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6
  • 0

抬頭瞅了瞅那漩渦雲眼,李肆心中想着要不要硬闖,結果他就見到一抹金光自漩渦雲眼中飛過。

有人在飛升。

「咦,第七現世那邊還有真仙嗎?」之前說話那人隨手一道仙訣打出,漩渦雲眼迅速旋轉起來,少頃,依稀能看見一個人影,盤膝而坐,正是他發起飛升申請。

很快,畫面逐漸清晰。

可見此人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黃沙,只不過此人低垂著頭,像是在入定。

「奇怪,飛升地點不在第七現世。陳兄,虛妄界之中目前還有別的現世嗎?」

「沒有了呀,就第七現世,那個李肆坐鎮的那個,這個地方有點奇怪。飛升台居然無法確定對方的位置,不過,這飛升申請卻是真的。」

「那要不要打下接引神光?」

這兩人有點拿不定主意,李肆此時忽然有點汗毛髮炸,急忙道:「兩位,我勸你們慎重一點,虛妄界目前只有第七現世里有活人,也只有那裏有真仙。」

但那個陳姓大羅卻搖頭一笑,「嘿,兄弟你這就不知道了,虛妄界說是只有一個現世,但每年正常通關下界的真仙大羅至少在兩百之數,畢竟虛妄界裏有很多無窮大之地尋不到的好東西,這沒準是一個想返回的傢伙,當然,如果他沒有足夠的路費,我們是不會讓他回來的。」

說着,這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就打出九色接引神光,籠罩下方那人。

陳姓大羅沉聲喝問!

「通關者何人?」

但他剛問了這一句,下方那人忽然抬頭,一張沒有了眼睛的血淋淋面孔鎖定上方,瞬間,那陳姓大羅就慘叫一聲,生生的扣下自己一雙眼睛,如同瘋癲一樣,一頭扎了下去。

而下方那接應神光竟是自動往上飛,而上面卻空無一人。

李肆頭皮發炸,瞬間開啟天眼這麼一看,卧槽,那接應神光之中,至少擠了幾百個不知何物的黑色影子,然後齊刷刷的露出血紅色的瞳孔,看向李肆。

而在更下方,更是有不知多少黑影在瘋狂的追逐,至少幾千幾萬,甚至更多!

「關閉飛升台!快啊!」

李肆大喊,但另外一個大羅,這個時候卻顫顫巍巍的轉過身,他的一雙眼睛已經淌出血淚,渾身哆嗦著,似乎在拚命對抗,嘴唇翕動,在請求李肆救命。

但李肆拿什麼救?

他都不知道這兩個大羅是怎麼中招的。

如果燃燈在此的話,或許有辦法,但那玩意卻有可能給他引來類似之前那樣的夢魘。

被逼無奈,李肆只能神魂出竅,三百六十盞魂燈亮起,對準這大羅就是一記神魂衝撞!

沒想到還真的有用,一聲怪叫,一團黑影被從拿大羅身體中撞出,沒有形狀,但那雙赤紅色的,仇恨的眼睛,真是再熟悉不過,不但二級虛妄里有,氣運熔爐的裏面,通往的那個有天鬼的詭異地方,也有。

李肆抬手就是一道【勸虛咒】,這是靈修大招,不但能隱身,還能困住敵人,尤其這種從二級虛妄里鑽出來的詭異,一套一個準。

然後,直接來個面對面的擁抱。

三百六十盞魂燈瞬間將其焚燒殆盡,意外的輕鬆。

只是身後忽然有人嘆息一聲,

「兄弟,你何必多管閑事?」

7017k 第721章

而此時,隨着蕭泓宇的話音落下,蕭辰兒已經被人給帶了上來,他有些怯生生的,似乎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紅霜看到蕭辰兒出現,整個人都崩潰了,抬腳就沖着蕭辰兒沖了過去,然而才剛一動作,就被蕭泓宇一腳踹翻在地。

「娘,娘親,你怎麼樣?」

蕭辰兒一看秦紅霜摔倒在地上,當即就哭着上前,想要去看秦紅霜,卻被蕭泓宇直接揪住了衣領。

「娘,娘親……」

蕭辰兒哭嚎的聲音在院子裏響起。

不少人皺緊了眉頭,想開口說話,但是蕭泓宇此時的面色實在是難看。

「宇哥哥,你放了辰兒吧,他還只是個孩子,他才三歲,你放了他吧,嗚嗚嗚……」

秦紅霜聲淚俱下,整個人都慌亂的不行,被踹了一腳,心口窩子都疼,看到被蕭泓宇抓着的蕭辰兒,她哭着喊道。

蕭泓宇的臉上卻滿是無動於衷,只有一雙眼充滿了猩紅的殺意。

「那一晚,她有沒有求過你,你可曾放過她了?」

蕭泓宇說道。

他簡直不敢回憶那一晚的畫面,原來化屍水真的存在,原來他的臻兒真的被生生化屍了,屍骨無存,連一丁點念想都沒有留下。

蕭泓宇捏住了蕭辰兒的脖子。

「秦紅霜,我一直在想,到底我做一件什麼事能讓你絕望,後悔你曾經對秦臻的所作所為,想來想去也唯有他了,你說呢?」

「不不不,不要,宇哥哥,你打我罵我殺我都可以,但是求求你,你不要傷害辰兒,他還那麼小,他也是你的孩子啊!」

秦紅霜哭喊道。

整個人都處於崩潰的邊緣。

就在剛才,她做出的種種惡事被拆穿,她知道自己不會有好下場的時候,她都沒有這麼崩潰,都咬緊牙關不說一句後悔,可是蕭泓宇捏住了她的軟肋。

孩子,蕭辰兒,是她最後的軟肋。

這麼幾年,她跟蕭泓宇之間最大的收穫不就是這個孩子嗎?

只那麼一次,她就懷了這個孩子,這是她最大的成就。

她可以死,但是辰兒一定要健康快樂的長大,這是證明她跟宇哥哥曾經在一起過的證明啊。

他是他們兩個人的結晶。

「我的孩子?他怎麼來的,你不是最心知肚明嗎?」

蕭泓宇冷笑。

此時的蕭泓宇像是被魔鬼附體,整個人身上都充滿了陰暗的氣息,哪裏有半點點兒溫潤的模樣。

可這院子內的眾人卻從兩人的口中聽出了大新聞,因為京城裏的人都知道六皇子性子溫潤,性格良善,府中的那個孩子是收養的孤兒,如今看來竟不是棄兒,而是他跟秦紅霜之間的親生孩子?

眾人疑惑,秦紅霜卻是尖叫着已經給了眾人答案,「宇哥哥,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饒了辰兒吧,他喘不過去氣了,我跟你道歉,跟臻姐姐道歉,我不該背叛她,不敢背着她給你下藥,懷上這個孩子……」

秦紅霜哭喊著衝到蕭泓宇的面前,伏跪在地上,聲淚俱下,哭的聲嘶力竭。

「宇哥哥,我只是太愛你了,我喜歡你很多年很多年,我看着你跟臻姐姐在一起談論詩詞歌賦,一起撫琴吹笛,我真的好羨慕,好羨慕,我本來沒想殺臻姐姐的,只是我懷了你的孩子,我想留下他,所以我才對她動了殺意,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秦紅霜哭着說出當年的實情,也是她的心鏡。

然而面對秦紅霜的哭訴和道歉,蕭泓宇卻是什麼反應都沒有。

手中的孩子被他捏著脖頸,漲紅了一張臉,連哭喊都做不到,只睜大眼一臉驚懼,看起來可憐極了。 金晨敏這話的意思也就是說,製片方的決定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不過崔越倒也無所謂,也不用做什麼心理準備,自從《戰關山》定檔后,隔三差五就有營銷號在微博上挑事,罵她的人又沒少過,早都已經習慣了。

就像當初的黑熱搜包年套餐,她根本沒在怕的。

掛了電話以後,情況果然就跟金晨敏預估的差不多,#崔越##戰關山#等詞條被頂上了熱搜。

崔越是很久都沒有登錄微博了,這幾個月被黑粉騷擾得連電話號碼都換了幾波,重新下載了微博才點進熱搜評論區。

以前不當明星時,最喜歡乾的事就是微博吃瓜,如今自己成了娛樂圈最大的瓜,連登錄微博都需要勇氣。

出乎意料的是,沒有想像中多到能夠讓手機卡死的惡意謾罵私信,也沒有任何@轉發評論消息,打開后一片清凈,讓崔越都不禁懷疑是不是登錯了號。

這個賬號之前是在金晨敏手裏,應該是她關閉了私信評論功能,清空了所有消息。

看得出來,她為了保護自家藝人幼小的心靈,還是費了一番苦心的。

崔越搖著頭嘆了口氣,開始翻看熱搜評論區。

「我看有多少人買崔越的賬?全國票房加起來要是能超過五千萬,我評論區里挨個喊爸爸。」

「陳導這部電影也是絕了,兩個主演,一個退圈,一個涼透了,居然還能上映?」

「崔越滾!都這樣了還想出來割韭菜撈錢?司馬玩意兒!」

「這種無才無德的垃圾藝人,不封殺還等什麼?」

「給爺整笑了,放過江朔好嗎?他都已經退圈了,為什麼還要被崔越捆綁消費?」

「崔越背後到底有多大的關係?都涼成這樣了,還能出來蹦躂?」

「建議把崔氏集團偷稅漏稅的事情徹底查清楚再說,看看有多少人在包庇。」

「笑死,有關部門官方宣佈崔氏集團稅務正常,黑子們視而不見,現在又造謠包庇,帶的是什麼節奏?」

「我不明白崔越到底做錯了什麼?就因為那些沒有證據的猜測,你們就要毀掉一個人?」

「江朔退圈,崔越從江朔的經紀公司出來,這是事實。說江朔退圈跟她沒有半點關係,誰信?」

「看在哥哥的份上,電影我會去看,但希望片方不要帶任何崔越的名頭宣傳,別噁心人,謝謝。」

「哥哥退圈之前最後的作品,無論如何就當做是一場正式的告別吧,自動忽略某位糊咖。」

「先不說兩位主演,陳導的電影還是值得一看的,預告質感很不錯。」

「主演在戲里兄弟反目成仇,相愛相殺,現實中的兩個主演也都沒有好下場。」

「滾啊!不想看見任何有關崔越的新聞!更不可能浪費幾十塊錢去電影院看他那糟心的演技!」

「……」

就這個情況來看,光是發微博澄清之前的黑料是行不通的,最起碼得開個記者會才行。

崔越退了微博,習慣性又滑到微信界面翻了翻,手指都形成了肌肉記憶,先點開跟江朔的聊天記錄,再點開江朔的頭像,然後翻了翻好幾個月都沒有動態的朋友圈。

大概翻了十多分鐘,又發了十多分鐘的呆,才起身回到卧室,拿了衣服走進浴室。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師父是個bug最新章節、我師父是個bug今天有雷陣雨、我師父是個bug全文閱讀、我師父是個bugtxt下載、我師父是個bug免費閱讀、我師父是個bug今天有雷陣雨

今天有雷陣雨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隊里最強的都會死、進化,從東北虎開始、我師父是個bug、

。 見傾皇如此說,冶伽也不再多說什麼:「我知道了!」

「這段日子你就在這山谷中好好休養,等過段時間,再將你接回宮去。」

「嗯!」

……

次日一早,傾皇便回到宮中。

此時安桐已經接到召見,站在大殿中間,恭敬的行禮:「拜見傾皇!」

「安醫者,今日你便出發,前往山谷。務必好生照料國師以及她腹中孩兒,若有閃失,後果你是知曉的。」傾皇斜靠在椅子上,臉上極為嚴肅。

安桐立刻雙膝跪地:「還請傾皇放心,安桐定照護好國師以及腹中胎兒!」

「如此便好!對了,安醫者,聽聞你近日心緒不寧,可有什麼難事嗎?」

聽到這話,安桐愣了一愣,隨後答話:「臣多謝傾皇關心,臣並沒有什麼難事。」

「那就好!只要不想那些不該想的,就不會有什麼事了。去山谷好生照顧好國師吧!」說罷,傾皇擺擺手,讓安桐下去。

安桐恭恭敬敬的行禮后,便悄悄退出殿外。

走在前往醫者院的路上,安桐不停的拭去臉上的淚水。腦子裡不斷回想傾皇說的最後一句話,說得真沒錯啊!不想那些不該想的,就不會難過了。

可是她如何不想?她身在宮中,日日都會去請脈,日日都會見到他們。該怎麼才能解脫呢?

停下腳步,一抬眼,這深宮中,美景無數,被層層宮牆圈起來。雖然美,可這個地方,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就連天上的鳥兒都不想多待。而她,想離開,想解脫,卻也無可奈何。

其一是答應了冶伽,入宮做醫者,待在他們身邊。其二是捨不得離自己心愛之人太遠,就算每日都煎熬著,可也不願離開。

如今傾皇給了她機會,讓她能出宮住上一段日子。對她而言,或許是好事。自己能冷靜一下,不讓那些痴心妄想從小嫩芽發展到參天大樹。

「安醫者,聽聞傾皇派你出宮去照顧國師嗎?」

「對!」

「這可是個勞心勞力的活兒,哎~做得好自然有獎賞,可萬一國師出了什麼事,恐怕你小命都難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