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1
  • 0

「那我把錢給你,你去上門提親唄!」宮玉興奮地說完,忽然想到一個實際問題,不由嘆了一口氣,「咱家的房子太擠了,你就算是去提親,人家願意嫁給你,似乎也沒有地方住。看來咱家得建房子了。」

「嗯,是得建房子了。」夏文樺跟迴音似的贊同她的意見。

宮玉拋開那個問題,轉而問道:「對了,你剛剛進那個洞裏去,在裏面看到了什麼?」

夏文樺沉吟著道:「那個洞往裏面走,似乎就能走到我們之前掉進去的那個地方。」

宮玉驚訝道:「你是說這兩個地方是相通的?」

「嗯,有些地方是天然形成的,有些地方像是人工開鑿的。真是奇怪了,怎麼會有人挖這種地下山洞呢?挖來做什麼?」

宮玉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你確定那裏沒掉下去之前,真的是你爹的墳嗎?」

「嗯。」夏文樺一臉的懵逼,「我在坑底下找不到我爹的屍骨,洞裏也沒有,都不知道我爹的屍骨去哪了。」

「沒有屍骨?」宮玉大膽地猜測道:「那會不會是你爹還沒有死呢?」

「怎麼可能?我小時候在我爹床前看到我爹咽氣的。」夏文樺有壓根就不信。

「是嗎?你那時候才八九歲吧?懂嗎?」

「那人死不死能不懂啊?」

「若是假死呢?」腦細胞太靈活了,宮玉忍不住胡亂的猜測。

夏文樺呆了呆,「還有假死這種說法?」

內心深處也不希望自家父親死了,他繼而道:「那要是沒死的話就好了。不過,都死了十多年了,還能說沒死,怎麼可能?」

不管怎麼說,夏文樺內心深處都是不敢相信的。

二人閑聊著,眼看離取水的那條河道不遠了,遂朝那邊走去。

到了河道邊,宮玉在下游洗乾淨手上的泥,又去上游把空間里的水桶一一裝滿水。

夏文樺有所顧慮,回去的路上,叮囑宮玉別把今天發生的事告訴夏文軒和夏文楠,省得增加他二人的心理負擔。

宮玉了解他的心思,當即答應。

夏文樺忽然想起什麼,「玉兒,你怎麼會聽得懂他們的談話呢?他們說的應該是刺納語吧?」

「我……好像學過他們的語言。」宮玉說得模模糊糊的。

其實是上輩子學的。

這個世界和她以前的世界像是在時空的某個地方有所交叉一樣,語言和文字方面竟然都迷之相似。

「你好厲害。」夏文樺羨慕地誇讚。

宮玉道:「其實他們的語言很簡單的,你若是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我能學會嗎?」夏文樺對自己沒有多大的信心。

宮玉笑道:「你這麼聰明,怎麼可能學不會?」

到了山洞裏,二人就完全把趙二狗以及外面發生的事拋到九霄雲外了。

沒有了那匹狼的潛在威脅,夜晚的山洞感覺安全多了。

足足四天的時間,幾人都沒有在山洞裏聽到一點能夠讓人感覺到危險的聲音。

持續治療了這麼些天,夏文楠終於不怎麼咳嗽了,但要完全養好,還得花幾天的時間。

記得在村民面前放出的大話,宮玉不想被人看扁了,是以,看夏文楠的病情好得差不多了后,她便準備好醫療工具去村裏。

幾人不放心她,最後商定由夏文軒陪她一起去。夏文樺始終身手好,由他來保護夏文楠,才不會讓人有後顧之憂。

宮玉和夏文軒進村的時間比較早,基本上都沒有被村民發現。

里正知道他們來的意圖,考慮了這麼些天,也樂意將自己的眼睛交給宮玉做試驗。

反正他的眼睛就算是治不好,也頂多是像現在一樣瞎了,不可能再嚴重到什麼程度去。

但倘若宮玉把他的眼睛給治好了,那他就受益匪淺了。

以前見識過宮玉的醫術,覺得宮玉與常人不通,所以他還是有所期待的。

做手術之前,宮玉先抽里正的血,然後單獨去一個房間檢查。

一個時辰之後,發現各項指標都正常,宮玉就準備做手術了。

不想被人打擾,臨時準備的簡易的手術室內,宮玉只讓夏文軒陪同,省得她需要動用到空間的其他工具或者是藥物時,被人發現端倪。

手術開始了,宮玉在里正的黑眼球位置的邊緣切割一個小口,然後用專用儀器從小口進去,把白內障打碎,吸出來,再換成人工晶體,

白內障是比較常見的眼科手術,風險不算高。

由於宮玉以前做過,所以工具還算齊全,且手術過程中動作也比較熟練。

全程一刻鐘的樣子,整個手術就完成了。

夏文軒基本幫不上忙,看着宮玉處理里正的眼睛,他一臉的震驚,原來人的眼睛還可以那麼倒騰,真是太……駭人了。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怎麼可能會相信?

把里正的眼睛包紮好,考慮到里正年齡大抵抗低的緣故,宮玉還是給里正輸一瓶消炎藥,要不然只需要用一些局部抗生素,也就是含激素的滴眼液就行了。

一直等到藥液輸完,宮玉這才和夏文軒開門出去。

趙小舟在外面等著。

趙小宇不知道啥時候來的,竟然也伸長脖子想往屋裏看。

。「去吃什麼?」

出門以後,劉仁娜隨意挽住了朱子仁的胳膊,反正冬天大家都穿得厚很難分辨一個人是素人還是藝人,倒也不用擔心什麼。

「去吃炸雞。」朱子仁毫不猶豫,「前段時間為了舞台表演我一直嚴格控制飲食,身體對於碳水的渴望已經壓不住了,我一定要好好來上幾場碳水炸彈才行!」

《半島之俠》第一百零九章你有見過我花錢嗎 第2846章飛速發展的天門

於此同時,青山城內也是熱鬧非凡,在王夢欣的組織之下,娘子軍團徹底開動,規劃即將到來的二十餘萬人的生活場所以及資源,物資。

只是,直到她們坐下來休息片刻的時候,腦子裡還是充滿了不敢置信的念頭,實在是前線傳來的消息太過震驚眾人了。

要知道林天成這次發兵是為了抵禦獸潮,可不是出兵收服各方勢力,沒想到他出去一趟卻將聖光城和紅杉一族盡數收服,瞬間讓天門的實力得到了飛躍式的遞增。

等到林天成他們到達的時候,按照王夢欣之前定下的指示,眾多的歸順者開始登記造冊,記錄他們的修鍊境界和身份,當然,登記完后也有相應的生活指標領取,像房屋,資源等等。

登記造冊的隊伍排起了長龍,但是絲毫沒有引起半點騷亂,因為這些人到了青山城之後才算是徹底的見識了天門的實力,原本他們以為林天成帶去的兩千餘人就是天門的最強戰力,甚至是他們的家底。

但是,現在他們才知道自己當初錯的有多離譜,且不說那位氣息絲毫不弱於林天成的綠藤大人,就說說這四周維持秩序的陌生面孔,又那一個不是四星道祖境的強者?

林天成也帶著吳俊和洪菲菲等一眾高層來到議事大廳,設宴給他們接風。

大廳內,面前的酒桌上已經擺滿了靈果和用靈果釀造的靈酒,別說吃了,光是聞上一下體內的鄰里都會悸動,這等豪華的宴席別說吃,就是見都沒幾個見過的!

林天成坐在主位,旁邊則是火鳳林森等一干部下,由於綠藤不喜歡熱鬧,所以缺席。

王夢欣則是以天門門主夫人的身份坐在林天成一側,而吳俊等一些新加入天門的強者此時也大概的清楚了自己加入的這方勢力的真正實力了,一個個臉上此時也是漏出喜色。

「今天,是個好日子,有了你們雙方的加入,使得我天門更加壯大,我為此感到十分欣慰,不過,我也明白各位的擔心,但是我可以承諾大家,我不會因為你們之前是掌權者就邊緣化,甚至冷落你們,只要你們為天門做出貢獻,我一樣重用,我的宗旨就是能者居之,只要你有本事,在天門就別擔心未來!」

吳俊等人聞言,心裡紛紛一喜,林天成的性格他們也算是清楚一些,是個說一不二的真男人,既然他能承諾這些,想必不是信口開河!

如此一來,他們也就不用終日惶惶不得心安了,當下紛紛表態,原以為天門付出一切!

隨後,眾人一番賓主盡歡顏才各自散去,他們的住所造就規劃好了,靠近林天成的住所,四周住的都是火鳳,林森等級別的強者,足夠身份和面子。

等到吳俊等人離開,林天成又招來了林森,畢竟青山城一下子突然湧入這麼多人,是要想辦法安置好和磨合好,否則出血事件必不可免。

「門主,你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我倒是有一個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林森笑道,聽她不緊不慢的口吻,顯然是有備而來。

「哦?什麼想法,說來聽聽!」林天成一臉好奇的問道。

對於林森,他還是很放心的,一來他有足夠的經驗,而來他做事沉穩有勇有謀,自己交代下去的事情他都能完美做到不說,甚至還能洞徹先機將自己的遺漏補上,所以,林森已提出有想法,林天成就開始有些期待了。

「其實門主只不過是擔心,青山城突然湧入這麼多人口,職務的分配,以及隊伍的統御罷了,要我說就讓吳俊等人直接聽候差遣,做得好的賞,不好的就罰沒什麼情面可講,畢竟咱們天門可不是聖光城,可不養閑人!」

「至於隊伍的話,直接打散編入我們的隊伍重組,另外再將他們帶來的資源收繳統一分配,這樣既能調動聖光城來的那些民眾的積極性,又能完美解決一些不必要的隱患。」

聽完林森的話,林天成的眼神是越來越亮,大有一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慨,自己趕到困擾的問題竟然就這麼解決了!

於是,林天成立馬安排人著手準備實施林森的方案,這也是林天成作為當局者的魄力,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他不懂得東西很多,但是他知人善用。

用他的話說,手下放著能人不用,自己硬頭皮上,這不是純粹和自己過不去嗎?

在林天成的命令下達之後,當天晚上,紅杉一族和聖光城的強者們帶來的資源就被收繳,然後統一分配,這一行為雖然引來了一部分人的不滿,但更多的則是來自下層的民眾歡呼。

相比之下,他們本就沒多少家底上繳,可是得到的卻是比之之前更多的資源用於修鍊,這也意味著他們有機會衝擊更高的境界!

這也印證了林天成的話,在天門,只要你有一股捨生取義的決心,那麼回報你的將是你無法想象的存在。

這不,眾人才加入天門就得到了第一波饋贈,接下來他們相信,通過自己的雙手,一定能創出一番作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吳俊等人的職位也得到了落實,作為特別行動隊,聽候林天成差遣,帶隊收服四周勢力,以成效來評定結果。

而那些帶來的民眾也被打散編入天門以前的隊伍當中,接受著天門的精神熏陶。

在這種模式的刺激下,吳俊和洪菲菲也是鉚足了勁想在林天成面前贏得更多的權利為自己當初的族人帶來更多的資源,於是他們開始瘋狂地帶兵出擊,席捲方圓百里,千里,萬里的勢力,無論大小,統統橫掃收編。

在這種瘋狂的擴張之下,天門將士的戰力也是急速飆升,畢竟,每一次成功的收編得到的賞賜都不少,然後被他們煉化成為修為,旋即再以更高的修為去啃更硬的骨頭,得到更多的獎賞,如此良性循環使得天門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方圓萬萬里近乎都歸為了天門麾下!

而且方圓萬萬里範圍內,幾乎再也找不到獵魂獸的蹤影,基本上都被他們蕩平了! 「余……余楓,你幹什麼?」馬雲被我捏住脖子,漲紅了臉驚著說道。

「幹什麼?」我冷笑着看着他,「給你一天時間,什麼時候想好了,就來找我,咱們去祖師爺面前請罪!」

我說着一把鬆開了他的脖子將他推開,和黎三離去。

轉身的一剎那,馬雲眼中閃過了一絲陰狠神色,我沒有再去理會他,只是心中冷了下來!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如果他們還不知道悔改,那我和黎三也就只能不顧師門之情了!

「他們會不會逃掉?」黎三走着走着忽然問我,我心中一愣,「應該不會。」

「那我今天盯着他們。」

「嗯,可以。」我點了點頭,覺得黎三的擔心也並不是沒有可能。

突然,小微急匆匆的朝我們奔了過來,開口就說:「余楓,白淺不見了!」

我微微一笑,「嗯,她走了。」

「啊?」小微驚訝的看着我。

我點點頭沒再做解釋,黎三則暗地裏給她打着眼神,示意不要再問。

小微驚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黎三,最終還是沒有再問什麼。

「對了,小苒也不見了!」

我心中一愣,小苒不是一直昏迷,在白淺旁邊的房間里嗎?怎麼突然不見了?

轉念一想,白淺曾說過,她一定會救醒小苒,看來她是在臨走之前一同帶走了小苒。

這樣也好,小苒在這裏,說不定一輩子都不會醒,跟着白淺,或許還能重新醒來!

只是不知道,白淺一個人帶着小苒將去向何方……

一天就這樣在平靜中度過,整個村子也異常平靜,可我的心裏,卻如潮水一般洶湧不定。

早晨還好,我沒什麼感覺,直到整整一天過去之後,我才突然感覺到,整個馬家村子的風水好像變了,而且白天的那種平靜,根本就不正常!

可我沒沒來得及細想這些東西,因為馬雲馬超倆人急匆匆的找了過來,他們說:「祖墳園出事了!」

當下我也顧不上早晨他倆的事了,趕緊和黎三跟着朝村子的祖墳園趕去。

馬超說,整個馬家村的祖墳園全被人給剖了。

我沒有多說什麼,還是先趕緊到祖墳園看看再說,此時,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不過群星滿空,月色明亮,倒是讓路好走了一些。

只是當我到了祖墳園跟前時,愣住了,祖墳園並不像是馬超說的那樣,全部被人給剖了,而是所有墳包都完好無缺的擺在那裏。

忽地我心中一驚,頓覺不好,整個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馬超一把給推進了祖墳園。

一腳踏進去后,場景瞬間變幻,前面所看到的的情景一切全無,只剩下一團迷霧,而黎三也不見了影子,我知道,肯定也是被他們給推進來了,說不定就在我跟前不遠處。

此時,我心中已經徹底冷了下來,我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倆人竟然會用這種手段!

看現在的情況,倆人絕對是想置我們於死地!

有句話說的好,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看來是真得沒錯,我就不應該給他們機會!

不過也好,現在徹底看清了這倆人的真正面目!

我腳下開始動作起來,說實話,對他們這點雕蟲小技,我還真沒放在眼裏,不過還是小心為秒,以倆人陰險的性格,肯定不止這點手段!

隨着我腳下九宮八卦微動,手中的符籙被我捏起印決疊成紙鶴,同時我心中默念起「仙鶴尋靈」咒語,紙鶴在迷霧中飛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