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6
  • 0

「沒有,窩記得,麻麻不讓吃的,所以窩沒有拿,窩只拿了別的、。」喻小靈看喻言的臉色緩和了,情緒也跟着發生變化。

喻言又看向喻小成。

「我不喜歡吃這些東西。」喻小成道。

「寶貝們真乖,媽媽現在有點事情要處理,你們在房間里好好玩,好嗎?」喻言摸了摸兩個孩子嗎的頭,等到他們點頭之後,笑着走了出去。

喻言走出去,正打算跟傭人好好了解一下情況,但走出去后卻沒有見到人。

她第一時間便是懷疑那傭人去對付陸知衍了,匆匆跑了過去。

她沒有敲門,衝進來的又着急。

陸知衍毫無準備,抬頭與她四目相對。

「你……」看到面前的場景,喻言一時有些尷尬。

陸知衍正坐在輪椅上,艱難的換褲子,他的一條腿已經伸進了褲子裏,另一條腿正廢力的往裏套。

「我幫你吧。」她走上前。

「出去。」陸知衍怒了。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剛才……」喻言訕訕地開口解釋。

「現在!立刻!出去!」陸知衍說一個詞便頓一下,顯示著自己的不耐煩。

「好吧。」看他這樣也不像是有事的樣子,喻言立馬退了出去。

等到門關上,陸知衍攥著褲子的手都在發抖。

他以前到底是有多想不開,竟然會看上這樣一個女人!

喻言站在門外關上門,想起剛才的場景,莫名的心情十分愉悅。

雖然心裏開心,但她還是裝作十分無語的撇撇嘴。

「嘁……你的什麼我沒有看過啊,還這樣遮遮掩掩的,好意思說自己是大男人嘛。」

吐槽了一會,喻言又給周深打了電話過去。

周深第一次拒絕了喻言的電話,不過他很快就發了消息回來,說是現在暫時抽不開身,讓喻言等一會。

喻言默默的心疼了周深幾秒鐘。

好像在整件事情里,她扮演的一直都是發號施令的角色,而周深則是命令的執行者。

她的命令一個接着一個,可着實把他給辛苦壞了。

其實有的事情也可以交給古正去辦的。

這樣想着,喻言便找到了古正的聯繫方式,開始行使自己衍言集團總裁的權利。

吩咐了古正一些事情,喻言又將自己要說的事情編輯成短訊給周深發了過去。 助理調查到的資料比較細緻。

除了張小曼的最基本身份信息之外,還有她從小到大的生活履歷,甚至連社會關係都有。

而葉崢嶸在家庭關係那一欄,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名字:張蕊!

張蕊,張小曼……

這是姐妹倆,張蕊是姐姐,張小曼是妹妹。

只不過,這姐妹倆的父母早早就離了婚,姐姐張蕊歸母親撫養,被母親帶去了老家;而妹妹張小曼的撫養權則一直在父親張華手上。

後來,張華帶着女兒出了國,據說混得還不錯,有幾間屬於自己的小廠子。

張華的幾個廠子都在周邊的小縣城裏,屬於那種看着很不起眼,但是利潤很高的那種。張家應該不缺錢,在帝都也有不少房產。

至於這個張小曼……

葉崢嶸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難道,她是來替她姐姐報仇的嗎?

如果是於佳音拿着張蕊的遺書,主動拉攏了她的話,那倒是十分說得通,這也十分附和於佳音的行事作風。

但是顯然不是這樣的,張小曼屢次撮合他跟於佳音,但是沒有一次是成功的,反而讓自己更加討厭於佳音這個人。

而且,她要是真的跟於佳音合起伙來的話,也不可能會出賣於佳音,除非她在使詐!

葉崢嶸想到這裏,忍不住伸手掐了掐眉心,腦仁也在隱隱發痛。

老話說:女人心,海底針——

事實還真是如此!

他連小茜和於佳音的心思都猜不透,哪裏能看出張小曼的心思?

況且,他和張小曼是真的不熟,他甚至連張小曼接近他和於佳音的目的,張小曼手裏掌握的東西有多少都不知道。

即便想猜,也無從猜起!

葉崢嶸有些疲倦的揉搓了下自己的面孔,暫時就這樣吧。無論多大的事兒,都得等兜兜的手術之後再說!

因為要給兜兜安排手術的事兒,而葉崢嶸在術后也需要一段時間來休養生息,所以這段時間裏,他一直都在和公司的高層們交接工作,爭取讓自己多空出一點時間來。

不然,如果他術后不好好休息,仍舊減持工作的話,恐怕小茜要嘮叨他的。

之後的幾天,於佳音那邊雖然沒什麼動靜,但也絕對不消停。

繼上次買水軍炒作曝光之後,於佳音又被網友匿名爆料了陪酒事件!

起先只是一個很不起眼,粉絲數不過百的個人微博賬號,貼出了一段視頻。視頻的拍攝背景應該是一個小酒吧里,濃妝艷抹的於佳音舉著酒杯,遊走於各個投資人和導演之間,陪着笑臉,賣弄著風情,儼然是一朵交際花。

甚至,她還直接坐到了某位知名導演的腿上,摟着他的脖子談笑風生——

視屏一經發佈,立即激起千層浪,很快就被各路娛樂大V瘋狂轉載,關於於佳音,甚至整個娛樂圈潛規則的討論也甚囂塵上。

微博熱搜的前十名當中,於佳音的事情,就佔據了四位。

網友紛紛感嘆女明星高光之下的另一幅面孔,但更多的人,卻結合了之前她買水軍炒作自己的事情,針對其個人展開了各種謾罵,使得於佳音最新發佈的一條微博下,已經被罵聲淹沒。

而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沈茜正在醫院裏,陪着葉崢嶸和兜兜。

她的老公和兒子即將要進行骨髓捐獻手術,所以提前住進了醫院裏,進行術前觀察。她坐在病房裏,陪着兜兜一起看小人書,葉崢嶸則躺在病床上,正在看手機。

沈茜回過頭看他一眼,忍不住道:「好好休息一下吧,就算是工作,也不差這一會兒。再說,總看手機對眼睛不好的……」

她記得自己三年前的時候,葉崢嶸還是不戴眼睛的。但是自從她回來之後,葉崢嶸工作的時候,多半都會戴眼鏡,而且還是近視鏡。

葉崢嶸倒是出奇的聽話,沒有辯駁,便將手機放到了床頭柜上:「行,聽太太的!」

他伸過手去,將沈茜的小手握住,道:「等我和兜兜的手術做完,你的病也治好了之後,我們舉辦一場婚禮吧?」

雖然已經結過了婚,領完了證,甚至已經有了孩子,但是沒有一場婚禮,沒有一張婚紗照,還是讓葉崢嶸覺得缺了一種儀式感。

浪漫的婚禮,潔白的婚紗,鮮紅的玫瑰,有幾個女人會不喜歡呢?

沈茜也笑了笑,說:「好啊!」

「兜兜會走路了,都能當花童了」,葉崢嶸說到這個,也來了興緻,索性從床上坐起身子,說:「然後我再從朋友家借一個年齡相仿的小女孩來,就齊活兒了!」

「你打算得倒是挺長遠的,葯吃了嗎?」

葉崢嶸:「……還沒!」

沈茜嗔怪:「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也能忘……」

一邊說,一邊把兜兜放到了床上,起身去給他拿葯。

葯還有,是裝在瓶子裏的。沈茜拿着瓶子擰開,可是瓶蓋有些緊,怎麼都擰不開。後來,她似乎有些用力過猛,手一滑,裏面的藥片紛紛灑了出來,咕嚕嚕滾了滿地。

沈茜:「……」

好吧,她就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

葯是不能給葉崢嶸吃了,沈茜只能把殘局收拾了,然後拿着藥瓶出門去找護士,準備再拿一瓶葯來。

頭忽然有些昏沉沉的,眼前也是一陣漆黑,頭暈目眩的感覺。

沈茜用力扶住了旁邊的門框,晃了晃頭,瞬間覺得清明了些。

她深深吸一口氣,隨即朝着護士站走去。

此時,護士站的兩個置辦護士正在聊天:「……太不可思議了,我一直覺得她是那種無欲無求的人,原來也是為了利益不惜一切的人!」

「就是!這還只是明面上的,誰知道背地裏什麼樣兒?只怕連人家的床都上過了吧?」

「不過她也蠻厲害的,這麼久才被發現——唉,房子塌了,她再也不是我喜歡的那個於佳音了!」

沈茜在聽到後面那個名字的時候,不由愣了下。

恰巧這時,護士看到她走過來,便什麼都不說了,而是笑着沖她道:「沈小姐,您有什麼需要嗎?」

沈茜哦了聲,然後將自己的藥瓶拿給護士看:「我剛剛不小心把這個要給弄灑了,病人沒什麼吃的了,能再給我拿一瓶嗎?」

護士趕緊應承,去配藥室給她拿了新的。

沈茜回了病房,安排葉崢嶸吃了葯,哄著兜兜也睡了午覺,這才打開了手機,正準備看一看於佳音的消息時,於佳音的電話卻已經打了過來,一聲又一聲,催命似的……

。 喬喬有些警惕地向後退了幾步,順帶着將視線從對方的武器上一掃而過。

那是一根猶如炮管一般的巨型加特林機關槍,材質如同黑曜石一般,但更偏向於金屬質感,並且硬度遠在自己爪套所使用的斬龍素材之上。

之所以這麼認為,是因為他之前帶着爪套的全力一拳,竟然沒能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桿武器的素材來源,很有可能是古龍級別的怪物,而且還不是砦蟹那種偽古龍級。

「隊長抱歉。」見到來人,原本情緒越發激動的梅露貓,這才有些收斂了起來,情緒低沉地將小鎚子放回了身後。

「看來很有威望啊,這一位隊長。」喬喬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對方。

眼前的少女個子不算太高,身材纖細,皮膚蒼白,留着兩個不太對稱、長短不一的雙馬尾,最長的那一端甚至都快拖到地面之上。

不同於大多數獵人的打扮,她穿着貌似沒什麼防禦力、略顯單薄的黑色風衣,衣服的后擺如同披風一般,胸前則大面積的敞開着,露出了大片的肌膚以及一抹黑色的抹胸,下身則穿着同樣暴露度極高的短褲。

她的主武器貌似就是她單手舉著的那桿巨型黑色加特林,身後還背着一把狹長的黑色大劍。

和瓦倫蒂娜姐有些類似,這位貌似是黑色系的忠實愛好者。

完完全全就是一身黑。

雖然打扮略顯怪異,但喬喬能感知到,眼前的少女,非常強!

「那個,不好意思啊,是我們家梅梅有些胡攪蠻纏了。」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地拉着身旁的梅露貓,一起大角度地鞠了一躬。

隨後便開口解釋了起來,「這位艾露貓先生,應該還記得之前接取任務時候的事情吧?」

喬喬有些困惑地看着對方。

一看喬喬這反應,少女馬上就明白了當前是什麼狀況,主動解釋道:「說來慚愧,之前接取任務的時候,我們家的梅梅被您一尾巴擊退了,那之後一直有些耿耿於懷,今天意外之下再次遇到您之後,這才發起了挑戰。」

「這孩子性格雖然有些暴躁,但本性其實不壞的,當然您能教訓一下她也好這些日子因為任務執行地太過順利,這孩子一直有些飄,我還想着找機會和她談一下呢,這下倒是省事了。」

少女宛然地搖了搖頭,一副怒其不爭的大姐姐的表情。

怎麼感覺和妮婭有點像啊?

喬喬的腦海中,不自覺地閃過這個念頭。

「隊長!」名為梅梅的梅露貓,有些羞惱地扯著少女身後風衣的一角,試圖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黑岩】小隊的隊長七夜這位應該就是你們小隊的隊長了吧。」

望着不知何時,出現在喬喬身後的大高個,七夜笑着伸出了手。

「幸會幸會,我是【蒼藍星】小隊的隊長,古塔。」和少女握了握手,古塔有些好奇的將視線掃過對方的奇特武器。

就外觀來看應該是重弩槍,但是用法應該和常規的那些款式不太一樣。

少女身上的氣場也很強,粗略估計至少在滅盡之上,讓古塔很有繼續探究下去的慾望。

從她身上,也許能一窺妮婭和薇薇未來的路。

畢竟她們使用的武器也是弩槍。

在古塔出現之後,七夜還沒有什麼特殊反應,但是她身後的梅露貓,當場就是一個激靈,不自覺地就躲到了自家隊長的披風后。

好好可怕的傢伙!

梅露貓天生自帶的,對強大生物的預警本能,讓梅梅第一時間就認清了古塔的本質。

這就是一個擁有着恐怖身體素質的人型怪物!

開玩笑的吧,這世上原來還有比隊長更強的同齡人嗎?

「您應該就是那位傳聞中的預備役首席了吧,果然事實遠比傳聞要更加離譜啊。」

感受着古塔身上的氣場,七夜露出了一抹苦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