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0
  • 0

「騎大馬!騎大馬!」

小娃娃騎上了大馬,就高興地直拍手。

婦人在一邊看着也樂,但她忽然聞見一股子糊味,便是忙是又往廚房裏跑了:

「哎呀!糟了!我的鍋糊了!」

「啊!」

見狀,林小芭就沖靖王支了一聲,然後對他指了指廚房,示意她進去幫忙。

靖王明了后,對她點了點頭,林小芭便是走進廚房給婦人打下手,靖王則是繼續在院子裏帶娃遛馬。

。 秦風的面色非常難看,點了點頭回答道,「讓師父失望了,弟子一定加倍努力。」

白雲洞天洞主揮了揮手,示意眾人離去,「好了,我也累了,你們下去把我今天所講的好好研究一番。尤其是雪兒你,有大進步,但不能驕傲。」

離開了密室之後,林天成和雪凌師姐一同回到了後院住房這才分道揚鑣。

耿庄和姜橫兩人很自覺地找到了大師兄。

「大師兄,要我們怎麼弄死那小子,你儘管吩咐,我們照辦就是。」姜橫一臉陰險的說道。

林天成一個剛入門的小子,對師長無禮就算了,竟然還敢拿師父壓自己。

不僅如此,在白雲峰的時候他可謂是搶盡了大師兄的風頭,還和二師姐走得這麼近。

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秦風雙手後背,背對著二人,目光陰沉的說道,「顯然師父已經非常看重這小子了,直接把他弄死,師父肯定會懷疑到我們頭上,得想個萬全之策。」

耿庄靈光一閃,滿臉欣喜的說道,「我倒是有個不錯的辦法,不僅能壞了那小子的名聲,還能讓他老老實實的去地牢,等他去了地牢我們有的是辦法弄死他。」

秦風冷喝道,「少在這裡賣關子,有屁快放。」

耿庄點了點頭,笑呵呵地說道,「我們來個栽贓陷害,先把這小子給名聲壞了,然後悄無聲息地把他送入地牢,就連師父他老人家也不會知道。」

姜橫似乎也非常贊同這個主意,連忙介面道,「不錯,不錯,只要大師兄一聲令下,沒有哪個人敢多嘴。到時候那小子在地牢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秦風點了點頭,「好,既然這個主意是你想的,那就由你去辦吧!」

耿庄猶豫了一下,他怕把事情給辦砸了,要真是那樣,秦風大師兄還不得殺了他。

但最終他還是答應了下來,「那恐怕就要借大師兄的幻音笛一用了。」

話說雪凌那丫頭嘗到了煉丹的甜頭之後,回到自己的閨房內,就迫不及待地開始煉製了起來。

而林天成回到房間之後感到甚是疲憊,正準備躺下,卻發現被窩裡暖綿綿的,警惕的他立馬從床上跳了起來。

第一時間,他以為是秦風,耿庄,姜橫三人想要對付自己。

等被窩打開之後,林天成才發現竟然是雷焰焰的丫頭。

這可把他嚇了一大跳,「你怎麼來了?我不是讓你不要來嗎?難道靈童也來了?」

靈童那丫頭側躺在房梁之上咯咯直笑,「這麼有趣的事情我能不來嗎?」

「你們太任性了,這還有趣,萬一暴露了身份你們知道有多麻煩嗎?」

雷焰焰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好了好了,就白雲洞天洞主那點實力還發現不了我們。我來找你是想提醒你一件事。」

原來這雷焰焰發覺雪凌那丫頭很漂亮,之後就一直墜墜不安,擔心被挖了牆角。

「你以前有多少女朋友我不管,但是有了我之後,你就不能再對其他女的動心思了。」

林天成倍感無奈,他萬萬沒有想到雷焰焰是一個「氣管炎」。

要早知道是這樣的話,那林天成也就不會勉為其難的把她收入後宮。

林天成本就不是花心之人,他結交這麼多的女孩子不都是為了充電活命嗎?

其實林天成自己也不願意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們快走吧!」

突然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石虎,睡了嗎?」白雲洞天洞主站在房門外側耳小聲詢問道。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白雲洞天洞主的實力雖然不足以讓他們感到恐懼,但是被他給發現了,事情肯定會變得麻煩。

可當林天成有頭準備催促二人離開的時候,他卻發現這倆丫頭早已沒了蹤影。

白雲洞天洞主大晚上的來找林天成原來是想向林天成求經來的。

在他意識到林天成對上古煉丹術秘籍的領悟頗深之後,他的心裡好像有千萬隻螞蟻在騷動,恨不得馬上向林天成討教一番。

「既然師父想知道,那徒弟自然是知無不答,答無不盡。」

白雲洞天洞主笑得合不攏嘴,一臉真誠的對林天成說道,「石虎,師父也絕對不會虧待你的,以後你要什麼直接跟我提,若是想去更強的山門學習也可與我提。」

林天成點了點頭,「那就在此謝過師父了,不過,上古煉丹術秘籍的內容頗多,只怕我一次性講解完師父也不一定記得多少。」

練丹術這種東西不像功法能夠直接傳授給對方。

而且,林天成能夠傳授給白雲洞天洞主的就只有上古煉丹術秘籍,而不是對上古煉丹術秘籍的理解。

白雲洞天洞主似乎早有所準備,從自己的袖口中拿出了一隻狼毫又拿出了幾卷竹簡。

「石虎放心,師父早有所準備,你且細細講來便是。」

不得不說,白雲洞天洞主這學習的態度,真是讓林天成感到欽佩。

可林天成突然又覺得自己虧了。

明明他才是來這裡拜師學藝的,現在反倒成了白雲洞天洞主向自己求教,這算哪門子事。

就這樣林天成講一句,白雲洞天洞主記一句。

大概兩個時辰之後,林天成已經有些許疲倦,白雲洞天洞主卻依舊一副求學若渴的樣子。

「師父,今天就到這裡吧,這些東西也夠你消化很長時間了。」林天成長長的打了個哈欠。

白雲洞天洞主意猶未盡,但看到林天成滿身疲憊的樣子,他也沒有臉再賴在這裡不走。

可正當林天成關上房門準備好好休息的時候,房門又開始響了起來。

原來是雪凌的丫頭在自己的閨房內煉製丹藥的時候遇到了問題。

平日里她都是去請教秦風的,但是,林天成今天在密室中的表現著實讓她著迷。

所以,她也想要向林天成求教一番。

林天成頗感無奈,他擔心雷焰焰那臭丫頭肯定就在暗處躲藏著。

自己要是半夜去雪凌那丫頭的閨房,那雷焰焰還不得氣得掀翻整個白雲洞天。

可是雪凌這丫頭又沒少幫自己,林天成要是這麼直接拒絕她,只怕不太好。

就在林天成左右為難的時候,雪凌的丫頭也不和林天成客氣,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往外拽。

「好了,半夜打攪你我也很內疚,你就幫幫師姐嘛!算師姐求你了好不好。」

好了,林天成這下有理由了。

是雪凌師姐主動拽的自己,而不是林天成主動接近她,到時候就算雷焰焰怪罪下來,他也有說辭。

隱藏在暗處的雷焰焰拳頭已經抓得咔咔作響,「這臭狐狸竟然敢勾引我男人,別讓我逮到機會,不然我有你好受的。」

靈童那丫頭卻在一旁咯咯直笑,「哈哈,真有意思!」

…… 看着架勢這兩家商盟的競爭還真是激烈,在這裏開設的店鋪居然互相在對面,而且名字也都直接用了商盟的名號,蒼雲閣和雲海樓。

遲疑了片刻之後秦沖還是走進了蒼雲閣,畢竟自己和蒼雲商盟還算有點交情,身上還有其貴賓令牌,而雲海商盟那邊情況就比較複雜了。

秦沖剛一進門,迎上來的是一名年輕女修,也有鍊氣八層的修為。

「歡迎道友光臨蒼雲閣。」

只是聽到這句問候的時候秦沖並沒回話,而是扭頭望向了門框上方懸掛的一枚探靈鏡,這類法器正是專門探查修士修為氣息的。

按理來說一般金丹初期以下的修士都躲不過,而自己這一次居然躲過了它的探查,看來那掩靈珠的作用還真是不可小覷,以後若是有機會弄到合適的材料再煉製一番,其功效說不定還能更進一步。

回過神來,秦沖這才說道:「在下想見見你們這裏的主事,不知道友能否通傳一聲?」

秦沖此言一出,那女修臉色當即微微一變,似乎有些為難。

「道友,這……」

秦沖其實也清楚,以自己現在顯現出來的修為直接要見蒼雲閣的主事確實有些難度,按照此店的規模,其主事者說不定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最不濟也是築基後期的存在。

如此實力懸殊,若不是拿出重寶要出售,或者是顯露一些身家要購置重寶,估計很難見到。

見此秦沖便直接打斷了那女修的言語,當即拿出了自己的那一枚貴賓令牌。

「想必這件東西該有資格見你們的主事了吧?」

「道友既然由此貴賓令牌,自然是有此資格的,道友請隨我上樓再談。」

隨即此女便領着秦沖走上了二樓,不過此舉倒是引來了幾名鍊氣期修士的側目,對秦沖以這般修為能踏上二樓自然是有些好奇。

秦沖在一間閣間之內坐定,那女修便讓人奉上了一壺靈茶。

「道友請稍等片刻,在下這便去通知管事。」

「也好!」

然而片刻之後,進來的一名女子卻是讓秦沖更加的意外,此女不是別人,正是和秦沖打過幾次交道的蘇寧。

「想不到在這飛雲城能見到秦道友,真是讓妾身好生意外啊。」

「秦某也沒想到蘇仙子居然來了東海,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呢。」

聞此那蘇寧揮揮手對那侍女說道:「馨兒,你去忙吧,秦道友是我故友,我來接待他便是,另外今日秦道友到此的信息我不想外人知道。」

「蘇管事放心,馨兒不是多嘴之人。」

說完之後,那馨兒便直接離開了房間。

這蘇寧不愧是八面玲瓏冰雪聰明之人,見秦沖刻意隱藏了修為,便想到了封住消息,這一份察言觀色絕非常人能達到的。

「多謝,蘇道友了。」

「秦道友客氣了,為貴賓客人保密可是我們蒼雲商盟的規矩,外界都傳說秦道友陷落在了皓月洞天之中,生死不明,卻不想秦道友今日竟到了這飛星島?」

「陷落其中的傳言並不假,秦沖卻是在裏面被困了幾年,偶爾碰到機緣這才誤到了此地。」

「如此足見秦道友乃是有大造化之人了,以前不知道多少人被困其中,可從未見過有一個活着出來的。」

「秦某也是僥倖脫困而已。」

「那秦道友此次需要些什麼呢?」

「秦某初來咋到,對着東海一無所知,本來是想盡量多找一些關於這裏的信息,好讓秦某儘快熟悉這裏的環境,不過巧遇到蘇道友,秦某還想再辦另外一件事。」

「我們蒼雲商盟進軍東海的時間雖然不算太長,但關於這裏的一般信息還是很全面的,這一點很容易辦到,那秦道友另外一件事是?」

「秦某想拜託貴盟傳回一個消息,告知秦某的父親和道侶,秦某暫無恙,要在東海歷練一段時間再返回,另外這消息只他們兩個知道便可。」

「明白,只是這裏距離宋國太遠,傳遞消息可能會需要一段時間。」

「這倒沒什麼,畢竟距離遙遠,秦某理解。」

「如此秦道友稍等,我這就去安排。」

「有勞了。」

小半個時辰之後,秦沖便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蒼雲閣。

這一次蘇寧給的信息秦沖很滿意,雖然只是大概看了一些概述,但海圖區域極大,很多島嶼標識的也十分清楚,以及還有各大勢力的劃分和介紹。

這些正是秦沖現在急需之物,不過這兩件事情還是付了一筆不小數目的靈石,不過這點靈石對秦沖現在的身家來說不算什麼。

走出坊市之後,秦沖便一路往西城走去,直到差不多臨近西城邊際之處,才找了一家僻靜的客棧入住了下來。

同樣是一處幽靜的單獨小院,雖然不大但佈置的十分精巧雅緻,對此秦沖也十分滿意。

留在東海歷練之事,秦沖在那巨船之上便想好了。

秦沖之所以不着急返回,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秦氏面對危機,那些人已經兩次向自己下手了。

這些年雖然自己已經盡量低調行事了,但有許多事情還是無法隱藏,加上秦氏這些年發展迅速,那些人自然會把目光盯在自己身上。

可能他們以為只要將自己除掉,便可以壓制秦氏的發展。

只是有一點秦沖始終想不明白,這些人既然早已經知道了秦氏的存在,何不早早就將秦氏徹底除掉,而是等到現在才向自己下手?

而這一次他們以為自己已經隕落在皓月洞天之內了,或許會因此暫時不在對秦氏動手,而自己也趁此機會在東海歷練一番,有可能的會就在這裏嘗試衝擊金丹之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