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37
  • 0

「你知道,飯店其實不值什麼錢,關鍵是地皮房子值錢。」

「這不,這兩年升值了,前段時間有個朋友幫我估計了一下,現在價值差不多三個多億吧。」

吳菲菲立馬驚呼出聲:「三個億?那就是四五千萬美金了!」

「你……你吹牛吧?」

「這破地方,值三個億?」

「你以為你這是在紐約市中心啊?」

宋芷蘭眉頭微皺,她在廣陽市地位尊崇,還沒人敢這樣跟她說話呢。

不過,看在林漠也在這裏的份上,她也沒有發火,只是輕飄飄地道:「紐約市中心,我倒是真有兩個餐館。」

「不過,那倆餐館,加一起,都不如這個餐館值錢。」

「我在考慮,要不要把紐約市中心那倆餐館賣了!」

吳菲菲立馬狂笑起來:「哎喲喂,二姨,你們國內的人,都喜歡這樣吹牛了嗎?」

「還紐約市中心有倆餐廳,你咋不說紐約市中心有幾棟樓呢!」

「哈哈哈,我真的忍不住了。」

「人長得倒是挺漂亮的,但這話說的,可真的是沒有一點水準啊。」

方玲也搖頭嘆息:「哎,半夏,你這交的到底是什麼朋友啊?」

「找個這樣的窩囊廢老公也就算了,但是,你交朋友也不慎重嗎?」

「我告訴你,那種喜歡吹牛的人,真的不適合交朋友!」

「要交朋友,就得找那種腳踏實地的,明白不?」

「誤交損友,下場會很慘的!」

許半夏不由尷尬:「三姨,宋總說的是真的,她其實……」

方玲直接擺手:「行了,你別說了。」

「怎麼連你也跟着吹噓起來了?」

「半夏,你這些年怎麼變了這麼多啊?」

許半夏不由無奈,二姨這一家人也太自負了吧?

「宋總,不好意思,您不要在意。」

許半夏只能朝宋芷蘭道歉。

宋芷蘭淡笑回應,只是輕飄飄地瞥了吳菲菲等人一眼。

就在此時,外面突然有人敲門:「您好,請問宋總在這裏嗎?」

這聲音聽着,頗有些生硬,好像華語很不標準似的。

宋芷蘭道:「請進。」

房門推開,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女子走了進來。

女子一身名牌,身材高挑,長得也不錯,看上去妥妥的一個白富美模樣。

看到她,吳衛國面色大變,驚呼道:「露西亞小姐,您怎麼在這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賠錢,賠錢,快點賠錢,他說的一百六十萬,趕快把錢拿來!」

張志峰的母親視錢如命的樣子,讓主刀大夫也是一陣的無語啊!

他從醫半輩子,見過的病人家屬無數,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家人,得知自己的孩子病情不好,不但不悲痛哭泣反而想到要錢,這父母簡直也太差勁了,不配人母。

父母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人,而這對父母簡直是對母親這個稱呼最大的侮辱。

「放心把我這人從不賴賬,答應的事一定算數!」

劉黎明白了夫妻兩人一眼,轉身對主治大夫說:「你好,我也是一名醫生,或許我有辦法讓張志峰重新蘇醒,站起來,能讓我給他治療下試試嗎?」

「你也是醫生!」

主刀醫生微微一愣笑了。

「他損傷的腦細胞已經死亡,現在地球上根本沒有什麼藥物、或者治療方法讓腦細胞再生,你是哪個星球上來的大夫,和誰學得這麽牛逼的醫術?」

「我沒有冒犯你的意思!」

主刀大夫生氣預料之中,對於他的諷刺劉黎明並不生氣,淡淡一笑說道:「我是地球人,來自林縣的一名中醫,醫術是跟著村裡的一個老中醫學的!」

「哦,農村的老中醫!」

主刀大夫聞言笑道:「說什麼老中醫,直接說你是個土郎中的徒弟就是了,再包裝鴨子也不可能變成鳳凰!」

「小兄弟,牛逼不能這樣吹啊!」

一個農村的小村醫,說自己有可能治好變成植物人的病人,主刀醫生差點笑掉大爺。

「我是認真的,不是在這裡和你鬧著玩的,讓我試試好嗎?」劉黎明上前一臉的嚴肅。

「就你,小夥子還是算吧!」

主刀大夫有點怒了,拍了拍劉黎明的肩膀。

趕緊給傷者的家人商量賠償的事情吧!」

一個鄉野小郎中在這裡口口聲聲,說能治好病人,那他這個市醫院的主治醫生的臉面何在,不成了名副其實的庸醫了,這是打他的臉嗎?

「人家大夫說的沒錯,別光打雷不下雨,光說大話,錢那!」

張志峰的母親,一臉怒色的看著劉黎明,上前諷刺了起來。

「農村的小村醫也就會看個頭痛腦熱,就那點三腳貓功夫,還和人家大醫院的大夫比,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在這裡吹什麼吹,趕快拿錢,是不是想賴賬……」

劉黎明腹背受敵,脾氣火爆的藍倩看不下去了。

「你這個井底之蛙,我姐夫的可是林縣有名的神醫,醫術不知道比你高几百倍,他的醫術可以說天下無雙,我姐夫可不是什土郎中……」藍倩說完主刀醫生,轉身又對著張志峰的父母,厲聲說道:「你們兩個,兒子現在情況不好不想辦法找找人,看看能不能讓你們的孩子病好些,就會在這裡要錢,兒子沒了,你們要錢幹嘛,錢能問你們叫爹

媽,會給你們養老送終嗎……」

藍倩不僅脾氣不好,而且還是個大嗓門,很快就吸引了不少護士、醫生、病人家屬,大家都圍過來看熱鬧。

大夥都被藍倩的一番慷慨陳詞給鎮住了,許久才回過來神。

主刀大夫,雖然藍倩把他罵的不輕,他很是生氣,但畢竟是醫院的工作人員,現在醫患關係緊張,他也不敢那藍倩怎麼樣,只是臉色有點難看。

而張志峰的家人都不一樣了,他們是受害者,藍家是肇事者,夫妻兩人又蠻橫不講理,馬上和藍倩大吵了起來。

藍倩伶牙俐齒,吵起架來更是一發不可收拾,罵得張志峰的父母,上氣不接下氣。

藍父藍母憨厚老實,害怕惹事,可是怎麼攬也攔不住藍倩。

劉黎明在一旁看著哭笑不得,藍倩之所有火氣這麽大,最主要是替自己出氣,只是太……

幾個人鬧得不可開交,整個樓層的人都吸引了過來。

就在這時圍觀的人群中擠進來幾名身穿中山裝的中年男子,每個人看上去都非常嚴肅。

緊跟著一個非常氣憤的聲音就喊了過來。

「不知道這是醫院嗎,還有沒有公德……」

擠進人群中,一人氣惱的站了出來,一看現場的情況最前面的兩人的臉色立馬難看了起來。

站出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曹宇豪的父親曹院長。

主刀大夫看到院長一行人到來,瞬間慌汗淋漓。

因為院長的後面全是市衛計委的領導。

聽說最近上級領導要來醫院視察調研,曹院長做了充分的準備。

怎麼現在又出現了醫療糾紛?

看見主刀醫師,曹院長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而主刀醫生,看著劉黎明和藍家的人也是,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

今天如果領導因為看到了這一幕,而否認了市醫院的工作,那麼一定把事情怪罪到自己的頭上,那麼還會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嗎,主刀醫生馬上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都是醫療體系的人,一看情況都知道,這個大夫今天要倒霉了。

知道上級這幾天要檢查還和病人發生糾紛,這不是找死嗎,大夥都替這個不長眼的同事捏了把汗。

「你的病人是怎麼回事!」

曹院長被氣得頭暈腦脹,大會小會,上下傳達了幾遍,竟然還有人敢往槍口撞,這不是扒著在下台,辦他難看嗎?

「院長,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主刀醫生很是委屈,將事情的經過和曹院長說了一邊。

聽完以後,曹院長這才注意到劉黎明。

原來又是這個小掃把星在惹事,真是冤家路窄,頓時更怒了,把所有的怨氣都算在了劉黎明的頭上。

「原來是你啊劉黎明!」

看見劉黎明曹院長心裡恨透了,但是衛計委的領導在,他也不敢說話太難聽。

微微一愣,壓下心中的怒火,淡淡一笑,來到劉黎明的面前。「我知道你的醫術不錯,但是病人在我們醫院,剛剛做完手術,病人的情況還十分危險,你不是我們醫院的大夫,不能給他治療,不要在這裡沒事找事,回去吧!」 不得不說,冥河老祖心機也頗深。

畢竟也是一族之長,若是沒有點城府,又怎麼能撐得起那麼大一家子。

「少廢話!老祖夠不夠資格,交手過後才知道!」

放下這句話,冥河老祖直接率領四大魔王,以及十大魔將,朝着女媧和揚眉的方向,沖了過去。

那白色刀鋒泛著青光的元屠劍,狠狠砍向女媧。

身後的四大魔王,則是直接撲向另一側的揚眉道人。

女媧露出一抹譏諷的笑意,對付區區一個冥河,對於女媧這個聖人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

女媧乾脆將手裏的彩飄帶收回,直接揚起手掌,照着冥河的腦門上,照臉就是一擊。

冥河的腦門上,立即生出五個猩紅的血印子。

「冥河,這是本娘娘給你的教訓,讓你再對本宮不敬!」

「本宮警告你,休要打那上古世界的主意,否則,本宮在你身上,可就不是留下這五個血印子,這麼簡單的事了!」

女媧不想和殺人不沾因果的冥河,繼續交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