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33
  • 0

張凡心中暗道:這招兒不靈驗,狗尿雖屬污穢之物,卻沒有破掉這個巫術。

不但沒有破掉巫術,那些牡丹花碰到狗尿,立刻比剛才精神了許多,葉子和花朵都在微微的顫動,迅速地把上面的尿液吸收得一乾二淨!

眾人又是響起一陣掌聲,齊聲喝彩。

「王家的牡丹花真是神奇!」

「喝尿有一套!」

王少更是非常得意,「這正是我家牡丹與眾不同之處,它可以用花朵,枝葉,吸收空氣當中的養分,所以花才開的這麼大,這麼鮮艷!」

「王家牡丹,真是天下一絕呀!」

「王家就是厲害,不像有些小基地小公司,弄幾盆花就美上天了。啊,呸!」

有些人嘲笑地議論著。

張凡根本不受這些人的影響,狗尿無法破壞巫術,張凡卻是站立不動,心生一計。

他微微一笑,對王少說:「我看明白了,你這牡丹用的是巫塵蠱!」

王少一愣,轉而笑了:「什麼叫巫塵蠱?張凡,理虧詞窮了,就認栽吧。栽了也沒事,人生在世誰不栽,哈哈……」

「王少,我跟你說正經的!你少在這打叉!事到如仿,你難道還想抵賴?你這牡丹上,用巫術給敷上了一層塵菌,這種塵菌是來自一千年以上的無人進去過的山洞裏,用咒語咒在花朵上,就可以使花變大變好看,在巫蠱界稱為巫塵蠱!而你這次並非完全用的巫塵蠱,在巫塵蠱之外,又加了蠱蟲在裏面,雙巫雙法,才製造了這麼大的牡丹!」張凡說得義正辭嚴。

「胡扯!我這花用的是……」王少猛然發現自己要走嘴,忙拐回話頭,「我這花用的是祖傳養花秘術!」

「祖傳養花秘術?那為什麼花朵和花葉上矇著一層巫塵?哼,如果你不承認的話,我可以做給你看!」

張凡說着,也不容對方反應,提丹田之氣,小妙手掐了一個「天火訣」,口中微微念兩句「天火焦青訣」,接着,鼓起腮幫,一口長氣,向十盆牡丹儘力吹過去!

全場這回是真正傻眼了!

要說神奇,此前的都不算神奇。

而張凡這一口氣,吹得春風浩蕩,葉落枝搖花枯萎!

天哪,這人哪來的這麼大的氣!

不光是氣大如狂風,而且吹過之外,花朵頓時枯萎!

只見燈光之下,那十盆花迅速垂落,碩大的花朵,猛然枯萎,然後紛紛落了下來。

再看牡丹的枝和葉,已然全部乾枯發焦,葉子紛紛落下!

王少的臉色,變得跟枯葉一樣焦黃。

。 「噓!」

岑霜快步跑過去,將兩人攔在大門口。

「別進去,你爹在溫書,禁止打擾!」

盧月芳一度以為自己幻聽:「什麼?誰在溫書?」

見到跟自己同樣反應的盧月芳,岑霜萬分明白她現在所想:「娘,你沒聽錯,蕭公子正在教阿卿溫書。

過幾天阿卿要去縣城考試。」

盧月芳伸長了脖子往北屋方向看,只有緊閉的房門,其餘什麼都看不到:「你確定?」

「非常確定!蕭璟公子臨走時,特意叮囑我看好,不能讓任何人打擾!」

盧月芳忽然皺起眉,眼現擔憂:「你是說……現在北屋內只有蕭玄公子和阿卿?」

岑霜點點頭,有點看不懂她的擔憂:「是啊,怎麼了?娘,你在擔心阿卿再次名落孫山?

那有什麼,又不是第一次,阿卿一定能經得住這種打擊。

不過,難得阿卿如此主動和努力,咱們還是不要打擾他。」

岑霜壓低聲音壞笑:「不然到時阿卿從考場出來,會把落榜的原因怪罪到我們頭上。」

盧月芳不放心地又往北屋看了一眼,好端端的,岑卿怎麼會突然想考縣試?昨天也沒聽岑卿提過有這方面的意思,難道是前天去縣城受了什麼刺激?

知女莫若母,盧月芳立刻否定了這種想法。從小到大,岑卿最不願乾的就是讀書習字,怎麼可能突然就轉性?

現在北屋只有阿卿與蕭公子孤男寡女兩個人,那蕭公子容貌出眾、氣質若仙,更是有着與生俱來的尊貴與優雅。這樣神仙一樣的人,該不會是阿卿少女懷春,看上他了吧?

一想到這,盧月芳就要往裏闖,卻被岑霜立時張開雙臂攔下。

「娘,你幹什麼?不是說不可打擾?」

「閃開,我有要緊事!」

岑霜攔着她:「你能有什麼要緊事,左不過是讓阿卿看孩子。

娘,你去打擾阿卿,到時他縣試落榜,一定會怪你。」

「什麼縣試?阿卿要參加縣試?」岑復雲的聲音傳來,聲音中是無法置信的不確定。

岑霜笑道:「是啊,阿卿在用功讀書,說要參加七天後的縣試,不準任何人打擾。」

「你說誰,岑卿?」又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村正的身影緊跟着岑復雲出現。

岑霜表情訕訕,尷尬地不知應還是不應。跟自家人說岑卿要考縣試,自家人不過是笑笑就罷了。但被村正知道,到時岑卿通不過縣試,岑家的臉……

沒有回應,村正再次問:「你說岑卿又要考縣試?」有岑復雲在,他自持村正的威嚴,努力將心中的嘲笑壓住。他原本是正好路過岑家,想到岑卿的傷,就順道過來看一眼,沒想到居然能聽到這麼一個驚天大消息!

這比天上掉金子還令人不可置信!

岑卿厭學的大名,都傳到鄰村去了,有時他都覺得臉紅。考試名落孫山的大有人在,所以這並不是鄰村取笑的重點。鄰村取笑的是,岑卿拿了家裏全部積蓄去求學一年,最後學無所成,還抱回個沒了娘的兒子!

。 第341章貴妃懿旨

南奕霖剛準備說什麼,那大太監卻先他一步開口道。

「小王爺不必多言,貴妃娘娘雖心疼妹妹,卻也不是不分青紅皂白之人,只是帶她們回宮盤問一番,這鐘小姐死了,娘娘難過的都暈過去了,這才醒,事情來龍去脈,總是要搞清楚的不是?」

南奕霖被這個大太監一堵,也不好說什麼。

隨後那大太監轉向南玉清,一直嚴肅的臉上終於掛上了幾絲笑容,並且對着南玉清拜了拜。

「老奴見過世子殿下。」

南玉清看着他開口道,「我會進宮跟貴妃娘娘說明一切的,你先回去吧。」

這大公公臉上閃過幾分無奈。

「世子殿下請不要為難老奴,老奴可是接了貴妃娘娘懿旨的,貴妃娘娘說要請這兩位姑娘回宮問一下詳細情況,孤兒老奴必須得把他們帶回去,否則無法給貴妃娘娘交差。「

南玉清安撫的拍了拍蘇招娣的手

對那大太監道。

「貴妃娘娘那裏我自然會去交代,大公公請回吧。」

大太監還想說什麼?可是看到南玉清冷下來的臉色,便也有些犯怵。

「世子殿下,娘娘如今悲痛欲絕,心中難免憤慨,還是不要再惹怒她的好。」

「多謝」

南玉清只說的這兩個字,便盯着那大太監看。

這意思在明顯不過,就是他今日是非要保下這位阮家二姑娘了。

大太監心中也很忐忑,這差事沒辦好,回宮難免受責罰,可是面對這位名動南鄰國的世子殿下,別說是他,就是他們如今寵冠六宮的貴妃娘娘也不敢輕易得罪。

畢竟南陵國一大半的軍隊都在他的手中,就是皇上都要對他忌憚三分。

見南玉清非要保這位阮家二姑娘,大太監心中明白,今日他是無論如何也帶不走這位阮湘雲了。

大太監心中想着回去如何交差的事,又看了南玉清一眼便準備走,目光忽然掃到站在一旁的將軍夫人。

他眼睛頓時一亮,對着將軍夫人說道。

「還請將軍夫人陪老奴走一趟,妃娘娘那邊是必須要把事情調查清楚的,宮中仵作也已經前往太師府了,太師府一會兒來人,鍾小姐的屍身要先運回太師府仔細查驗,還請將軍夫人先跟我去跟貴妃娘娘說說。」

將軍夫人跟葉將軍對視了一眼,對着大太監福了福身。

「鍾小姐在我將軍府出事,我們理應給太師府跟貴妃娘娘一個交代,我自是願意同往。」

大太監臉色終於緩和了很多,他又轉向其他官眷,尖細嗓子說道。

「還有哪位夫人小姐願意同老奴一同進宮?跟貴妃娘娘仔細說道說道今日發生之事。」

人群中沉默了一會兒,便有兩道女子的聲音響起。

「小女願前往。」

「小女也願,鍾小姐跟我一向親近,如今她慘死,我自然希望能幫到她。」

蘇招娣在南玉清身後,悄悄探出腦袋,朝那邊看過去,發現說話之人,一個來自張家,另一個竟然是喜穿紅衣的朱思雅。

朱思雅朝蘇招娣這邊看了一眼,竟對着她微微一笑,只是這笑容中卻藏着幾分算計。

蘇招娣心中明白,這朱思雅到了靜貴妃面前肯定不會說她好話,如今她勢微,在靜貴妃面前甚至連對手都算不上。

若是引得靜貴妃現在就對她生了不滿,那可能就連發展的機會都沒了,更別提要報仇了。

靜貴妃為人狠辣無情,就算她本身跟她妹妹的死沒有關係,她為了發泄心中怒火,也一定不會輕易放棄放過她,若這朱思雅再去胡說八道一番,那她可能真的要被靜貴妃給弄死。

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南玉清,他站在她身前,身形挺拔高大,最為關鍵的是,如今整個朝中,還能制衡靜貴妃跟太師府的人也只有這位玉清世子了。

蘇招娣心中想着該如何才能讓這位世子殿下幫她,卻聽他在耳邊輕聲問到。

「害怕了?」

蘇招娣朝他看過去,依舊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樣,小心的點頭,嘀咕道。

「我真的很冤枉,鍾小姐死了,我就因為當時沒跟眾人在一起就要被懷疑,那……當時這府中丫鬟小廝,還有別的夫人小姐帶來的下人,不在裏面的人也很多吧?那不是每個人都有嫌疑?為什麼偏偏會只懷疑我。」

她雖然在小聲嘀咕,在場的人卻都覺得非常有道理,南奕霖點頭道。

「阮二小姐說的有幾分道理,若是當時不在場的人都有嫌疑,那外廳這些男人們也是該查查的。」

一些官員聞言,全都神色一凜,如此說來,豈不是他們也都要招惹上貴妃了,便立刻有人道。

「我們是男子,不能去後堂,那湖在後院之中,男子如何能謀害?」

南奕霖道,「老爺去不了,還不能指使自家丫鬟去嗎?」

成郡王跟郡王妃聽着南奕霖的話,也覺得很有道理,但卻絕對不能順着他的話說,他們需要的是一個「兇手」,為了消除貴妃娘娘跟太師府的怒氣。

可若是眾人都有嫌疑,那這個「兇手」可就不好找了,畢竟若是所有人都是懷疑對象,那他們勢必會一起站在他們的對立面。

成郡王道,「我家小姨子一向知書達理,循規蹈矩,絕對不可能跟前廳之人有牽扯,若是遭人謀害,那一定是這次後堂這些人,前廳的同僚們都不曾見過她,何來謀害一說?」

郡王妃也說道,「是,這兇手範圍還是要鎖定在後堂的官眷身上,可憐了我家妹妹,怎麼就遭人暗害了呢?」

在場一些官員很不喜這些女人們的內鬥,此時見郡王妃口口聲聲的還在說暗害,便有人忍不住說道。

「郡王妃還是甚言吧,如今事情來龍去脈皆不可知,仵作本也驗過就是溺水,既然你們不信,那就再調查,但也不能排除失足落水。」

說話的是一位老大人,在朝中地位並不比鎮北將軍葉將軍低,被他如此說,郡王妃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一直在抹眼淚,看起來傷心不已。。他敢發誓,這麼性感的舞蹈,他是第一次看到,而她竟然不是跳給自己。

丁怡丫才表演了沒有一分鐘,白塵立馬走上前去。

白塵愣了一下,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撇了一眼,剛好掃到了遠處擺放的禮品,立馬想到了主意。

「想必大家也都玩遊戲玩累了,剛好我準備了一些現金獎勵跟禮

《輔助時光超級甜》第224章丁怡辰真的長大了周牧珩喝了快一瓶白酒,剛才對着徐子悅喝那杯又過於猛烈,他感覺整個人都不行了,沒管三七二十一,先一頭扎在了桌子上。

服務生正束手無策呢,厲星時已經推門進來,滿臉怒色走向周牧珩。他看着已經爛醉如泥的人,真想給他一巴掌。

服務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不就是趴在這裏的這個人口中的傻…嘛!

厲星時結了賬,拿了周牧珩的手機和鑰匙摻著人往外走。

一邊走一邊罵:「眼傷沒好,喝酒!胃病嚴重,喝酒!開車,喝酒!你他媽的是想喝死自己,是吧?」

周牧珩對他的罵聲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一百九十章共處一室 楊柏川很確定。

他的家裡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都是一名老中醫,所以他從小接觸最多的就是中醫。

剛滿十八歲,就能獨自治療各種疑難雜症。

蔡笑笑肚子痛,除了今天發費太多的力氣外,更多的就是她剛才的情緒失控。

「你今天做了什麼?」明明今天他用了一個晶石幫她的身體強化過,可是為什麼,到了晚上,就變樣了呢?

蔡笑笑幽怨的看著楊柏川,「還不是你,我醒來的時候,你還躺在地上,我就只能背著你走了很久,才找了這麼一個小山洞。誰知道肚子會這麼痛,還將吃的東西都吐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