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1
  • 0

「說起來,我有一個朋友就住在諾丁城附近,你有聽說過聖魂村嗎?」

陸梟手一翻,一枚金魂幣就在他的指尖不斷的來回翻滾。

店小二看的眼睛都直了,腰也自然而然的哈了下來。

「知道知道!」聽到聖魂村這個名字,店小二明顯是有些茫然的,但是隨着他仔細的思索,沒過兩分鐘他的眼中就爆出一抹精光!

「那是距離諾丁城百里之外的一個小村莊,裏面都是一群莊稼漢,說是村子裏出過一名魂聖大人所以就改名叫聖魂村了。依小的看來,那聖魂村完全是在吹牛。別說是魂聖大人了,哪怕是一名魂王,魂宗強者都不可能從那個小村子裏出來啊!」

草窩裏面的確可能飛出金鳳凰,但是數百上千年斗羅大陸也不過只出了一個邪火鳳凰。

對於店小二來說,別說是魂聖了,哪怕是魂尊,魂宗都是遙不可及的存在,他都沒見識過,一群莊稼漢中怎麼可能出呢!

「呵,這樣啊。」

陸梟手指一彈,那枚金魂幣就落入了店小二的口袋裏面。

「去看一下我們的飯菜什麼時候好。」

隨手揮了揮,陸梟打發走了滿臉諂媚笑容的店小二。

他單手托腮看着不遠處的街道,原來聖魂村在諾丁城的名聲不怎麼樣,難怪未來唐三拿着武魂殿開出的證明來諾丁城上學會被刁難。

「公子對那個聖魂村很在意?」

佘龍感覺有些奇怪,這諾丁城不說,好歹也是一個子城,隸屬於索托城麾下。

而索托城距離陸梟原本所在的魄羅國國都不算太遠,所以陸梟知道諾丁城還可以想得通。

但是精確到一個滿是莊稼漢的村子,這佘龍就有些不太明白了。

難不成那村子裏面也有一個類似「樓高」一樣的存在?

「佘長老,可別小看了這聖魂村啊。」

要知道,這聖魂村,在不到三十年之後就會改名神魂村啊!

陸梟的語氣十分耐人尋味,他可不想將唐昊的身份曝光。

六年不受重視可以讓唐三最大程度的浪費自己的天賦,如果貿然將唐昊的身份曝光出去引起武魂殿的圍捕,很大概率在追殺唐昊和唐三的過程中,武魂殿的底層雜魚會成為唐三的經驗寶寶!

與寧榮榮風笑天他們不同,唐三是永遠不可能成為陸梟的夥伴的。

一來陸梟現在與千仞雪親密無間,而千仞雪的背後是龐大的武魂殿。

唐三的母親就是死於前任教皇千尋疾的追殺逼迫之下,他一但知曉真情之後勢必會為他母親報仇。

這天然上就讓唐三與陸梟成為了生死對頭。

二來,唐三和唐昊的宗門為昊天宗,而昊天宗是上三宗中唯一一個支持星羅帝國的魂師宗門。

星羅帝國踏滅魄羅國,殺害他父親,逼死了他母親,現在的他沒有實力報仇,但是未來星羅皇室必然會被他徹底的清算。

而支持星羅帝國的昊天宗,也在陸梟的復仇名單之中!

第三,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

他是靠氣運點吃飯的,而接近唐三不一定能給他很多氣運點,但是迫害唐三,陸梟覺得自己已經做的很不錯了,可以繼續下去!

素麵已經被端了上來,陸梟拿起筷子不經意一瞥,看到了下方街道人群中閃過的一抹落寞身影。

「另外,玉小剛,就讓我看一看,到底是你培養出了一個神。還是唐三未來必定成神,你只不過是一個陪襯品吧。」

·

· 《劉浩哲蓬頭垢面出現在機場,不知為何!》

《昨日男生,今日竟如此頹廢,是否精神失常?》

《劉浩哲鮮為人知的另一面!》

……

所有人都非常好奇劉浩哲現在的狀態,卻看到……他確實和前一陣的男神形象出入甚大。

臉大了一圈還不算什麼,整個人看起來都無精打採的有些消沉,儘管說刻意收拾了一番,可臉上的疲憊依舊能看得出來。

這段時間,他到底在幹什麼?又或者說……圈內還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

每一個人都有了很多疑問,可劉浩哲卻盯著楊小眯緩緩開口「那你要如何證明……你是我的鐵粉?」

劉浩哲說這話也只是為了逗逗她,坐在這兒有段時間了,劉浩哲實在是有點無聊啊,雖然身旁坐著一個黃明,可兩個大老爺們有什麼好聊的。

更何況還不熟悉,甚至還在競爭同一個角色,如果自己先開口聊天的話,會莫名的在喲中自己在巴結他的感覺。

所以說,楊小眯出現的實時機,實在是太湊巧了。

可讓劉浩哲沒想到的是,楊小眯竟然還真知道他的事「劉浩哲,男,二十一歲,生日事十月一號!」

「十八歲高中畢業後進入影視圈,成為了一名群演,在二十一歲的時候接了《滿漢全席》、《中華英雄》……影視作品!」

「還在《密令19490》和《亮劍》中飾演了……」

「……」

楊小眯一本正經的說著,劉浩哲都被她驚呆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丫頭說的竟然都是真的,自己……還真的遇到了一個粉絲。

他本來就只是想開個玩笑,來活躍一下氛圍罷了。

自己的這個小粉絲,看起來還真是了不得啊!

竟然連自己飾演的第一部電視劇,是在王平導演的劇組演的那些個龍套這件事,她都知道,最主要的是就連出身地和生日這一類的他也知道。

如果不是真愛粉,誰會關注你這麼多?

「先坐!」

劉浩哲指向了一旁的空座位,楊小眯立馬樂呵呵的挨著劉浩哲坐下,還從背包里拿出了一個小本子。

嘩啦啦——

本子攤開了好多頁后,才找到了一處空白比較大的地方。

她抬著頭,眼神里滿是期待的緊緊盯著劉浩哲「大佬,你現在可以幫我簽一下名嗎?」

唰——

劉浩哲一把接過本子,二話不說的就標上了自己的大名,那處空白也被填滿了。

楊小眯剛打算心滿意足的拿回筆記本,劉浩哲卻下意識的翻了一頁,娟秀中帶著些許潦草的字跡布滿了一整頁。

全是一些對角色的領悟和個人心得,雖然寫的有些凌亂,但勝在字寫的還可以,很多地方還畫了些簡筆畫。

各種古裝的男士、表情包、小動物、看起來有些好笑。

搞得劉浩哲不自覺的又翻了幾頁。

「呦,你這角色小記還挺全啊!」

「就連人物形象你都畫出來了!」

劉浩哲隨意戲謔了幾句,楊小眯的臉頓時紅的像是在滴血,她有點不知所措,這個本子是她用來專門記錄自己心情的,至於那些角色也只不過是信手塗鴉。

突然間,自己的秘密全都被偶像看完了。

她急忙奪過了筆記本,略帶尷尬的地下了頭,突然間她又覺得不應該這樣對偶像,小心翼翼的抬頭忘了一眼,卻發現劉浩哲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

楊小眯又一次不知所措的地下了頭,臉頰也紅的像是燒起來了一般。

「我還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會有像你這樣女粉絲,我總覺得自己的男粉會多一些,畢竟我演的那幾個角色和題材,應該沒幾個女性去看吧?」

「才不是呢!」

一聽劉浩哲這麼說,楊小眯立馬不樂意了,她抬起頭「《殺破狼》才不只男生愛看呢,我也非常喜歡啊,我就喜歡看這種動作片,當初看完《殺破狼》我還去二刷了呢!」

劉浩哲一撇開剛才的話題,楊小眯也瞬間忘記了剛才的尷尬,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來「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殺破狼》里飾演的哪個阿枳有多帥,簡直就是典型的人狠話不多!」

「不過短短三句台詞,可你的眼神、動作和微表情全是戲啊!」

「這是真的,我一點都沒有誇張,事實上,還是有不少女孩子,很喜歡看這樣的打鬥場面的!」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走到大街上隨便轉一圈試試,絕對有很多人能認出你來,不過……你現在這副模樣,是因為戲里的角色嗎?」

「你可不可以說一下,下部播出的作品是電視劇還是電影啊?」

一提到這些,楊小眯又恢復了最初的大大咧咧,很是爽朗,劉浩哲笑了笑倒也沒打算隱瞞「我接下來……會是部愛情古裝偶像劇!」

「什麼?愛情……古裝……偶像劇?你竟然會選擇這樣的角色?」

「這……這個跨度未免也太大了吧?」

無論是《殺破狼》中的殺手阿枳,還是《亮劍》中的魏和尚,怎麼看都是型男形象,主要也是以動作為主。

可愛情偶像劇……要求最嚴格的就是顏值,儘管劉浩哲的顏值沒任何問題,可這樣的跳躍性,實在是太大了!

從動作片到抗戰片,再到……古裝偶像,楊小眯覺得自己的三觀有些被顛覆。

「那現在,你是在……」

楊小眯指了下自己的下巴,劉浩哲不用摸都知道她說的是自己那鬍子拉碴的形象「你現在這形象……是另外一部戲吧?要是以這個形象拍古裝劇……那我估計絕對是部喜劇!」

「哈哈……抱歉啊,我說話有點直接!」

還沒說完,楊小眯就抱著自己的肚子樂的快趴到地上去了。

這樣大大咧咧,爽朗樂觀的姑娘,典型就是一個帝都的姑娘,帶著些許的自來熟。

「對,是新戲,我演的是個中年大叔!」

「……」

楊小眯覺得自己的三觀再一次被刷新了,當然這一次是往好的方面,她那黑白奉分明的眼珠子稍微一轉動,也就了解了「戲

。 知道弟弟在搶救劉小芳就更奇怪了!

不是說弟弟去綁架人了嗎?怎麼弄得自己進醫院了?

劉小芳也搞不懂到底怎麼回事,只能先來醫院等著。

而等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劉大明確實抓了趙青葵,但很快趙青葵就被人營救了,而劉大明就是在這時候被打傷的。

究竟是多少人聯合起來打她弟弟才會傷得這麼嚴重?劉小芳想到這就委屈得要死。

在醫院等了許久,醫生終於出來了,卻帶來一個噩耗。

「四位傷者的手腳都有粉碎性骨折,必須進行長達3-6個月的康復治療,但即使後期恢復了,也需要長期做復健,否則很難恢復正常的生活。」

劉小芳聽到這,整個人主心骨都沒了,「醫生你的意思是說我弟弟以後可能殘廢了?」

「只要好好治療還是有希望恢復正常的。」

「他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說殘廢就殘廢呢?你們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對他下這麼重的手?不就是嚇唬嚇唬那丫頭嗎?這有什麼啊?這不是我們自己家的事嗎?你們為什麼插手管!」

「你們怎麼這麼狠心生生把我弟弟打殘了!他以後還怎麼生活?怎麼娶老婆?他的後半輩子怎麼辦啊!!你們還我健康的弟弟!還我弟弟的人生!還我弟弟的腿!我要去告你們!我要去起訴!我要跟你們沒完!」

劉小芳完全瘋了,對着一眾警員就是一陣謾罵。

霍隊皺眉朗聲道:「劉大明犯了法我們捉他是依法辦事,你要替他申訴可以去法院,但請你停止你現在的行為,公眾場合辱罵公務人員是違法行為你同樣要承擔法律責任。」

「什麼法!他犯了哪門子的法!我只知道他被人打殘了腿現在還在醫院裏搶救!他哪裏犯了法!分明就是污衊!」

看着劉小芳這睜着眼睛顛倒黑白,霍隊也懶得再跟她說:「一切自有法律決斷,多的就不說了,你再恣意擾亂公共治安我們就要把你請出去了。」

就在劉小芳不依不饒時趙建國終於趕來了。

他在工廠聽到小舅子搶劫的消息差點沒昏死過去。

這段時間廠里準備評職稱,結果小舅子出了這檔子事,這到手的職稱就要飛了。

他顧不得其他,趕緊請假回家看情況,結果哪哪兒都沒看到倒霉老婆的影子。

還是隔壁鄰居說劉小芳去了醫院,趙建國這才火急火燎地趕過來。

結果剛到醫院就聽到劉小芳那震天的哭喊叫罵。

這瘋女人再怎麼着緊自家弟弟也要為他們父子考慮吧!

不管劉大明有沒有犯事,都不能這樣公然辱罵警察,她以為還在村裏呢!

趙建國上來二話不說一巴掌甩到劉小芳臉上。

劉小芳愕然地抬頭就看到怒氣匆匆的趙建國。

本以為主心骨來了,誰知卻不是為她撐腰,而是聯合外人讓她閉嘴的。

這些天一個人開店的委屈再加上弟弟突逢變故的壓力讓劉小芳顧不得其他,撲到趙建國身上撕咬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