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9
  • 0

「哦、夫人讓我過來準備些茶點招待秦小姐。」

路夢平神色似乎有些驚慌,下意識地朝秦舒和辛晟這邊看了一眼。

辛晟並未在意她的反應,而是把秦舒剛才的叮囑原封不動地轉達給了傭人,然後對秦舒說道:「走吧,去前廳里坐會兒。」

「好。」

秦舒應了一聲,卻稍稍落後辛晟兩步。

經過路夢平身邊時,她停下腳步,用兩人才能聽到的音量跟她說了一句話。

路夢平頓時縮了縮瞳孔,驚疑不定地看着她。

秦舒在辛晟疑惑地轉頭看過來時,高聲說道:「冬天喝茶,我喜歡在茶里添兩顆花椒,有勞平姨了。」

說完,抬步跟上了辛晟的步子。

一秒記住https://m.net

辛晟帶着幾分笑意的嗓音從身旁傳來,「你也喜歡往茶里放花椒?」

秦舒看他雙眼發亮,臉上彷彿寫着「遇見伯樂」的表情,不禁唇角微抿,輕聲說道:「花椒性溫,冬天喝茶時放上兩粒,最好不過了。」

辛晟頗為贊同地點頭,「對,而且這花椒的味道也好,加在茶里別有一番風味!只可惜我家裏除了我,他們都不好這口,還總是嫌棄得很。」

辛晟發現自己跟秦舒有共同的嗜好,似乎來了興緻,又趁熱打鐵地問道:「那你夏天喝茶一般往裏加什麼?」

秦舒一愣,對上他興緻勃勃的目光,攤手說道:「我夏天煮湯喝,不喝茶。」

辛晟眨了眨眼睛,反應過來,卻比剛才更加高興,大笑起來:「哈哈,看來咱們真是有緣分。我夏天也不喝茶,燙嘴!」

「嗯,茶涼了也不好喝。像清涼解暑的綠豆湯、銀耳湯這些,就很適合夏天。」

「沒錯沒錯!」

兩人越談越投機,笑聲一路遠去。

所過之處,辛家的下人和衛兵都驚了。

多久沒見辛將軍笑得這麼開懷了?

除了夫人,還從沒人能讓將軍這麼高興吧……

臨走時,辛晟熱絡地留秦舒吃晚飯。

秦舒婉拒道:「謝謝辛將軍,我回去還有事,這頓飯,咱們改天再約。」

「行!」辛晟也並不勉強,只是提醒道:「你這稱呼得改改,我剛才是怎麼跟你說的?以後,可別叫我辛將軍了!」

秦舒莞爾一笑,「好的,辛叔叔。」

她不忘暗示道:「我跟您說過的事情……」

「放心,我會準備着的。」辛晟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幾分,甚至,有些期待。

早就攪一攪國醫院那桶水,現在,總算有這個機會,自然要趁機搞一波大的!

「那我等您的好消息。」

秦舒笑着說完,轉身而去。

站在一旁的辛寶娥全程將秦舒跟辛晟的互動看在眼裏,莫名有些嫉妒,垂在身側的手掌也不禁掐進了掌心。

等秦舒一走,她立即將路夢平叫到一邊,冷聲問道:「平姨,你聽到他們說什麼了?」唐季禮拚命拖延時間,以便讓凈念成功喚醒三具金身;

秀念這一路追打,卻也是在拖延時間,為了讓大空專心逼出毒素。

此時此刻,藏經閣無一人值守!

「不!」唐季禮嘶喊著撲了回去。

但已經晚了。

……

《屍家禁地》第230章金身發威 馬之聖獸的力量,伊·真天是的的確確的得到了!

感受着體內涌動的力量,伊·真天不禁感到有些震驚:「我感覺…體內的能量,源源不斷!」

「看樣子,你的相性比我要好一些。」伊·萊雯點點頭,「馬之聖獸的力量,你這應該就算是得到了…能確定是什麼效果嗎?」

伊·真天歪了歪頭,眉頭緊皺:「好像…我不太能確定,不過,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我對魔力的掌控好像變強了不少!」

伊·萊雯少顯疑惑:「這…可能是附帶的效果,聖獸之力應該不會那麼簡單,你再仔細感知一下。對了,咱們去實戰場吧,仔細的確認一下。」

伊·真天看向自己的姐姐,有些不確定的問道:「等一下,姐,我記得…之前馬之國的聖獸之力使用者,在得到了聖獸之力以後,突出的點好像是治療吧?」

「……準確一點的說,是續航。」

馬之國的守護者當中,那些得到了聖獸的認可,獲得了聖獸之力的人,無一例外,基本都是得到了跟續航有關係的能力,不但可以治療,而且還可以消耗自身的能量,為隊友補充魔力、精神力!

妥妥的輔助型技能!

在看到捲軸的時候,伊·真天實際上也是這麼覺得的…畢竟,比起聖獸柱直接傳授知識,用捲軸為載體記錄知識的方式,似乎也挺合理的。而且是否真的能得到馬之聖獸的力量還不一定呢,所以伊·真天對於馬之聖獸的能力實際上並不算太期待。

之前在接觸聖獸柱的時候,伊·真天與伊·萊雯便不知道為何,沒能得到聖獸之力。

按理來說,這樣一般就意味着她們被拒絕了。所以伊·真天着實不認為自己的相性夠…

但讓她沒想到的是,這一次用捲軸,反倒是得到了力量…

「是因為聖獸放寬了要求的結果嗎?」伊·真天不禁產生了這樣的想法,「不過,我沒有感覺到自己有得到什麼額外的力量啊。」

「也不一定就是續航。」

伊·萊雯說出了新的情報:「實際上…同一位聖獸所賦予的力量,也是不確定的。聖獸捲軸的出現降低了聖獸之力對魔力親和度的要求,那麼相性就會顯得更加重要。已經有一些國家出現了例外的情況,通過捲軸獲得了聖獸之力的人,得到的力量與通過聖獸柱獲得聖獸之力的人所得到的力量不同!」

這之間得邏輯,伊·真天立刻就明白了:「也就是說,只要相性足夠好的話,或許就能得到聖獸的其他力量?魔力親和度實際上限制了聖獸之力使用者的質量,還有很多魔力親和度雖然不夠,但與聖獸相性更好的人被過濾掉了?」

「看樣子,聖獸捲軸就是為了重新將這一部分的人拾起來!」伊·萊雯點點頭,「行了,如果可以確定你的確是得到了聖獸之力的話,那咱們去實戰場實驗一下好了。」

實驗的過程自然是通過實戰。

伊·真天是一名標準的雙刀刺客,她沒有作為一個戰士的天賦,不能抗傷害,只能當刺客這樣身形靈敏的,或者魔法師弓箭手這一類遠程攻擊的。

而在這幾個選項當中,伊·真天選擇了當一個刺客。

伊·萊雯作為伊·真天的姐姐,身體條件上與伊·真天差不多,她則是選擇當一名弓箭手…

不過,哪怕是在沒有障礙物的情況下,弓箭手在面對刺客的時候也依舊不佔優勢。尤其是在受到同等教育的情況下,刺客的技戰術,會讓弓箭手難以命中,儘管弓箭手本身就有很多種鎖定敵人的方式,但刺客的各種製造幻影、隱蔽氣息乃至隱形什麼的,層出不窮。

然而,哪怕在專業方面天然佔優,但如果戰鬥經驗差距過大的話,刺客也就不怎麼管用了…

儘管得到了聖獸之力,但伊·真天卻並不怎麼會用,在面對伊·萊雯的時候,依舊被打得灰頭土面。

經過一番折騰,伊·萊雯和伊·真天總算是確定了伊·真天從馬之聖獸的捲軸當中得到的力量。

如果嚴格算起來的話,依舊是續航…

只不過,伊·真天得到的續航並不能給隊友,只能給自己。

伊·真天的體能消耗、魔力消耗、精神力消耗,全部大幅度下降了!

魔力姑且不算,按照伊·真天原本的體能和精力,大概只能支持她全力以赴戰鬥半小時不到,但現在,一次性全力以赴戰鬥三小時以上是肯定沒問題的。

而且,減少消耗,也就意味着,伊·真天只需要少量的消耗就能夠釋放出足夠威力的魔法,如果將消耗提升到原本的程度,那麼一些魔法的威力和效果都會成倍的增加!

在意識到這一點后,不管是伊·真天還是伊·萊雯,都是一陣忍不住的狂喜!

儘管沒有得到其他馬之聖獸力量持有者的那樣輔助的效果,但能夠單純的大幅度提升個體戰鬥力,也是相當不錯的了。

伊·真天不禁握了握拳,有些興奮的說道:「這樣一來的話,我應該也有接近S級守護者的戰鬥力了吧?」

「單純論破壞力的話,你肯定要更強,但要論戰鬥經驗,你肯定還是不夠。」

伊·萊雯站在她妹妹的身邊:「如果你的經驗與我相等,那麼你應該碾壓我才對。」

「這個…沒辦法,只能多打打。」伊·真天訕訕的笑了笑,「但問題在於…我現在不太能上戰場。」

伊·萊雯倒是絲毫不在意:「能得到就是好的。咱們家只要能多一個有聖獸之力的人,那麼咱們在地位上就要高一些。不過,如果你想要戰鬥的話,肯定還是沒問題的,只要你運用得熟練,你的雙臂甚至能夠比雙手殺傷力更強。」

「我聽說白兔城那邊有更先進的技術,要不去找黎歌談談,看看能不能定做一套?」伊·真天有些遲疑的說道。

伊·萊雯肯定的點點頭。

「黎歌先生要用天廻龍去對付骸龍,他肯定還得把天廻龍帶走,等到時候再去問問他吧。」

「不過…那傢伙現在在哪兒啊?」

「…….」

。 龐博家中,龐博父母,大哥大嫂,侄子,還有龐博,假龐博彙聚一堂,葉凡,姚曦則站在一旁。

張文昌已經離開了,走之前葉凡給了他一些源,還有太玄門拙峰的古經,希望他好生修鍊,畢竟也是同學一場。

葉凡看着跪在龐父龐母面前的真假龐博,並未說什麼,他們已經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八年前他們乘坐九龍拉棺離開后,地球的修鍊勢力就派出各自門下弟子或者小妖查看他們的身世有何特異之處。

而負責龐博家的則是萬妖谷,因為龐博一家蘊含妖神血脈,為了搞清楚祖上出過那尊妖神,所以特意安插了一個小妖在龐博家。

這些年一直都是這隻小妖假扮龐博,一邊調查妖神血脈之事,一邊照顧龐博父母,並無害人之心,相反龐博還要感謝它,如果不是它假扮自己照顧父母,恐怕他的父母就要承受八年的思念之苦了。

龐父作為一家之主,他身材魁梧健碩,氣血比之常人還要強大,這就是妖神血脈的作用。

他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一真一假兩個兒子,眼中驚訝逐漸消散,然後起身走到,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龐父舉起手,一巴掌呼在龐博的大腦瓜上,打的龐博一臉懵逼。

「你個瓜娃子,出去野了幾年,一回來就和你兄弟動手,真是欠打。」

看着懵逼的龐博,龐父笑罵道,他其實早就只是這八年來照顧孝順他們的龐博是假的,畢竟兒子變化這麼大,他們這麼可能不發現,只是不願說破而已。

本來以為到死都不會等到真兒子回來,所以一直將假龐博當真兒子一樣對待,而假龐博也是很孝順他們的。

所以他才會在龐博與假博動手時攔住他們。

「老爹,到底誰是您兒子呀。」

龐博不免嘀咕一聲,八年不見,一見面就呼他,還真是他親爹。

龐父瞪了他一眼,眼中出現慈愛,兩隻手放在真假龐博頭上,揉了揉,開口爽郎說道:

「你們兩個都是我兒子。」

這讓龐母和龐博他哥也是紛紛點頭,畢竟這八年來假博的付出他們都是看在眼中的,心中自然也是承認這個假兒子(弟弟)的。

「好了,兩個臭小子,都起來吧一直跪着讓小凡他們看笑話嗎,你說你出去那麼多年,就不知道學學小凡,帶個老婆回家,人家侍女都有了,你有個屁!不成器的傢伙。」

龐父讓龐博和假博起來,同時恨鐵不成鋼的教訓起龐博,葉凡和姚曦聞言,都露出笑容,龐博一臉委屈,低聲自語道:

「我好歹是縱橫東荒年輕一輩的大妖,給我留點面子嘛。」

龐父聽到龐博的低語,轉身又是一巴掌呼在他腦門上,開口教訓道:

「你還要意思說自己是什麼大妖,連個女人都沒有,西遊記裏面哪個大妖像你一樣,還大妖,瓜娃子。」

龐博是有苦說不出,他也想找呀,奈何不是在被控制中,就是被追殺中,沒時間呀。

「不過,女人不女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回來了,我們一家人團聚了。」

看着變化極大的龐博,龐父感嘆一聲,他還是很高興的,無論是真的好,假的好,都是他兒子。

葉凡看到龐博一家團聚也是十分高興,不過,他更好奇的是假博口中的萬妖谷,地球的修鍊勢力他還是第一次接觸,看來有必要去拜訪一番了,不知他們實力如何,是否如北斗般強大。

龐博家過了一夜后,葉凡變想讓假博帶他們去萬妖谷一趟,假博也是欣然答應,畢竟他這些年的目的就是為了調查葉凡龐博等人。

時間如流水,一個月轉眼就過去了。

B市,葉凡家中,葉母難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驗孕棒,看着上面的兩條杠,她竟然懷孕了!

而葉父也是有些不敢相信,但一想到這一個月來每晚都會迷迷糊糊來上一次,卻又感覺十分合理。

安妙依和秦瑤在得知這一消息后,第一時間想到了黑皇,當她們看到在院子中上躥下跳,高興到恨不得上天入地的黑皇時,也知道這是黑皇搞的鬼。

隨即,兩女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彼此的無奈,這個黑皇,她們現在只想將黑皇當場鎮壓。

「先天聖體道胎!先天聖體道胎!先天聖體道胎!!」

黑皇在院子中上躥下跳,不斷自嗨著,一個月了,終於懷上了,它現在的心情難以形容,高興到飛起。

但很快紀暮的一句話直接將它剛上天是心情打入地底。

「沒有足夠的營養,本源得不到補充,先天聖體道胎也是無法誕生的。」

黑皇聞言,直接愣住了,萬萬沒想到還有這種條件,但想要葉凡給葉母服用過神葯果實,還留下大量源以及大成聖體精血,這應該夠吧。

但紀暮搖頭,這隻夠一部分,如果想要先天聖體道胎降生時完美無缺,還需要一處靈氣絕佳之地,要知道當年無始大帝剛出生可是吞噬了一座星域的靈氣。

這下黑皇沒法了,眼中滿是不甘,它怎麼就忽略了這麼多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