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2
  • 0

「那我就說了啊……」

「你說啊,」李程浩忍不住笑了起來,感覺她這樣的態度,結果起碼不會太差吧,所以他還有心情故意看了眼手錶,然後說道:「你要說你就趕快,我還有事呢。」

蘇小景立刻翻了個白眼道:「那你去做你的事情吧,我不說了。」

看著她突然撅起了嘴,李程浩有些想去捏捏有些嬰兒肥的臉蛋,動了動手又按捺住了,「好啦,那你說,我不扯了。」

蘇小景不禁笑了起來,然後想到什麼,猶豫了一下才問道:「你上次說的事情,是認真的嗎?」

「什麼?」李程浩想了想,說道:「你說的是配合宣傳,還是假戲真做?」

「就是,你那樣……但是沒有人像你那麼告白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李程浩恍然,然後點點頭道:「那個……我,老實說我其實也不知道,我當時是一時衝動——你別急啊,我是說,我當時是一時衝動,但是過後想一想,那也是我的心裡話。

「可能像你說的,確實沒人這麼告白的,但是,我覺得你不錯,我……」抬頭看了眼蘇小景,李程浩福至心靈一般說了一句:「做我女朋友好么?」

「啊?」又是這麼突然,蘇小景顯然沒反應過來。

「跟我在一起啊,『假戲真做』。」

「我……」其實她這次會過來,顯然是已經考慮好了,但臨到頭來,卻不知為何又有些猶豫。

李程浩就笑道:「放心,我尊重你的選擇。你想拒絕也沒什麼,就算說拒絕後我們還是好朋友也可以。當然如果你又擔心答應以後,會曝光,有什麼不好的影響,這個我會來處理。

「我跟你前男友不一樣,我在乎的是比較實際的,只要在一起了,我也會給你充分的信任。我也知道作為演員,有時候也會身不由己,當然我會盡我所能給你保障。

「你要把這個理解為佔有慾也可以,如果只是稍微互動一下炒一下CP,工作需要的話我也能接受,畢竟我可能也會碰到這種情況。但如果說是不必要的親熱戲份,我肯定還是會介意的。

「不過我沒記錯的話,你好像,也沒有拍過多少親熱戲份,這是你自己的要求么,還是公司的?」

「啊?」蘇小景不知道話題怎麼又偏轉到這上面來,不過她的關注點也被帶歪了,想了想搖頭道:「不是刻意要求的啦,只是可能剛好接的都是這種劇。」

因為最近的劇不是古裝劇,就是「心跳戀愛」這種純愛劇,後者不必說,古裝劇男女關係多少需要點矜持的,吻戲一般如果不是特別需要,其實借位拍攝就可以了。

蘇小景算是個對自己演員事業有追求的人,但從她目前接到的資源來看,其實都是跟她本身長相氣質還有給外人的印象有些接近的,這樣的角色一般也很少會有特別親熱的戲份,不然跟人設就不太相符了。

大多時候都是屬於那種擁抱一下牽個手就完事兒的,只不過隨著發展越來越好,肯定角色也不會都是這麼一成不變了,李程浩說這話算是「預防」一下。

然後蘇小景好像突然反應過來,嗔道:「你巴拉巴拉說這麼一大堆,我都還沒同意呢好不好?」

「那你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呢?」

蘇小景道:「就繼續這樣做朋友不好么,劇組要炒作就讓他們去炒,該配合就配合,我們是演員嘛。」

「也可以啊,那你就當我前面是在開玩笑吧。」

這回反倒輪到蘇小景遲疑了,而李程浩也不想要這樣無意義的乾耗下去,便調侃道:「你該不會,又像是上次一樣,又要考慮個好幾天,然後再來跟我見個面再談吧?」

蘇小景被李程浩說地忍不住笑了起來,但這一下反倒讓她下定了決心。

然後扶著桌子,抿著唇問道:「如果我答應了,是不是,我們就這樣在一起了。」

「這還用問?」李程浩說著,突然拍了拍腦袋,然後一邊往懷裡掏,一邊說道:「差點忘了這個,給你。」

「這什麼……」蘇小景愣了一下,接過了那個首飾盒,其實已經能猜到一些了,但打開來看一眼之後,還是有些驚喜,「你怎麼……」

「你說的話,我也記著的。」

蘇小景跟李程浩聊天,那是真的什麼話題都聊,她喜歡什麼衣服、想要什麼首飾自然也有。

這條項鏈便是她之前看中的,但並沒有去買,大概是女人心思,希望有人送給自己,現在想來,當時也算是暗示吧。

沒有什麼比這更好的情話了,蘇小景頓時有些動容,然後眨了眨眼睛笑道:「你幫我戴上吧?」

。 方牧點了點頭,又問道:「你的任務是什麼?」

任休閑答道:「我的任務,就是在需要的時候徹底激活蒼琅圖!」

方牧繼續問道:「一旦蒼琅圖被徹底激活,會發生什麼?」

任休閑搖頭道:「我當時只知道在什麼時候應該激活蒼琅圖。

至於徹底激活之後會發生什麼,我也不清楚。」

這個答案方牧並不滿意。

他皺了皺眉道:「既然你的靈魂被人做了手腳,那你是怎麼恢復之前記憶的?」

任休閑的表情變得有些怪異道:「我只是睡了一覺,就莫名其妙的找回了一些之前的記憶。」

方牧聽了,不由輕輕揚了揚眉。

按道理來說,一個能煉製蒼琅圖這種寶物的存在,炮製一個神魂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才對。

任休閑忽然恢復意識,明顯有些不對勁兒。

不過方牧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

他只是略作沉吟,就又問道:「你剛剛出來的時候,好像挺激動的。」

任休閑聽到這個問題,呼吸不由變得有些急促,臉上也露出一絲心有餘悸。

他加重的語氣道:「蒼琅圖簡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之前我渾渾噩噩的時候還不覺得。

可我找回自己的意識之後,才發現那就是一個囚籠!

那裏雖然空間很大,卻沒有任何人可以交流。

你根本無法想像,在那種地方被囚禁了數千年,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方牧若有所思道:「這麼說,是我救了你?」

對於這點,任休閑倒是沒有否認。

他直接點頭道:「是,所以跟你說的都是真的,沒有任何隱瞞。

你如果還想問什麼,就直接問好了。

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方牧也沒客氣。

他直接在任休閑的腦殼上敲了兩下,問道:「你這具身軀又是怎麼回事?」

對於方牧的敲打,任休閑頗有些抗拒。

他似乎下意識般的後退了一步,跟方牧拉開了距離,之後才答道:

「我清醒過來之後,便在蒼琅圖中四處遊盪。

結果意外發現,裏面竟然還存着一些天材地寶。

這些天材地寶似乎十分適合為靈魂打造身軀。

於是我就取了一些,為自己造了個身軀出來。」

『蒼琅圖中竟然有煉製身軀的材料,這是為誰準備的……』

方牧並不覺得,煉製蒼琅圖的人會為一個器靈準備重塑身軀的材料。

剛剛他在敲任休閑腦殼的時候,發現這具身軀所用的材料相當不錯。

除了強度堪比超脫修士之外,還具有一種空間屬性。

只是任休閑重塑身軀的手法太過低端,把這些材料給糟蹋了。

如果他有萬山青的手段的話,說不定早就自己脫困了,根本不用方牧來『救』。

方牧思索了片刻后,對蒼琅圖中的這個『後手』愈發的感興趣了。

只是蒼琅圖現在破損嚴重。

剛剛又被他撐了一下,已經快要散架了。

別說後手,就是正常使用都有問題。

不過這樣的蒼琅圖,煉化起來倒是容易了許多。

方牧趁著跟任休閑聊天的空擋,就已經把靈氣注入到蒼琅圖中的每一個角落了。

而他原本所預計的反抗根本沒出現。

蒼琅圖被徹底煉化了之後,隱隱跟方牧生出了一種共鳴。

透過這種共鳴,方牧也完全了解了蒼琅圖現在的狀態。

如今的蒼琅圖距離支離破碎已經不遠了。

想要讓它快速恢復,除了合適的天材地寶和修補手段之外,似乎還需要一個器靈。

於是,方牧再次將目光落在了任休閑的身上。

原本正在感受着世間美好的任休閑,忽然覺得渾身一顫,就好似自己被什麼恐怖的東西盯上了一般。

他再次後退了一步,一臉的警覺道:「你要做什麼!」

方牧指了指蒼琅圖道:「這裏還缺一個器靈。」

「你……」

任休閑臉色驟然一變,似乎要跟方牧理論。

可他的『你』字剛剛出口,整個人便已然變得透明。

下一瞬,他便消失無蹤。

從一開始,任休閑就在防備着方牧突然發難,此時他已然準備得差不多了,便趁機激活了自己的天賦!

方牧對此卻沒有絲毫的意外。

任休閑的那些小動作,一直被他看在眼裏。

方牧本以為,任休閑是想對他發難,沒想到這個傢伙的膽子這麼小。

不過任休閑的逃跑天賦倒是相當不錯。

幾乎眨眼間,他就已經出現在了蒼穹之下。

只要撕開眼前的界壁,就可以逃出這片天地。

然而就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他身旁的空間忽然裂開一條縫隙。

下一刻,一隻大手從縫隙中伸出。

任休閑驟然一驚,同時便打算再次激活自己的天賦。

然而讓他駭然的是,他的天賦竟然失靈了!

他渾身上下的每一絲靈氣,都被一股恐怖的威壓所壓制。

任休閑只能眼睜睜得看着那隻大手薅住了自己的脖子,又眼睜睜看着自己被拽進了裂縫當中。

一陣天旋地轉中,他再次回到了方牧的身前。

任休閑頓時就蒙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如此輕鬆的抓回來。

這種隨手擊穿空間的實力,絕不是一個普通超脫修士能展現出來的!

然而沒等他判斷出方牧到底是什麼實力,就驚恐的發現,那隻大手已經拎着他來到了那個通往蒼琅圖的通道入口。

任休閑頓時驚慌道:「我死也不回去,你……」

他在說話的同時,已經劇烈的掙扎了起來。

可薅着他脖子的那隻大手,就彷彿捏住了他命運的喉嚨一般。

即便他發了瘋一般刺激著自己的天賦,仍舊一點點朝着通道靠近。

眼見着自己即將被塞回去,任休閑忽然心中一動道:

「這個通道已經快撐不住了,你如果強行把我塞回去,會把通道撐壞!」

他的這句話剛剛出口,就忽然發現自己在洞口處停了下來。

『得救了?』

就在他心中微微一喜的時候,卻忽然發現自己的頭皮有些緊。

下一刻,他的靈魂就被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從自己的軀殼中拽了出去。

方牧克制住了將這個老頭揉成一團的衝動,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這回應該不會撐壞通道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