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7
  • 0

人與人之間,缺少的就是溝通。

放下身段,大家聊一聊多好,為什麼一開口就要打打殺殺?

武力有些事情可以解決,有些事情,解決不了。

………..

姬氏一族祖地。

姬乾坤三人帶領主人返回,凌空飄落在地面上,身影一閃,疾如閃電,向祖地深處掠去。

良久。

一道道聲嘶力竭的咆哮聲傳開,響徹九霄之巔。

通過怒吼聲足以看出,姬氏三老已經憤怒到了極限。

這時。

帝舟之上。

天玄一和安瀾出現,兩人面色淡然無波,踏步來到楚帝身旁。

楚帝沉聲道:「事情辦好了?」

天玄一點了點頭,笑道:「當然,不但事情辦完了,順帶手還將姬氏一族一名老鬼給殺了。」

「哈哈,好久都沒有這麼舒坦過了。」

「小子,這一次辛苦你了。」

楚帝搖了搖頭,笑道:「不辛苦,大家分工不同而已,既然前輩的事情已經去完成,那我們先離開這裏。」

天玄一輕輕頷首道:「走。」

三人傲立於帝舟之上,完全一副事了拂衣去的樣子。

而此時的姬氏一族,已經徹底亂作一團。

祖地被摧毀,至寶被奪,一名老祖身死,這一次,楚帝的出現,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損失。

時下。

姬氏一族眾強者已經回過神來,知道他們中了楚帝的奸計,從一開始楚帝就在算計他們。

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絕非是偶然。

「楚帝,老夫必讓你千倍,萬倍的償還!」姬乾坤臉色猙獰恐怖,怒聲嘶吼道。

這一刻。

秦皇嬴政神情黯然,彷彿丟了魂一般,為什麼他只要遇到楚帝,就絕對沒有好事。

以出現的成長速度,他已經對楚帝構不成威脅了。

曾幾何時。

在他眼中楚帝渺小如螻蟻,可短短時間裏,對方卻已經成長到他無法撼動的地方。

不甘。

秦皇非常不甘心。

他要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要讓楚帝死無葬身之地。

念及此。

秦皇移步向姬乾坤三人走了過去。

…….

對於姬氏一族發生的一切,楚帝毫不關心。

時下。

他只想儘快返回戰爭大陸,回到無名城內。、

帝舟飛速前行,穿梭在無盡雲海之中,楚帝移步來到天玄一身旁,「前輩,不知朕所需之物,何曾從祖地中帶出來?」

天玄一側目看向楚帝,「終於詢問了,放心吧,既然是我家主人交代的事情,吾自當幫你辦好。」

說着。

天玄一屈指一彈,沉聲道:「你所需之物盡在其中,另外吾主之物亦在,吾就不陪你們了。」

「記着,替老夫照顧好安瀾。」

聲音落下。

天玄一縱身躍下帝舟,消失在無盡的虛空中。

楚帝一臉茫然,「怎麼說走就走?」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怎麼他離開你好像很失落。」

「原本你是想將他留在身邊,有一尊超級強者保護,你會多一份保障。」

聽到二樓的聲音,楚帝淡聲道:「朕是那種人?」

二樓道:「你是!」

「你想什麼,豈能騙過我!」

楚帝尷尬一笑,正如二樓所言一般,他的確曾想過將他天玄一留在身邊。

「其實,你不用覺得失落,將安瀾好好培養一番,她將來的成就遠勝於天玄一。」二樓沉聲說道。

楚帝一雙眸子放亮,凝神看向安瀾,嘴角掀起一抹笑意,「那就有勞你了。」

二樓不悅道:「本帝很忙,可沒有時間。」

楚帝搖了搖頭,笑道:「既是你刑氏一族之人,你都不願意培養,還何談振興刑氏一族?」

「憑你一個人?」

聞聲。

二樓陷入沉默。

一晃不知過去多久。

帝舟。

甲板上。

正在修鍊的楚帝,一口鮮血噴了出去,整個人仿若遭受了重創一般,臉色瞬息蒼白,就連身上的氣息也減弱下來。

二樓道:「你的分身被毀了。」

楚帝頷首道:「看來無名城陷入危機了,能夠毀我分身,說明佈下的劍陣已被破除。」

說着。

他眸子一凌,心中猜到是何人,在向無名城出手。

念及於此。

帝舟前行的速度再次加快,已經達到了極限。

這時。

二樓道:「小子,你不必太擔心,分身被毀,你能有如此明顯的感覺,說明距離戰爭大陸已經很近了。」

楚帝當然知道距離戰爭大陸很近了。

有系統的幫助,多少距離,他心知肚明。

即便如此,他依舊歸心似箭。

晚回去一分鐘,不知有多少楚國戰將和百姓,慘死於戰刀之下。

冥國和天聖帝國,亡我之心不死,這是要血戰到底了。

驀然。

楚帝盤膝而坐,一抬手,掌中丹藥進入口中,

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療傷,只有傷勢痊癒,才能應對接下來的大戰。

…….

無名城。

滔天的戰火席捲,滾滾狼煙遮天蔽日。

城外荒野上。

遍地屍骸,斷裂,破碎的刀槍劍戟,遍佈在地面上。

入目,一片狼藉。

能夠看得出剛剛經歷了一場殊死大戰。

此時。

城內不時傳來金戈撞擊聲,尖銳刺耳,激蕩在九天之下。

城主府外。

黑甲遍地,虛空中數百名強者傲然而立,與姜尚,滅道生,白起等人對峙在一起。

大戰至此,楚軍已經疲憊不堪。

即便是姜尚,滅道生,白起,帝辛,逍遙子等人,亦是達到了極限。

現在冥國,天聖帝國,神龍帝國強者之所以圍而不攻,因為他們也達到了極限。

短暫的休戰,只是為了快速的恢復元氣。

另外,三國強者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等候楚帝的出現。

在三國強者眼中,攻破無名城,奪下楚國之地,已經是毋庸置疑的。

可楚帝不死,他們終究不放心。

黃昏時分,金烏西落,倦鳥歸巢。

冥國為首的老者森寒的目光從姜尚等人身上劃過,「滅殺他們,我等在楚國皇城等候楚帝到來,哪裏將是他最終喪命之地。」 徵求了一下鄧布利多教授的意見,斯內普教授就過去抓起暈過去的小巴蒂·克勞奇,準備帶去審問。

「對了,還有卡卡洛夫校長,你這麼着急想要離開幹嘛?」顧雲轉過頭,一下子盯上了想要離開的伊戈爾·卡卡洛夫。

「我去看看克魯姆!」伊戈爾·卡卡洛夫露出了一個尷尬且不失禮貌的笑容。

如果是之前,他自然不需要理會顧雲的話。

但剛剛目睹了顧雲秒殺了小巴蒂·克勞奇,伊戈爾·卡卡洛夫自己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實力,距離小巴蒂·克勞奇還隔着好幾個階段,自然不敢對顧雲有任何的不敬。

更何況,他現在手上的黑魔標記還在隱隱作疼,讓他根本沒有心思思考太多。

「這恐怕不行,還是需要你幫忙一下的。」顧雲笑着留下了伊戈爾·卡卡洛夫。

最後,小巴蒂·克勞奇由鄧布利多教授和斯內普教授共同審問,至於伊戈爾·卡卡洛夫則有顧雲和麥格教授共同審問。

其實伊戈爾·卡卡洛夫也沒有任何有用的情報可以提供,不過就是訴說他的恐懼罷了!

顧雲在審問的過程之中,還不斷地提起那些年伊戈爾·卡卡洛夫的功績,伏地魔的忠心食死徒大多數都是被伊戈爾·卡卡洛夫送進去的。

沒說出一個名字,伊戈爾·卡卡洛夫就會渾身顫抖一下,估計已經想起來了當初他們是如何折磨別人的了。

嚇夠了伊戈爾·卡卡洛夫,另外一邊的斯內普教授也已經通過吐真劑,得到了哈利·波特現在的位置。

他們現在就在里德爾,伏地魔父親的墓地!

「這一趟我去就行了!」

鄧布利多教授淡定地看向眾人,口中的語氣是不容置疑的。

麥格教授稍有遲疑,但最終也沒有提出任何的意見,對於她來說,聽從鄧布利多教授的吩咐顯然是更加習慣的事情。

至於斯內普教授,他就算有膽子去里德爾墓地,鄧布利多教授也絕對不會讓他去的,畢竟斯內普可是他埋的最深的棋子。

其他人的話,估計沒有幾個真心愿意去的,畢竟那可是伏地魔!

「這恐怕不行!」

顧雲站起身來。

對於顧雲的出現,眾人並不意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