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9
  • 0

「那阿狸就沒和你說過,我的時間?」蘇日安覺得,自己還是要為自己正名一下的。

「阿狸從來不說這個。」孫筱珏道。

阿狸知道孫筱珏和蘇日安之間的情況,所以一般而言,在討論私密話題的時候,阿狸都會避過一些話題,為的就是不讓孫筱珏難堪。

「那你可以去問問,我平時要多久。」蘇日安說道。

「你很在意這個?」孫筱珏有些意外,不知道為什麼蘇日安會一直在這個話題糾纏。

「廢話,那個男人不在意!」蘇日安沒好氣的說道,惹得孫筱珏笑了起來。

二人又聊了片刻,已經發泄過後的蘇日安,也沒有了太大的火氣,很快就摟著孫筱珏沉沉的睡了過去。

翌日清晨,早早的來到蘇日安別墅中的阿狸發現孫筱珏居然睡在了蘇日安這裡,有些意外,不過卻也很快的接受了。

孫筱珏住這裡,那可是要比她更加的名正言順。

對於阿狸發現自己睡到了蘇日安這裡,孫筱珏一開始還是有些慌亂的,不過看到阿狸並沒有什麼別的反應,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幫著阿狸開始準備起了早餐。

蘇日安看著忙碌的二女,頓時有些滿足的笑了起來,想到昨天晚上孫筱珏為自己做的,更是有些期待以後的日子。

當陳誠他們來了之後,蘇日安才將自己的笑容收斂了起來。

吃過早餐,五人如昨天一樣,跑著前往教學樓,開始學習理論知識。

一個早上的理論課程,對蘇日安他們而言,總是覺得意猶未盡的,這些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讓他們嚮往了。

可惜事實是,他們如今不過只是鍛體期,連武徒都還沒有達到,更別說一些其他的有的沒的了。

結束了上午的課程,一行人跑回住處,吃了午餐之後,就朝著初級重力室過去了。

在途徑測驗樓的時候,五人停了下來。

連續兩天的使用鍛體藥劑,還有半天的初級重力室使用,他們也想知道,現在他們的力量有沒有增長。

因為論壇上說過,相比較之前的那種鍛煉方法,使用鍛體藥劑能夠很快的就有效果出現,和以前那種鍛煉數天才有一些提升相比,要來的輕鬆很多。

因為除了阿狸之外,他們幾個人的力量都沒有達到一牛之力,而阿狸作為靈族,也不是按照人族的標準來界定境界的,所以他們只需要普通的測驗機器就好了。

普通的測驗機器,對蘇日安他們這些新生來說,都是免費開放的,所以當蘇日安他們出示了身份玉牌之後,就直接被放了進去。

「誰先來?」蘇日安看向孫筱珏陳誠三人,問道。

「誰來都一樣,我先來吧。」陳誠第一個坐不住,這裡就屬他的情況最差了。

「好。」眾人點頭。

走上前,陳誠屏氣凝神,一拳朝著測驗機器轟了上去。

「轟!」

一聲轟響過去,下一刻,測驗機器上顯示除了一個數字:八百四十二!

「還不錯啊,按照暑假荒廢的情況來說,你就這兩天的時間,就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蘇日安看這那數據,有些意外。 這兩天內,龍耀帝國各處的楚家子弟皆收到了家族發出的訊息,限他們兩日內趕回。

於是,在這兩日內,楚飛每天都能見到一些弟子風塵僕僕趕回來。

很快,約定的時間便到了。

清晨,楚家的眾人全部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廣場上靜靜等待着。

楚飛也來到了這裏,路上那些弟子見到他都點頭問好,這場景彷彿讓楚飛想起了自己兒時在墨府的那段記憶。

楚飛站在開闊處仔細看了看這個廣場,他發現在自己的最前方有五根巨大且寬厚的石柱,石柱圍成一圈,且在其表面都雕刻着一道道繁瑣符文。

楚翰飛從天而降,站在了石柱的前方。

隨後,楚齊文與楚經義從人群中走出,與楚家的長老站在一起,靜靜等待着。

「我記得血脈復甦大陣好像在幾年前開啟過吧,按道理楚家的所有人都應該覺醒過,為何現在還要開啟大陣?」有剛從外面回來的一些弟子看着面前的石柱,他們一臉的不可置信。

「嘿,我聽說是三少爺回來了!」

「老族長這次讓我們回來應該就是來觀看他血脈覺醒的吧。」有一些人為其他不知道的人說着。

楚翰飛看了看場地上的眾人點點頭大聲說道:「既然大家都回來了,那我便長話短說了。」

「今日我召集大家來這裏的目的主要有三個,一是宣佈一件大事,時隔多年,楚軒轅之子楚飛已經回歸,讓我們熱烈歡迎他!」

眾人鼓掌。

楚翰飛對着楚飛招招手,讓他過來這裏。

楚飛點頭直接邁步走去,來到了楚翰飛的旁邊看着眾人。

「第二件事便是我要為楚飛開啟血脈復甦大陣。大家應該都知道,楚飛在很小的時候便離開了家族,這麼多年過去了方才找到回家的路,非常不易。同時,這麼久過去了,他也是唯一沒有進入過血脈復甦大陣的楚家子弟。」

他說完,再度說道:「至於,第三件事則是關於製藥師的事情。你們也知道,我們楚家能在帝國內立足之本便是製藥術。不久前捲軸之靈蘇醒過來,他對我說,他要親自督查一下關於我楚家的製藥師!這是個機會,我希望你們這次好好表現,若有幸能被卷靈大人指點,你們的製藥術定然能再度突破。」

「時隔這麼多年,卷靈大人再度蘇醒,若我這次好好把握得指點,說不定我便能突破桎梏,踏入四品中級行列!」人群中有一些人是製藥師,他們內心都非常激動。

因為,他們從小便聽那些長輩說,楚家之中有一捲軸之靈,製藥術冠絕天下。

並且,他眼光毒辣,看製藥師從未出錯,若他覺得你是個可造之材,得其指點,將來定有望登頂。

但是,捲軸之靈的眼光也非常高,即使你現在是五品製藥師,只要他覺得你天賦不行,那麼這輩子就真的無法突破至巔峰了。

所以,這群製藥師聽見捲軸之靈蘇醒的消息,方才這般激動了。

楚翰飛看了看時間,發現快到中午了,於是對着眾人大聲宣佈道:「時間已到,啟動大陣。」

他的話語一落下,那些長老瞬間來到了五根石柱前,分別將自己的靈氣注入石柱中。

石柱表面泛起了白色的光芒,且隨着他們注入的靈氣量越來越多,石柱表面的玄奧的符文快速閃爍,一股莫名的波動從石柱中發出。

在場眾人全部都覺醒過血脈,但感受到這個波動后,身體自然有反應,讓他們驚呼一聲。

「啟動!」

那些長老低喝一聲,直接將全部靈氣給了石柱。

就在這一剎那間,石柱底部嗡的一聲響,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白線出現,連接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五角星芒陣。

並且,在五角星芒陣的中央,有一圓圈出現。

「楚飛,站在那圓圈裏面。」楚翰飛大聲說道。

楚飛當即一閃而過,站在了圓圈裏。

楚翰飛點頭,對着楚飛道:「楚飛,大陣啟動,你體內可能會出現反應,你要忍耐,切勿離開腳下的圓圈。你一旦離開了圓圈,那便預示著失敗了。」

楚飛點頭,閉上眼睛靜靜等待着。

楚翰飛對着那些長老點點頭,那些長老都離開石柱,回到了自己原先的位置。

他來到了一個石柱面前,直接一隻手按在了石柱上,低聲說道:「血脈復甦,啟動!」

嗡!

剎那間,楚飛腳底下的圓圈化為了白色,一道光束從天而降,將楚飛籠罩在內。

與此同時,五根石柱靠近裏面的地方,出現十道缺口,缺口中央則是紅色的光芒,光芒可以往上爬升。

「楚飛,你站在這光柱之中不要抵觸光芒,讓他進入你的體內,循着你的鮮血流動。這樣的話,你的血脈之力將會得到覺醒,同時你的血脈之力的等級也將會顯示在這五根石柱上。目前我們族內最強的血脈之力點亮了四根石柱,你要加油了!」楚翰飛解釋道。

楚飛沒有說話,但楚翰飛的話都聽見了。

此時,五根石柱中分別嗡的一聲響,石柱頂部的尖狀物體都射出一道紅色光芒進入了那道光束中,隨着光芒進入楚飛的體內,測試着他的血脈之力。

咚!

一根石柱里的紅色光芒從底部直接爬升至頂部,隨後第二根石柱靠近裏面的紅色光芒一會爬至頂部了,但當第三根石柱靠近裏面的紅色光芒爬升至一半時便不動了。

場地上的眾人紛紛搖頭,他們沒想到楚飛的血脈之力也就處於中上等階段。

楚翰飛見狀,一臉的欣喜,他怎麼也沒想到,楚飛的血脈之力竟然會這麼強橫,還未覺醒便點亮了兩根半的石柱。

若他覺醒了會不會有望點亮第五根石柱?

他內心非常激動。

此時,楚飛感受到了一股白色夾雜着紅色的光芒從自己身體湧進,在經脈里不斷亂遊盪,沒有一絲絲的目的可言。

他將精神力發出,牽引著這道白色夾雜着紅色的光芒,在自己的經脈內遊走了。

這光芒每走過一段經脈,楚飛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充滿了一種與眾不同的力量感,彷彿有某種力量在冥冥之中被釋放出來,充斥在他的體內。 第331章你和他不熟

之後,李橋和劉子瑜去了食堂吃午飯,湘南大學的食堂伙食要比林南大學更好一些,至少有那麼一些還不錯的菜色。

佔了個位置,李橋和劉子瑜分開打飯了。

李橋打飯回來之後順便拿了兩雙筷子,等著劉子瑜回來一起吃飯,只是一連等了幾分鐘,劉子瑜還是沒回來。

李橋四下找了找劉子瑜,看見一名男生手裡正拿著什麼東西,跟在劉子瑜身後。

「劉子瑜,這是我給你買的車厘子,雖然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還是希望你能喜歡。」戚成濟將手裡的東西遞給劉子瑜,說道。

他今年大四了,在國外鍍金之後想要留在國內發展,於是便回了湘南工商大學。

「你離我遠點,萬一被我男朋友看見誤會了怎麼辦?」劉子瑜無奈的躲開了戚成濟,她也沒想到,當初留學時糾纏他的戚成濟不僅是西夏人,學校也在潭州。

提起劉子瑜男朋友,戚成濟臉色難看了些,他無語道,「真不知道你喜歡那個人哪點,但凡你肯給我一次機會,你就會發現我比李橋優秀的多,論才華、論家世,他哪一點能比得上我?」

正當戚成濟滿臉委屈和劉子瑜理論時,突然有人從他手裡搶走了車厘子,還取出一個吃了。

「李橋,你也在?」

「我女朋友在,我為什麼不能在?」

李橋將車厘子還給戚成濟,他在劉子瑜臉上親了一下,說道,「子瑜姐,我陪你去打飯。」

「李橋,你和他又不熟,不要隨便吃別人東西。」劉子瑜冷冷看了戚成濟一眼,他擰著李橋耳朵,將李橋帶到了一邊。

戚成濟看著李橋和劉子瑜膩膩歪歪走了,心裡越想越不是滋味,一個土老闆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等陪劉子瑜打完飯,李橋在湘南大學吃了午飯,在將劉子瑜送回女生宿舍后,他開車去了聯絡遊戲公司。

正下午的陽光微微泛黃,不足三十平的房間內擺放著兩張辦公桌椅,兩名女孩湊在一起,正交頭接耳說些什麼。

今天拍了一些視頻,雙莎莎正在處理,想要處理完后將這些視頻放到B站。

最近林嘉茵的視頻反響很大,而聯絡遊戲公司的推廣渠道又受阻,她想要多製作一些有林嘉茵的視頻出來,好為聯絡遊戲公司做宣傳。

「李橋,你怎麼來了?」聽見開門聲,林嘉茵用餘光掃了一眼門口,淡淡問道。

「辛苦了,一會兒我請你們吃頓晚飯。」李橋沖林嘉茵點了點頭,說道。

一聽吃,林嘉茵稍微有了點反應,她轉頭看向了李橋。

「算你懂事,本姑娘今天要吃海鮮,什麼貴吃什麼。」

李橋坐在了一邊,林嘉茵的要求有些無理,不過最近林嘉茵確實很辛苦,就按照她的要求辦吧。

「公司那邊的事怎麼樣?上次你說公司高層向你傾斜資源,我還沒問。」

「是啊,公司說讓我去拍一場電影,羨慕嗎?」林嘉茵笑問道,轉過頭,她又和雙莎莎商量視頻的事,「這一段拍的不夠完美,刪了……」

「羨慕。」李橋有些言不由衷回答道,這麼快就開始拍電影了,看來公司確實很看重林嘉茵。

由於林嘉茵和雙莎莎都不願意搭理他,李橋只好百無聊賴坐在了一邊,靜靜看兩人商量視頻的事。

「今天就到這兒,下班了。」突然,薛蘊開門走了進來,當看見李橋時,他微微呆愣了一下。

「李橋,你跟我來一下,正好我有點事想和你說。」見李橋也在,薛蘊輕輕說道,隨後關上了門。

李橋跟著薛蘊去了辦公室,和薛蘊聊了起來。

薛蘊給李橋倒了杯水,和李橋聊了起來,「李橋,最近咱們的廣告受阻,不止鵝廠,還有幾家大型視頻網站也不接受我們投的廣告了。」

李橋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問道,「有錢都不賺,他們這是想鬧什麼?」

「不知道你聽說了沒,咱們公司最近的風評不是太好,有人說咱們是壟斷企業,幾家公司就以這樣的理由拒絕了咱們。失去了這些廣告渠道,咱們的渠道近乎少了三分之一。」

李橋皺起了眉頭,他本以為只是件小事而已,畢竟謠言每天都有,但絕大多數謠言最後都會不攻自破,倒真沒想到這次謠言會給公司帶來這麼大麻煩。

「薛蘊,你覺得,咱們是壟斷型企業嗎?」李橋輕輕用食指點了幾下桌面,問道。

薛蘊喝了口水,搖了搖頭,他笑出了聲,說道:「壟斷型企業?別說咱們一個小小的公司,那些巨頭哪個有本事壟斷?」

「也是,咱們這才發展到哪兒,全華夏用智能手機的人也不會超過三千萬,用咱們產品的人肯定不可能超過三千萬。」李橋自嘲了一句,那些網路巨頭,哪家沒有上億用戶。

李橋又問了問具體情況,得知四處散播謠言的教授姓沈,據說曾掛靠在曙光遊戲公司。

看來,要想混個好名聲,先要把曙光遊戲公司和這個姓沈的教授搞定。

從薛蘊辦公室出去,李橋叫上林嘉茵和雙莎莎,一去去了附近的一家海鮮餐廳。

最終,林嘉茵叫了一隻兩斤重的澳洲龍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