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8
  • 0

「大王,秦國需要的是大一統。自從秦始皇統一天下,統一了度量衡,

制定了規矩。對一個帝國來說是好的,這一點不用質疑。不過,最近察看了下秦帝國頒布的方針政策,

確實是對百姓有利。特別是在對外作戰方面,胡亥比始皇帝還強硬。

根本不與匈奴人妥協,一戰到底,就算亡國也要戰。」

蒯徹道。

事實上正如蒯徹所講,秦帝國一代代基本是聖君,不會輕易殺讀書人、有本事的人。

會想盡辦法讓天下聖賢之士為秦帝國服務,這是一種傳承,也是一種延續。

秦國歷史上出現好多名相、名將。

就算那個商鞅變法,秦王也未殺,是商鞅自殺,而秦國依然暗中行使變法。

無外乎推遲幾年執行。

其他國家均懼怕秦國實施商鞅變法,擔心秦國實力暴漲,所以,很多國家才會抵制秦國商鞅變法。

秦國歷史是一部戰爭史,抵抗外夷蠻族入侵的戰爭史,也是一部讓國家崛起的歷史。

無數代君王努力,最終在始皇帝這一代成功。

很了不起!

「蒯先生,你看這樣是否可行,本王把家眷交給你,由你帶著離開代郡,本王坐陣這裡,與秦軍決一死戰。」

趙歇道。

蒯徹搖頭苦笑。

「大王,屬下建議不要雞蛋碰石頭,憑代郡中的十萬新兵蛋子,如何抵抗秦軍。

韓信旗下5萬兵馬,其中鐵騎有三萬餘人,聽說還有一種非常厲害的什麼重騎,

只要重騎一出,不論什麼兵種,瞬間會崩潰,根本擋不住。」

蒯徹道。

「蒯先生,要是本王投降,秦軍會如何處置呢?」

趙歇道。

「這個問題,屬下也不是很明白。不過,從共傲、魏豹二人的結果來看。

只要開城門投降,秦軍不會追究責任,還會給予好的安置。若是反抗的話,

肯定不會有好結果。畢竟,咱們這是造反,秦軍肯定嚴懲不貸。」

蒯徹道。

「蒯先生,這個事,讓本王好好思考一下。」

趙歇道。

。 我們都難以置信地發現,這盒子裏邊竟然是空的。

那一瞬間,我內心裏邊簡直是萬馬奔騰,九重寶函到最後開了個寂寞,這完全不符合常理,甚至有些古代版逗你玩的感覺。

四叔和劉天福也瞪大了眼睛,他們和我一樣難以置信地盯着空盒子,只不過兩者關心的事情不同,四叔是關心裏邊的東西哪裏去了,而劉天福則是想要知道是怎麼打開這第九重的。

華子就沒好氣地說道:「狗屁的乾坤扣,我準備打了一輛車過去,誰知道開車那司機沒睡醒,過來就朝着老子直接撞,還好我反應夠快,一轉身躲了過去,然後就找人過來理論,你們猜結果怎麼樣?」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你能不能不要滿口廢話,我們現在是關心盒子是怎麼打開的,裏邊的東西又哪裏去了!」

我是相當的無語,甚至都有些想要給他一巴掌,不知道說問題的重點,羅里吧嗦說這些有什麼用?

「那他娘司機就想要動手,老子是那種怕事的人嗎?肯定就跟他直接幹起來了,路上就有人幫忙拉架,我和司機都打的眼紅了,那裏管起其他人的,所以導致打的人越來越多,後來管事兒的人來了,把我們都抓了進去,要不是那個司機屬於酒駕,我還真的不好這麼快出來了呢!」

見我忍不住又再度說話的時候,華子立即搶先一步說:「不要着急,聽我繼續說,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我出來之後想着去切割廠,結果一摸盒子竟然就開打,你們說是不是很奇怪啊?」

「我他娘問你裏邊的東西呢!」四叔立眉橫目,彷彿丟了是他的東西似的。

華子嘆了口氣說:「我真的是他喵了個咪了,裏邊居然是一顆珍珠,這能值幾個錢啊?這次真是虧死了!」說完,他從兜裏邊摸出了一顆比桃核大不了多少的白色圓珠。

看了幾眼,我的眉頭皺的更緊了,說:「這搞了半天竟然是一顆珍珠,也真的太奇怪了,它的價值也不足以裝在這九重寶函當中,這不就好像麻雀住在了鳳凰巢裏邊嗎?」

四叔點了一支煙,什麼話都沒有說,陰沉個臉,顯然他比我還要失望。

「讓我看看。」

劉天福從華子手裏邊接過,拿起來打量了半晌,道:「這顆珍珠的陳色還是相當不錯的,屬於一顆非常罕見的南洋大珍珠,這顆珠子我要了,你們兩個開個價吧!」

「劉先生就是快人快語,我喜歡,咱們都是自己人,肯定不能亂要價的。」

華子直接豎起了一根手指道:「就這個數怎麼樣?」

劉天福苦笑了一聲道:「你小子這還不亂要價,一顆珍珠要我一百萬,再少點。」

聽到這話,華子直接就一把將珍珠搶了回去,大叫道:「靠,打發要飯的呢?我說的是一千萬,什麼他娘一百萬。」

我在心裏暗暗給他豎起了大拇指,這也太敢要了,這一顆大珍珠確實罕見,但是這個價位也太過分了,再說它又不是夜明珠還可以照照亮,最多碾碎了用了擦拭皮膚,估計效果還是是相當不錯的。

「華子,不要開玩笑,能不能說個靠譜的價格,我師父既然想要,你就八十萬給他算了,看在我的面子嘛!」

華子卻非常堅定地搖頭,接着說:「老子說的不僅僅是這顆珍珠,還有那幾個盒子。」

聽到這話,我想一巴掌呼死他,那九重寶函可是無價之寶,別說要一千萬,就是要一個億也不過分,爺們是爺們,錢們是錢們,親兄弟也要明算賬,不能在這上面打馬虎。

我立即就把華子拉到了一邊,對着輕聲說:「兄弟,不要衝動,我們商量商量再說,衝動是魔鬼,這九重……」

「一千萬,成交!」

然而,還不等我把話說完,四叔直接豪爽地開了口,搞得我整個人都傻在了原地,其實這僅僅是個開始,以後當我清楚了那顆珍珠的價值,腸子都悔青了。

華子也是事前豬一樣,事後諸葛亮,因為當我們知道那是一件多少錢都買不到的神物,真是哭皇天也沒眼淚了。

然而,即便此時我也覺得包括九重寶函的話,一千萬太少了,但東西是華子帶出來的,又是我四叔落的價格,自然也不能再說什麼。

但實際情況是,加上我們手裏的其他明器,此次我和華子真是狠狠的賺了大一筆錢,就像一些富豪對於錢的認識一樣,在我們的眼裏錢也變成了數字。

這樣來說,在不久之後,四叔因為買下我們所有的明器,動用了大筆現金,導致他那邊的鋪子有些周轉不開,跟我借了三千萬應急,並答應給我三分利,而且還轉讓了兩間鋪子到我的名下。

在半個月之後,我已經一身世界頂級名牌,坐在自己的鋪子外的藤椅上曬太陽,這是我自己都想要的生活,再回想當初自己的落魄,感覺活着並且有錢是真他娘好。

之後的日子裏,我和程數也偶爾打個電話,時不時發微信聯繫,對於斬龍的死,她沒有給出明確的說法,只是說不想騙我,還告訴我既然人都已經死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一個下着濛濛細雨的晌午,有個人到我的鋪子裏邊買走了一串珠子,雖說這串也有二十多個年頭,但成色非常的普通,我收的時候是三千,給他的要了六萬,這個人一看就是那種很有錢的土大款,直接跟我現金。

這種事情在小鋪子裏邊基本沒有,但在我現在的大鋪子裏邊,那基本上屬於常態,只是對於下雨天自己沒多少好感,可能是因為上一次留下的後遺症,覺得下雨不會有什麼好事。

果不其然,沒過幾天就發生了一件讓我捶胸頓足的事情。

我本來都是睡到自然醒的,結果被手機的鈴聲給吵醒了,一看電話是同村的一個叔伯打來的,拿起來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我們家的祖墳讓人給掘了,簡直是匪夷所思。

。 秦舒不打算跟韓夢繞圈子,她一把拉下了臉上的口罩,露出一張素淡而冷漠的臉,直奔主題地說道:「孩子呢?」

韓夢意味地看了秦舒一眼,唇角微勾,「他很好。」

在助理的幫助下,她坐進沙發里,然後才悠悠地說出前提條件,「如果你願意配合我的話。」

「你先告訴我,他在哪裏。」

秦舒沒有輕易妥協,即便她滿心挂念著巍巍寶貝,但是既然韓夢主動找上她,並且有所求,寶貝暫時就是安全的。

她必須尋求主動,不能完全被對方牽着鼻子走。

「我現在連他人在哪裏,是否安然無恙都不能確定,你讓我怎麼跟你合作?」秦舒直直地看着韓夢。

「這個簡單。」韓夢不以為然地一笑,朝身旁的助理抬了抬下巴示意。

助理意會,拿出手機按了幾下,撥出一個視頻通話。

接通后,遞到秦舒面前。

秦舒看到手機畫面里,寶貝兒子雙手被綁的坐在椅子裏,眼睛矇著一塊黑布。他不吵不鬧,透露出與同齡人不同的安靜。

記住網址et

即便如此,只看到這一幕,足以激起秦舒的怒火。

她瞪了瞪眼睛,憤怒的朝韓夢看去。

「你們怎麼能這麼對待他?他才三歲!」

韓夢好似這會兒才恍然,哦了一聲,「說的也是,是我這些下人太粗魯了。把孩子鬆開,好好照顧著。」

後半句是她對視頻那邊負責看守的人說的。

秦舒親眼看着畫面里,一個帶黑色頭套的男人幫巍巍鬆綁,眼睛上的黑布也拿了下來。

小巍巍一恢復視覺,便立即喊道:「媽咪?!是你嗎?」

他剛才聽到了媽咪的聲音。

而秦舒一聽到孩子的呼喚,眼眶發熱,情不自禁地就要回應他。

視頻卻被韓夢給掛斷了。

秦舒目光寒戾地看向她,後者一臉無辜的笑。

「秦小姐,現在可不是你們母子團聚的時候,我剛才說的話……」韓夢意味地緩緩說道。

秦舒的反應她很滿意,說明自己這步棋下對了。

她相信,秦舒接下來一定會乖乖聽話。

果然,在秦舒把各種複雜的情緒壓下之後,她冷冷地開口:「你想讓我做什麼?」

韓夢沒着急開口,轉頭漫不經心地看了眼窗外。

樓下的廣場上,活動正在火熱進行,台上的王藝琳被眾多媒體和粉絲簇擁著,萬眾矚目。

她眼角掠過一抹譏誚,說道:「那個女人啊,不知道褚臨沉到底看上了她哪點兒。」

輕嘆了口氣,目光重新回到秦舒身上,把助理剛遞過來的一份文件,推到了秦舒面前,抬了抬下巴示意。

秦舒不明所以地翻開了文件,目光漸漸變了。

這是兩份親子鑒定報告。

兩份都和褚臨沉有關,其中一份是巍巍的,另一份不詳。

她目光落在鑒定報告角落的時間標註上,眉頭微擰。

竟然是三年前?

難道那個時候,韓夢就已經知道了巍巍的身份……難怪,她一直被人跟蹤。

秦舒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面上不動聲色,心裏卻為韓夢此人的深不可測感到陣陣寒意。

至於另一份鑒定報告。

她目光轉了過去,帶着思索。

韓夢「善解人意」的主動解釋道:「這個,是王藝琳肚子裏的種,可惜,是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野種。」

說這話時,她微挑的眼角帶着不屑。

秦舒聞言,不由愕然。

王藝琳懷的不是褚臨沉的孩子謝堯在那裡問了對方一句,就想看看這個事情到底解決的怎麼樣了。

畢竟對於這方面的事,他們大傢伙都是看在眼裡的。

不過看到對方平安無事的回來,他整個人的心情都好受了不少,在前面的時候他還以為對方會發生什麼意外。

「還能有什麼事情,在這個時候所有的事情都澄清完了,皇上很相信我說的這些話。」

官明婷盯著對面那個人,想了一下之後,更是笑眯眯的,最後把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對於這方面的事情基本上到了之後的結果可……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296章又一次喝醉 真一確實不理解亡命之徒的心理,但他兩世為人,深知歷史的車輪是滾滾向前的,一切落後於時代的東西終將被歷史所淘汰,而人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抵抗時代的浪潮湧過。傳統的寺廟如果不轉型,就會與高速發展的現代社會脫節而自我消解。

霓虹國內,寺廟、神社數量繁多,甚至多於便利店、郵局的數量。無處不在的寺廟神社可以說構成了霓虹社會的一道風景。但是隨着現代社會的發展,寺院的經營環境也越來越惡劣,僅靠僧人支撐的寺院越來越難以為繼。

像山能寺這樣轉型成功,成為京都府內一道風景,憑着旅遊業與施主的布施便能輕易生存下去的寺院簡直鳳毛麟角。

據說30年後,甚至會有四成的寺廟因難以生存而廢寺,從地方上徹底消失。

玉龍寺便是如此,處在鞍馬山深處的偏僻地理位置決定了它難以如山能寺一般靠遊客創收。步入現代社會後,又失去了為周邊百姓規劃墓地、做法事的財源。秉持傳統思維的主持空覺甚至只能依靠盜竊來勉力維持寺廟不廢。

其次,犯罪就是犯罪,沒有任何借口可言,更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開脫。

所以,在真一看來,空覺的怒吼與痛苦不過是一個舊時代的悍匪不甘於被時代淘汰的發泄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