防止感染艾滋病。在監區裡整整堅守了八十二天,整個人整整瘦了二十多斤,是被幾個管教民警扶出來的!”

堅守在監區跟堅守在隔離點不一樣。

民警進入監區跟坐牢差不多,不能帶手機,不能跟外界聯繫,相當於整整蹲了八十二天號子,每天面對的還都是患有艾滋病的嫌疑人。

正暗歎相比人家,自己做的那點工作真算不上什麼,姜悅又笑道:“差點忘了,劉教只是區裡表彰,你師傅比劉教厲害,馬上要被省裡表彰。”

韓昕倍感意外,將信將疑地問:“我師傅立大功了?”

“我們趙教不是兼分局的婦聯主席嘛,趙教說你師傅被省廳和省婦聯聯合評選爲巾幗建功先進個人,要被授予巾幗建功奮鬥者稱號,相當於省級的三八紅旗手。”

“這麼厲害!”

“全省公安系統加起來就十幾個,我們濱江就她一個。”

“我師傅真牛,回去之後讓她請客。”

“她現在是網紅警花,在網上很火的,不然真不一定能評選上。你們老單位更厲害,因爲新媒體宣傳搞得好,聽說馬上要被公安部表彰。所以這幾天個個說黎大運氣好,張局栽樹他乘涼,什麼都不用幹,就能去首都領獎。”

老黎是苦盡甘來了,而且好事一來就一發不可收拾。

再想到上火車前,徐浩然在電話裡提過的一件事,韓昕笑道:“我師傅不算厲害,老黎也不算厲害,我們支隊的江大姐才厲害呢。”

姜悅見過江大姐,下意識問:“江大姐怎麼厲害了?”

韓昕由衷地感嘆道:“我師傅只是她自己被表彰,至於老黎,那是代表單位去領獎。江大姐就不一樣了,她過幾天就要全家一起被表彰。”

姜悅猛然想起他提過江大姐家的事,喃喃地說:“江大姐的愛人、女兒。女婿全支援過漢武,全是最美逆行者!”

“她自己也一直堅持在抗疫第一線。”

“太厲害了,太感人了。”

“所以我發現身邊的人全是英雄,就我沒出息。”

姜悅正不知道該怎麼往下接,小韓露就喊道:“哥,你也是英雄,不然能有那麼多軍功章!”

大韓璐深以爲然:“是啊哥,在我們心目中你就是英雄,咱家的英雄。”

“我算什麼英雄,等會兒再聊,等你們到家了再視頻,我還有點事。”

“行,等會兒視頻啊,千萬別忘了!”

王國正聽得清清楚楚,卻一句都沒聽懂。

不知道爲什麼,他甚至有那麼點緊張,眼巴巴的看向韓昕,一臉欲言又止。

“我女朋友和我兩個妹妹。”

韓昕微笑着解釋了下,躺下道:“王叔,早點睡吧,明天還有一大堆事呢。”

王國正哪睡得着,忐忑地問:“小韓,你爸真會去車站接我們?”

“他在電話說了,肯定會去接的。”

“你爸工地真缺人?”

“幹工程的,永遠缺人。”

“看門不是什麼人都能幹的,要不跟你爸說說,實在不好安排就給我換個活兒。”

“王叔,這事沒你想的那麼複雜。”

韓昕伸了個懶腰,呵欠連天地說:“我問過他,他說江北工地上那個看門的老頭,因爲疫情好幾個月都沒能回家,你到了正好去換他。”

王國正想想又問:“人家回去看看,又回工地怎麼辦?”

“工地上有的是活兒幹,我爸說他要是願意回來,到時候就讓他去燒飯。”

“還是讓我去燒飯吧,搶人家的飯碗不好。”

“你會燒飯嗎?”

“別的活我幹不了,燒飯我還是會的。”

“行,等見着我爸,我跟他說說。” 「好餓好餓好餓好餓…」

在人類居住地的最邊緣的小鎮里,邊緣地帶一個破舊的小屋裏來了一個異界的靈魂。

死死拽著肚子,就好像要把自己的腸胃扯出來一樣,鄭源無力的看着地板。

「檢測到宿主,檢測輔助系統開啟」

腦內傳來了無意義的機械聲音,對鄭源目前的狀況沒有一點點幫助。

本來還有一點肉的瘦小手臂在迅速枯瘦,飢餓如夏日的颱風般衝擊著鄭源,理智全無,手掌無意識的收放,原本堅硬的就好像石頭一樣泥地被鄭源捻回了它原本的樣子。

「會死的,再這樣下去。」鄭源餓的發紅的眼睛死死看着地面。

檢測:被夯實過的土壤。

捕獲等級:0

食用狀態:不可食用

烹飪方法:無。

眼前出現透明的光屏,「系統嗎?系統系統,給我點吃的。」鄭源沙啞的發聲,內心充滿期待,如果現在面前有一碗食物,就算是白飯鄭源也願意用系統交換。

「沒有反應嗎?」搖了搖頭,內心充滿失望,捂著肚子,跌跌蹌蹌的站起,奇怪的是,明明現在自己餓的眼前發黑,身體卻詭異的充滿力量感。

「吃的,有食物嗎?」

鄭源觀察著四周,眼前的物品寥寥無幾,狹小的屋內,僅有一張床,一把做工粗糙的木椅和與其配套的粗糙木桌,木桌上擺着幾塊石頭,隨着鄭源視線的掃過,什麼依次浮現字體。

背靠牆壁,所以鄭源可以清楚的看到屋子內的物品,「沒食物嘛。」鄭源內心滿是絕望,「餓死穿越過來餓死嗎?土能不能吃呢?」

明明飢餓的想讓人發狂,可是鄭源腦子卻無比清醒,摸了摸自己身上,身體越發的瘦,鄭源明白自己身上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異能覺醒?詛咒?這地方一點吃的都沒有嗎?」鄭源很珍惜自己的體力,不敢亂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