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67789
  • 0

「南瓜汁!」

嗯?

哈利和赫敏一下子朝羅恩看去,這種時候還有心情喝南瓜汁?

好在托比並沒有在意這一點,他又揮了下魔杖,分別變出兩杯清水,一杯南瓜汁,以及自作主張分給納威的檸檬水。

羅恩悶頭喝飲料,在兩位小夥伴的鄙視下不敢抬起頭。

哈利鼓起勇氣問道:「可…..教授,納威該怎麼辦啊?」

「隆巴頓先生的話……」托比仔細想了想,他出乎意料的微笑道:「勇於助人,為室友的父母出頭,這可是難得的英勇表現,這樣好了,格蘭芬多加五分!然後你們三人各自再加三分,為了獎勵你們替朋友考慮的心意。」

三人都已經呆住了,納威的眼皮也跳動了一下。

這和他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沒受懲罰也就算了,竟然還能加分?

羅恩恍然道:「早知道我就先動手了——」

「韋斯萊先生!」

托比忽然嚴肅道,嚇得羅恩差點沒從椅子背後翻過去。

「我必須要告訴你們的是,如果當時但凡動手的人是你和波特先生,那麼這就會變成一場平凡的鬥毆事件,無論是誰先挑釁的,你們都會註定受到懲罰!」

哈利沒去管漲紅了臉的羅恩,他越聽越不對勁——感覺海默教授對於違反校規一副很有心得的樣子?

「可……」赫敏忍不住擔憂道:「可如果您這樣做的話,會不會和斯內普教授鬧矛盾啊?」

斯內普是斯萊特林的院長,出了名的護短,而且赫敏早就見識過兩位教授打過一架了。

「哦,不不不不。」

托比豎起一根手指左右搖晃著:「首先,到時候找我麻煩的人不會是西弗勒斯。其次,你們似乎忘記了一件事——我也是一名斯萊特林,無論我怎麼做都會有合理的解釋,因為我的身份——斯萊特林。」

「這是一個最受歧視的學院,也是做事最不需要擔心後果的學院。因為總能找到解釋——從斯萊特林學院出身的黑巫師是最多的,這裡的人都壞透了。」

赫敏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哈利莫名的感到有些愧疚——他以前就是這麼看待斯萊特林學院的,但海默教授的說法卻明顯不是這個意思——他是為了保護納威才這樣做的。

他好像看錯海默教授了。

「有什麼問題嗎,波特先生?」托比從哈利的表情中看出了異樣:「你似乎是一名很會隱藏心事的孩子,這樣可不好,你應該多學學你的母親的,父親也行,他們都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儘管有些時候會做的過頭。」

哈利一下子抬起頭:「您……您認識我的父母?」

在他眼神中充滿了驚訝和期待。

「是的,我認識他們。」托比說道,但卻沒說太多,就此打住。

而羅恩也終於從海默教授剛剛的發言中回過神來——這位出身自斯萊特林學院的教授和他想象的有些不一樣,而且關鍵在於……

「納威可是一名格蘭芬多啊——誒呦!」

沒等他把話說完,就遭受了赫敏的暗中痛擊。

她怒視的眼神完美表達了她心中的意思——怎麼會有你怎麼不會看眼色的人?這種時候提什麼格蘭芬多啊。

這時,艾爾滴溜溜的飛回來了,爪子里還抱著兩個瓶子。

「你們該回去了。」

托比送客道:「就把接下來的時間讓給我和隆巴頓先生吧。」

「我們需要單獨聊一聊。」 嚴經緯酒足飯飽的時候,收到了蔣昊發來的消息。

蔣昊告訴嚴經緯他完事了,問嚴經緯在哪,他過來找嚴經緯,待會一起去喝點。

嚴經緯直接把定位發給了蔣昊。

半個多小時候,蔣昊來到了餐廳門口。

「鍾離兄,這是我朋友蔣昊。蔣昊,這位是鍾離無顏,天下第一聰明人!」

「哈哈,嚴少謬讚了!」

鍾離無顏哈哈一笑,和蔣昊握了握手。

「鍾離兄,我們要去喝點,一起不?」

「嚴少,我還有點事,就不去了,你們去玩!」鍾離無顏擺擺手。

接下來。

嚴經緯和蔣昊離開了餐廳。

而鍾離無顏,看著嚴經緯他們的車子離開,雙眼眯了起來:「這個蔣昊,也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嚴經緯和蔣昊所在的車上。

蔣昊開車,而嚴經緯坐在副駕駛。

「鍾離無顏,那是鍾離家族的公子哥吧?」蔣昊一臉奇怪道:「你怎麼和他認識的!」

「在執念島上認識的!」

嚴經緯聳聳肩,道:「這個鐘離無顏,雖然丹田破損無法修行,可是……他給我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怎麼說呢,我感覺他未來不簡單。」

「他妹妹鍾離有顏才不簡單!」蔣昊淡淡道。

「嗯?」

嚴經緯一愣:「你認識鍾離有顏?」

「說不上認識,見過幾次而已!」蔣昊說道:「傳聞天賦很強,被鍾離家族重點培養,未來或許會成為一代女皇,對了,聽說她很暴力!」

「暴力?」

「嗯,有個身份背景不錯的公子哥追求她,最終那個公子哥被打成殘廢,某處地方,也廢了,原因就是那個公子哥偷看了她的胸!」蔣昊道。

嚴經緯臉色一凝,被這樣的女人關注著,可不是什麼好事!

接下來。

蔣昊帶著嚴經緯前往了一處不錯的酒吧,嚴經緯不喜歡亂,所以蔣昊找的是一處清吧,來玩的都是學生,駐場的歌手也是附近學校的學生。

兩人點了一堆酒,直接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他們兩人的境界,世俗的酒喝下去就像喝水一般,基本上就是過過嘴癮了。

「打算啥時候搶婚?」

蔣昊問道。

「後天吧!」嚴經緯說道,其實,他現在就可以現身寧家,將寧菲菲帶走,不過他覺得寧菲菲可能不會同意跟他走,所以他決定等後天寧菲菲和林家定親的時候再出現,順便告訴林家,寧菲菲是自己的女人,誰也別想打寧菲菲的主意。

「對了,當初崑崙老頭給你的寶貝,你還沒用吧?」嚴經緯忽然問道。

「沒有!怎麼?」

「那就好,後天拿來給我,我得作為定親禮物,送給寧家!」嚴經緯說道。

「我師傅不是也給過你了么?」蔣昊愣道。

「我的已經用了!」

「靠,你自己的你用了,現在打我的主意?」蔣昊一陣無語:「哪有這麼好的事!」

「少啰嗦,後天我需要!」

嚴經緯直接道。

蔣昊雖然罵了幾句,但他也沒說什麼。

雖然東西很珍貴,但以兩人的關係,自然就是嘴巴上說說而已,真要蔣昊拿出來,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拿出來。

「經緯,這個世界已經變了,大世之爭馬上來臨!」

喝了一口酒,蔣昊緩緩道:「有些東西,是阻止不了的,大世之爭,是無數武道高人都渴望的,他們都在等這個機會。」

「崑崙老頭那邊,他怎麼說?」

「我師傅說,一切皆有定數!」蔣昊道。

「這老頭子,說話還是這麼神秘兮兮的,什麼皆有定數,這和沒說有什麼區別?」嚴經緯非常無語。

「哈哈,我師傅要是知道你罵他,估計又要吹鬍子瞪眼了!」蔣昊哈哈一笑:「來,喝!」

在嚴經緯和蔣昊喝酒的時候。

京城市中心。

一處古色古香的庭院之中。

這裡是林家老宅。

林家,也屬於軍人世家,不過林家和寧家還是有區別的,林家更多的人走的是文職這一塊,所以他們家的人上戰場的要少一些。

這種老式庭院,幾乎是京城豪門望族的標配,這種庭院,有錢也沒資格住,必須要有實力才行!

此時,林家老宅主堂屋之中。

一名老者坐在正中央的主位上,這名老者,正是林從軍的爺爺,林輝。

而下面,坐著一對中年夫妻,這對中年夫妻,是林從軍的父母,林修心和鄔艷華。

「修心,後天就要進行訂婚儀式了,從軍什麼時候才能回到京城?」

老爺 聽到介紹,陳天龍也看了過去。

不得不說,黑白劍客,的確是一對非常矚目的女人,因為她們不僅樣貌冷艷,而且簡直就像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最主要的是,全都身材高挑,起碼一米七五以上。

雙笙玫瑰也是姐妹花,但雙笙玫瑰性格迥異,一個熱情,一個冰冷,而且兩姐妹的模樣仔細看是有一些區別的。

但這身材高挑性感的黑白劍客,氣質、模樣,甚至連眼神,都像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

這種極具鏡像化的獨特感覺,以及她們一流的容貌身材,令人難以抑制地生出一種征服欲來。

場間的男人們,眼中已綻放出了一抹異樣的光彩。

哪有男人不愛美女呢?

這種天性,可不分商人和武者、世俗和古武界。

「你還看?」

這時,陳天龍聽到一道非常輕微的嬌嗔聲。

陳天龍下意識扭頭看去,只見武青柔正笑眯眯地盯着海東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