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25
  • 0

「行吧,那留你也沒什麼用了。」林小木說著又拿出了匕首。

「停、停,我說,和動物簽訂靈魂鍥約,這樣動物就會忠於你,永不背叛。」

「那我們簽訂這個靈魂鍥約吧,簽完你就安心跟在我身邊。」

「唉。」兔子嘆了一口氣,道,「你先搞到動物靈魂鍥約再說吧。」

這回輪到林小木無奈了,他哪裡知道去哪裡搞這靈魂鍥約。

「行吧,為了安全起見,我先捆起你來。」說著林小木拿出了鐵絲,將兔子困住,拴在房屋內。

「可惡的人類,你竟然敢軟禁本兔小姐。」

「喲呵,你還知道軟禁,懂得不少嘛。」林小木樂了。

沒有憐憫兔子,林小木把兔子捆好,然後拿出兩塊普通晶核,喂到了兔子嘴邊。

兔子愣了一下,接著一口吞掉,還不忘嘀咕:「哼,別以為兩塊晶核就能讓我原諒你。」

林小木也懶得和兔子計較,他在考慮要不要去世界頻道問問動物靈魂鍥約的事,說不定有人有這種物品呢。

想了想,林小木喚出了遊戲面板,打開世界頻道,編輯信息發送。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早起時看著身邊的貝孜和裴絲竹兩個,陳晴很是憂傷。

莫莫學壞了。

好像防著陳姐一樣,昨晚聚完餐,九六班的姑娘們直接散去,陳晴只得臨時又從后海那邊接來了九個姑娘中的兩個。

其實想把藺曌騙來,可惜那姑娘堅決不從。

唉。

自己難道就那麼可怕嗎?

陳晴都有點想要告訴藺曌,其實自家老闆一點不喜歡雛兒,畢竟第一次在床上難免又是眼淚又是血的,多掃興呀。

不過吧,她也不敢冒然破壞九個姑娘的原裝屬性,要不然更掃興。

男人就是這麼矛盾。

貝孜和裴絲竹兩個昨晚很努力的迎合這位陳姐,早上感受到身邊陳晴動作,也一起醒來,又是一番殷勤,可惜陳晴興緻不高,讓她們難免忐忑。

又是好奇。

她們還是第一次來大宅這邊,稍稍有些期待,不知道能不能也和藺曌那樣,見到某位大老闆。

說起來,藺曌前些日子那件事,因為夏畔溪假裝說漏嘴,大家都已經知曉,反應也各是不一,有人自省,有人期待,有人羨慕……總之,如果能夠見到某位大老闆,顯而易見,她們的地位肯定會得到提升。

可惜昨晚期望而來,還是落空。

早餐的時候,陳晴正在喝味道其實並不那麼好的養顏粥,江山舞過來提醒,秦不醉又來了。

陳晴還以為那一家母女幾個的破事要麻纏幾天,等她從香港回來,沒想到這麼快,一邊讓人帶秦不醉進來,一邊問江山舞道:「昨晚怎麼樣,打起來了嗎?」

江山舞點頭:「打起來了。」

陳晴:「……」

江山舞見自家陳姐都有些無語,笑著正要要說什麼,見妹妹已經領著秦不醉進門,只是輕輕說了一句:「那女人太蠢了。」

這就沒辦法。

秦不醉進門,看到一左一右坐在陳晴身邊的兩個……好大啊的姑娘,有些驚異。

自己出入的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地方?

陳晴也不好讓兩個姑娘旁聽,打發她們離開,看向秦不醉,先是上下瞄了一番。

秦不醉穿著黑色的風衣,下面露出一截水洗牛仔褲,腳上踩著登山靴,配合一張漂亮臉蛋,嬌艷中透著幾分颯爽。

當然,陳晴關注的還是,還好,臉蛋沒被抓破。

要不然可怎麼向自家老闆交代呀!

這麼打量完,陳晴抬手示意:「坐吧,一起吃早餐。」

秦不醉這次沒有拒絕,道了句謝謝,上前坐下。

等江山舞給秦不醉分了一些早餐,陳晴才問道:「怎麼又打起來了?」

秦不醉對於陳晴知曉這件事一點也不意外,昨晚就感受到了,因為她母親的演技實在糟糕。

拿起湯匙,秦不醉頓了頓,還是回答道:「我……就是忍不住……」

這理由讓人沒辦法反駁。

陳晴還不知道詳情,不過,已經見過那女人幾次,倒是能夠猜測,顯然又是沒耐住自己的愚蠢脾氣,把她這個女兒給惹毛了。

對於那女人的事情,陳晴在上次的電子郵件中也沒有隱瞞,自家老闆既然說讓秦不醉自己處置,顯然也是沒什麼興趣。

畢竟以自家老闆的身份,想要母女什麼的,更好的又不是找不到,秦不醉母親那性子,弄到身邊,簡直是自己找煩心。

陳晴覺得自己倒是能壓制。

當然,既然自家老闆沒了興趣,她也就沒了興趣,哪怕秦不醉真的要把自己母親送進監獄關一個無期,她也會照辦,至於昨晚那些話,就是覺得好玩。

無事生非陳姑娘這麼想著,自顧自地吃了一些水果沙拉,見秦不醉一直不說話,繼續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其實吧,我覺得天上人間真不錯呢?」

秦不醉想要抬頭瞪一眼某人,到底沒敢,只能假裝沒聽到,默默地喝掉了自己的一碗粥,終於道:「陳姐,我想……暫時先把她關在那棟別墅里,我的意思是,以後就永遠關著她,等,等我再賺些錢,自己買一棟房子,再換地方,我……出錢養著她,但要關她一輩子。」

夠狠!

陳晴小小讚歎了一下,更是好奇,昨晚那蠢女人到底又怎麼把本來心軟的秦不醉給惹毛了。不過,陳晴嘴上還是立刻搓火:「不是我看不起你呀,不醉,你關不住你媽的。」

秦不醉遲疑了下,說道:「我是想,陳姐這邊,我是說,西蒙這邊,應該可以幫忙?」

陳晴立刻點頭,很樂意助人的模樣:「沒問題。」

秦不醉又沉默了片刻,才接著道:「陳姐,我,我想說,那天電話里的話,我沒有忘記。」

陳晴疑惑:「什麼?」

秦不醉抬頭與陳晴對視:「我說是,只要你,還有西蒙幫我這件事,我會永遠給他做牛做馬。」

不料,秦不醉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出口,陳晴卻是一臉嫌棄:「你太高看自己了。」

秦不醉:「……」

陳晴繼續說大實話:「以老闆的身份地位,多少人哭著喊著願意給他當牛做馬呢,你要排隊,加個塞,也是從美國到中國的長度。」

秦不醉:「……」

陳晴最後晃了下手中的湯匙:「好啦,既然老闆說你可以任意處置,你這麼處置,我就幫你達成。而你呢,就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別對不起老闆,其他都無所謂。」

秦不醉稍稍猶豫,點了點頭,隨即還是道:「我會努力賺錢的。」

陳晴不耐煩:「廢話真多。」

秦不醉頓時不敢再多說。

隨後想想,確實,什麼錢啊,當牛做馬啊,亂七八糟的,對於那個站在這個世界金字塔最頂端的男人而言,真不算什麼。

不過,秦不醉也有自己的人生信條。

既然答應了,無論對方怎麼想,她覺得,自己都應該做到。

只是,除了這幅皮囊,她好像確實沒有其他能讓他感興趣的東西。或者,哪怕這幅皮囊,對於那個男人而言,也是司空見慣。

於是不免又有些自卑。

陳晴吃飯的時候其實話不多,既然沒話可說,隨後都是沉默,直到結束用餐,她才又對秦不醉道:「那邊的管家叫連影,你有什麼想折騰你媽,隨時找她,以後我就不管了。」

秦不醉卻是又提起一件事:「陳姐,還有,我那個妹妹。」

「嗯?」

「艾草,她和這件事沒關係。」

陳晴想起那個心眼可比她母親不知道多了多少倍的姑娘,好奇道:「那你又打算怎麼辦?」

「我……」秦不醉猶豫了下,還是道:「能不能讓她,我是說,她不敢回四川,而且,也沒地方可去,能不能,讓她在北京上學。」

「那就上啊。」

「……」

秦不醉意識到,自己又提了一個似乎過於芝麻綠豆的小事。

陳晴說著已經吃完了早餐,抽過旁邊的紙巾擦了擦嘴,轉眼又換了個笑臉,對秦不醉道:「說起來,你妹妹可比你媽聰明多了,你不是想要報答老闆嗎,如果是你媽,你肯定不願意,那就你妹妹好了,下次老闆過來,你們倆一起。」

秦不醉微微瞪大眸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陳晴已經不和她廢話,看了下腕錶,起身道:「我馬上要去香港,你自便吧,還有,和你媽打架的時候,護好臉,破了可就不值錢了。」

秦不醉:「……」

陳晴張開手臂穿上江山舞遞過來的風衣,又笑道:「其實,你完全可以讓女侍把你媽綁起來再打呀,這樣她就不能還手了,多好。」

秦不醉:「……」

我又想抓人臉了,怎麼辦?

眼看陳晴帶著江山舞和江原馳離開,這次是徹底沒有再理會她的意思,秦不醉一個人留在四合院內宅的這處餐廳里,突然有些迷茫。

難道,一切就這樣了?

再次想到三年前,突然的變故,相依為命的外公外婆相繼離世,她恨透了自己的親生母親和對方那位丈夫,在其他一些親朋的幫助下,埋葬了外公外婆,她一個才15歲的女孩就獨自去了上海。

她知道自己很漂亮,這是她的優勢。

或許,可以憑藉這幅皮囊,找到一個很厲害的人,然後,幫自己復仇。

因為外公外婆身體不好,她本就是一個很早熟的女孩,很早其實就是她在照顧兩位老人,再加上身高因素,很少人會注意到她的年齡。

再加上,她還有些錢。

外婆留給自己的那些東西,從給兩位老人舉辦葬禮開始,陸陸續續幾年,她其實就已經賣掉了,她也知道外婆肯定希望她能把那些東西留下來,有一天出嫁,穿金戴銀,滿頭珠翠,風風光光。但,外公外婆都沒有了,穿給誰看?

利用那些錢,她辦了假的成年身份,混跡在開放的上海大都市,很快發現自己適合模特這份職業,然後為之努力。

因為可以成名,然後,接近那些有權有勢的人。

期間當然也遇到了一些人生過客,可惜,都遠遠達不到她的標準,她不缺錢,足夠聰明,始終遊刃有餘。

再然後,Elite的那個模特大賽。

看過關於前一年祝莫莫、陶月蕾、簡欣等幾位模特在美國名聲鵲起后的風光,她意識到了另外一條路。或許,不需要依靠男人,只要她自己爬的足夠高,就能自己復仇。

於是連續兩年參加了Elite舉辦的模特大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