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9
  • 0

季柚:「……」

季柚:「再見!」

離開醫療室,季柚回到宿舍,繼續泡今天的鍛體葯,泡完,她一直在訓練室鍛煉到休息時間,才上床睡覺。

接下來的日子,依舊是機甲訓練,穆劍靈讓學生們單獨訓練,隨後,她一個個查看過進度,遇到覺得需要糾正的,穆劍靈會給予學生糾錯……

這期間,季柚的進步很緩慢,雖然依舊無法掌控住追日,且每天都被追日的負重壓製得喘不過氣來,但她每天都有進步,現在,她已經完全可以掌握住追日的兩隻胳膊與一條腿,偶爾,還能單腿跑幾步。

於是,這幾天的訓練室內,學生們都有了一個新的愛好:猜測單腿季柚能跑幾步才摔倒?

季柚也一點不讓大家失望,每一天,她都比前一天多跨越2步,就跟個十足的摳門鬼似的,多1步也沒有的。

後來,大家不愛猜她多跑幾步,而是專門以欣賞她單腳摔倒的滑稽姿勢來取樂了。

對此,季柚撇撇嘴,只用幾個字回擊:「凡人的樂趣,本大佬不屑理會!」

距離期末考,還有10天的時間,季柚原本以為,今天也是很平常的日子,當下課的鈴聲結束后,穆劍靈正要宣布下課之際。

忽然——

有一位男生站起來:「報告老師……」

穆劍靈抬眸,道:「說。」

這位男生,個子並不高,只有180左右,在一眾戰鬥系學生中並不突出,不只是體格不突出,他在戰鬥系的訓練成績也一直屬於墊底的。

男生垂著頭,沮喪著一張臉,小聲說:「老師……我想申請退出戰鬥系。」

這話一出,全場安靜。

在場所有人,都沒料到男生要說的是這句話,一時間,整個訓練室近千名學生都抬起了頭看向他,四周的氛圍,也慢慢地染上一抹壓抑感……

穆劍靈一直看著他,對他的選擇,似乎並沒有意外,但她卻沒在第一時間表態。

沉默。

不斷向四周蔓延……

穆劍靈老師一直沒吭聲,男生有點惴惴不安的,他小心地抬起頭:「可……可以嗎?」

穆劍靈道:「可以。」

她的聲音很清亮、乾脆與自然,聽不出一絲的不喜與惱怒。

男生略微鬆了口氣,卻聽穆劍靈老師突然問:「準備轉向哪個系?」

男生抬起頭,望著穆劍靈老師。

問這句話的穆劍靈,一掃往日的嚴厲與冷冽,語氣是罕見的柔和與關心,這樣的穆老師,不止是該名男生,就是戰鬥系的其他學生,也都完全沒見過。

男生被這樣的穆老師注視著,臉上的沮喪稍稍減淡了些,心裡的忐忑也慢慢消融,他鼓起勇氣,認真道:「我打算轉去機械製造系!」

相比機甲製造系,機械製造系對學生的精神力與個人創造力的要求較低,且畢業后,對口的工作也非常多,也是聯盟非常需求的一批人才。

聽到男生的這個選擇,穆劍靈唇角露出笑容,道:「機械製造系很不錯,非常適合你,我給你的建議,也是轉去這個系。」

男生聞言,心頭的緊張與迷茫,一瞬間消失了,他用力點頭,張開嘴,話語也漸漸多起來,道:「是的,其實當初我就在戰鬥系與機械製造系猶豫了很久,但心裡始終有一個成為機甲戰士、保家衛國的夢想,所以明知道自己並不合適,也執意選擇了戰鬥系。現在,我知道自己真的不合適成為一名機甲戰士,夢醒了,是該面對現實了。」

男生說完,像是把壓抑在心頭幾年的大山,一下子卸下來似的,整個人都輕鬆多了。

穆劍靈語氣依舊柔和,笑道:「保家衛國,並不只有成為機甲戰士一途,機甲製造師,機械師,材料師……甚至演員,只要堅守崗位,都能為聯盟做貢獻,都在為努力建設聯盟添磚加瓦。」

全程,男生站得筆直、筆直,隨著穆老師話音落地,他抬手,敬了個標準的戰士禮,大聲道:「是!謹遵老師教誨。」

穆劍靈道:「稍後,你提交轉系申請,我會批准同意。」說完,穆劍靈看向四周,見其他學生們的表情都有點蔫蔫的,不是很高昂。

穆劍靈沒理會,直接道:「下課。」

說完,抬腳離開。

學生們逐一離開訓練室。

季柚走得稍慢,算是最後幾個走出訓練室的人,她的心裡有點悶悶的,抬腳離開之際,就看見那位第一個提出轉系申請男生一直杵著沒動,他安靜地站在訓練室內,背對著大門口,肩膀微微聳動著……

隱約間,夾雜著一道細微、低沉的哭聲……

妙書屋。 病人雖然是內急收治的,東西也是由內急醫生取出。但不管怎麼說,東西的所有權還是在病人手裏。擅自「收藏」說不定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如果想要那就得各憑本事了。

祁鏡的要求很簡單,拿到東西,洗乾淨放進內急專門的雜物儲物櫃里。不管高健用什麼辦法都可以,只要別讓內急難做就行了。

時間限定在手術開始之前,一旦手術開始,這件事兒就當作廢。

如果只是想要知道病人的診斷,其實不需要這麼麻煩。以高健在外科實習時的盛譽,只要肯問,手術后自然就會有人告訴他。

比起診斷,他更想知道祁鏡做出這個判斷的理由。

為什麼要突然給裴紅鷹做腹部ct?

難道真的只是靈光一現?

那為什麼會突然發現icu這位過敏病人的過敏源?

難道又是靈光一現?

還有誤吸了小口哨的小男孩,癥狀只有間歇性的輕微咳嗽,還是作為家屬出現在大眾面前,他憑什麼能一眼判斷出這個孩子有問題,然後做出改變接診的決定?

這總不見得又是靈光一現吧……

靈光一現很有可能,可這才兩天功夫,都現三四次了。高健就在診療室,根本跟不上他跳躍的思路,想要在內急學到真本事,這件事兒他必須弄明白。

離開離開ct室后直接回到了內急診療室,臉色凝重得就像被糊了圈漿糊。

在桌邊站了一小會兒,看了眼icu那位過敏病人的病歷,便起身走到窗邊。

方小黎見他才出去沒多久就跑了回來,再回頭看到了他那張臉,以為裴紅鷹出了什麼事兒:「那個去ct室的yuenan人怎麼樣了?」

高健依然看着窗外,問題雖然聽進了他的耳朵里,但沒多少心思去回答:「沒怎麼樣。」

「你看什麼呢,看那麼出神?」方小黎見他這樣,放下筆湊了上來,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頓時笑出了聲,「哈哈,我們高大才子情竇初開了?原來喜歡的是這種類型?」

「瞎說什麼呢?」

高健聽了這句話臉更僵了,嘆了口氣,眼裏只有那位30來歲略顯疲累的少婦:「她就是那病人的老婆吧?」

「是啊。」方小黎搖搖頭,感慨道,「你剛才一直在洗手大概沒看見,這家屬來了以後竟然比和她談話的紀老師還冷靜。所有處理方法都不需要解釋,就連看了那東西她也沒多大反應。」

「沒反應……習慣了?」高健冷不丁冒出來一句,「那我問她要回這個東西,應該不至於太尷尬咯。」

「什麼東西?」

「就那個……」高健欲言又止,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手。僅僅數秒,剛才幫忙治療的所有步驟就像走馬燈一樣又在他腦子裏自動過了一遍。

見他的臉色像吃了蒼蠅一樣難看,方小黎意識到了是什麼東西。

她也不知道最近是怎麼了,老碰到這種事情,感覺自己的社會經驗正呈幾何級數增長。所以比起昨天見的那個大場面,她現在雖然有些驚訝但似乎鎮定了許多,臉上也沒有血液上涌的感覺。

「你要那東西幹嘛?」

「是祁鏡……祁學長讓我把那個東西給要過來。」

高健也很無奈。

病人剛擺脫過敏源,經歷了足足三次搶救,還一次比一次兇險,暫時沒法脫離昏迷。這時候東西肯定由家屬交代為保管,也就是剛到醫院完成病危談話的病人老婆。

「我也沒辦法,聽祁學長說是王主任要收藏……」高健腦子很亂,但時間卻在一分一秒流逝,「不行,不能猶豫,得速戰速決。我本來就參與了搶救,更是搶救主力中的主力,交涉起來應該更有優勢……對!要自信!」

自言自語說了一通,他便急匆匆地離開了診療室。

「是王主任要的,王主任要收藏?王主任竟然對這東西感興趣?」

方小黎皺了皺眉頭,饒有意味地回頭看了眼辦公桌上的紫砂壺。這一看倒是正巧和邁步進門的王廷的眼神對在了一起,頓時一股惡寒從她身後猛地襲來。

「王……王主任……王主任好!」

王廷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嘬了口茶,看起了病歷記錄冊:「怎麼咋咋呼呼的?有事?」

「沒,沒事!」

方小黎越看他越覺得不對勁,抄起處方單和自己管的那疊記錄冊,一溜煙跑去了隔壁休息室:「我去隔壁抄方去!」

王廷皺了皺眉頭,不過馬上想起了祁鏡給她起的外號:「還真是個瘋丫頭,做事都是風風火火的。」

……

崔玉宏上午十點接到祁鏡的電話,十點十分自行確認了裴紅鷹的ct片,十點一刻打給手術室與自家主任辛程簡單交流了幾句。十一點半,辛程結束手術親自下到內急看了眼病人,又複查了一遍ct。

「既然李智勇都說是膿腫了,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辛程站了一上午,搬了把椅子坐下,笑呵呵地說道,「現在就去和家屬談話,拿到住院單就拉去手術室,我來主刀吧。」

「辛老師,你腿腳不好,我來。」崔玉宏拍了拍胸脯,對這個病人非常感興趣。

辛程又重審了一遍ct,覺得沒什麼不妥后,這才點點頭:「你可得上點心,別犯丟三落四的老毛病。不然……」

「不然就再閉關三個月!」

手術時間很快定下,家屬帶來了一位業內人士,所以崔玉宏的談話才剛開了個頭,幾份單子就都被填完了。而在此時,坐在角落裏的祁鏡卻對高健的表現非常不滿意:「你就這麼問她要?」

「那倒不是……」高健尷尬地搖搖頭,「最後臨門一腳的時候我放棄了。」

「放棄了?」祁鏡嘆了口氣。

這傢伙平時高冷的不行,看上去事事都胸有成竹的樣子,可真到了要用他的時候卻發現不堪大用。或許就是因為心裏那道坎吧,讓他在做一些事的時候表現得非常拘謹。

雖然醫學基礎比胡東升強一些,臨場反應也不比他弱,但在醫學以外的方面確實差了很多。

「算了,住院押金都付了,手術馬上就要開始了。」祁鏡看向高健,「這件事兒就當沒發生過吧。」

聽到這句話,高健忽然又有了動力:「要不我現在再去要一次。」

「不用了。」祁鏡起身走到櫥櫃面前,拉開了底部抽屜,「東西半小時前就已經在這兒了。」

。 屬於天地靈物。

幾十萬年才會誕生一隻。

奚淺嘴角抽搐,這運氣誰要給誰,被空間獸盯上是件好事嗎?

很明顯,不是。

空間獸最好玩,不玩到你精神崩潰決不罷休。

迷霧森林裡,奚淺和風拂月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而東域鳳翎州,鳳族老祖感受到一股血脈牽引。

搜索一番后,發現是華傾的骨血,鳳老祖一凜,還不到飛升之時,怎麼回來了,難道出事了?

幾番掐算都得不到准信,他給天機老人傳訊后,準備親自去看看。

華傾和雲霄剛好又去了一個小界歷練。

真是的!

中域,天機老人沒收到鳳老祖的傳訊之前就算到了。

這女娃竟是陰差陽錯的來了靈隱界。

怕是會生變啊!

他也準備去迷霧森林看看情況。

突然,天機老人和鳳老祖都發現奚淺的氣息消失了。

這是……

又回去了?

天機老人感嘆,這一趟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啊!

無意之中粘惹的因果,最難度過。

鳳老祖用神通看了一下奚淺供奉在鳳家的魂牌完好無損后,搖搖頭回去了。

罷了!還不到時候。

迷霧森林。

風拂月看著空空的位置,適才這裡還坐著一個鮮活的人。

眨眼就消失了。

風拂月雙眼逐漸幽深,彷彿神秘的古潭。

「呵呵!你可不要讓本王失望啊……」

這裡的一切奚淺都不知道。

此時她又回到了當初一頭扎進去的密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