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28
  • 0

「不行,上次你瞞著我在秦王酒里下毒,已經讓父皇不滿了。」

說道這裡,李建成明顯對李元吉有些不滿,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李元吉竟然會如此狠辣,直接在兄弟酒里下毒。

雖然最後秦王沒事,但已經被父皇警告了,這件事自己是黃泥巴掉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如此作為必不能行。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院子內。

凄厲至極的慘嚎聲,不斷響起。

而,到了此刻。

蔣一南整個人,都是近乎虛脫。

根本,發不出聲音了。

整個人,都是有氣無力的樣子,隨時都會昏闕過去。

但,偏偏。

他怎麼,都昏不過去。

而,這一刻。

唯有清脆至極的巴掌聲,不斷響起。

每一道聲音,都讓人心驚肉跳。

這,簡直…

蔣一南此刻,看起來已經是口吐白沫,隱隱可見腥血。

而,他整個人,都是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

任由馬護家,不斷抽著面孔。

他整個人都是近乎崩潰一般,屎尿失禁,徹底生不如死。

而,此刻。

馬護家看起來,也好不到哪去。

就算是手臂酸脹疼痛,他也不敢停手!

這,簡直…

秦蒼穹始終,都未曾喊停。

而,他的手上,都是紅腫了起來。

手臂,酸脹無比。

馬護家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抽了多少掌了。

但,他絲毫不敢停下啊。

這點事情還好。

總好過,丟了性命…!!

馬護家可不想面臨,他兄長那樣的下場。

徹底,覆滅…!!

那他嗎…

就徹底沒希望了。

整個江南,如今誰不稱他一句馬大師?

要是死在這裡,那可太虧了…!!

而,此刻。

馬護家的面色,猙獰到了極點。

眼中,都是血絲密布。

他瘋狂抽..動巴掌,讓那蔣一南,都是渾身抽搐…!!

看起來,凄慘無比。

馬護家近乎癲狂一般,瘋狂到了極點!

而,此刻。

他的手掌,都是裂開了一道傷口。

看起來,猙獰無比。

每次扇出一巴掌。

都會有血水飛濺出來。

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鮮血,還是蔣一南身上的…!!

十幾分鐘下來。

他已經連續,抽了數千巴掌。

就算是馬護家,此刻都是有些扛不住了。

此刻,馬護家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額頭上帶著冷汗,聲音顫抖,「秦先生,這……差不多了吧。」

「再這麼下去,這傢伙都要被弄死了…」

他的手掌,都是有些麻木了。

偏偏,破裂的傷口,帶著無盡的痛楚…!!

但,此刻。

回答他的,卻是漆黑冰冷的槍口…!!

唰!

馬護家的身體,都是一顫!

這,這他嗎…

是要動槍啊!

但就算沒有槍械。

他,也不是秦蒼穹的對手啊!!

此刻,馬護家整個人,都是近乎崩潰一般,渾身顫抖起來!

秦蒼穹吞吐著煙捲,將槍械鎖定馬護家,面色冷漠森然,淡淡道:「我,讓你停手了么?」

槍械,帶著無盡的威脅氣息。

這一刻。

馬護家渾身,都是一顫!

額頭冷汗直冒!

這他媽,不至於吧…

一言不合,就是掏槍啊!

他馬大師往日,都沒這麼囂張過…!!

但,此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面對這等強敵。

就算是馬護家,也不得不低頭服軟。

這尼瑪,不服不行啊!

此刻,馬護家撲通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神色凄慘到了極點。

「秦哥,秦大爺…真不至於啊,我這,這就是小事啊…!!」

「您這何必動槍動火的呢?」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魔星的段子裏,安洛疑似懷孕產檢的消息徹底發酵。

甚至有個號名字是「婦產科醫生」直接發了個不相關的視頻說:是有個叫安洛的人在她那詢問過懷孕注意事項。

婦產科醫生的粉絲一夜間增加了幾十萬,各大網紅、媒體紛紛求證有沒有照片實錘。

不知道是粉絲激增讓這位醫生意識到了造謠生事會觸犯法律,還是因為問題太多回復不過來,那人索性關閉了評論區。

林奚和陳翰文出了醫院,漆黑的停車場內,陳翰文現在她額頭上親了親,然後打開手機;「你們吃飯時刷魔星了嗎?」

女人不明所以地搖搖頭,就顧著跟安洛聊天,哪裏有空玩手機。

「告訴你個好消息,安安知道我倆的事了,她挺贊成的,陸心遠肯定也不會反對,小蚊子,不然招吧,省得約個會還偷偷摸摸的。」被安洛看穿后林奚反而覺得很輕鬆。

「你看陸少這情況,我好意思撒狗糧嗎?對了,你快看下魔星。」陳翰文是悲喜交加,和林奚搞了半年的地下戀,一直想找機會告訴陸心遠。

林奚靠在陳翰文肩膀上,順便拿過他的手環著自己的腰:「我要坐你身上看。」

男人二話沒說,抱起林奚放到了自己腿上。

「什麼無良主播,靠!」林奚激動地抬手,胳膊肘直接拄到了陳翰文下巴上,男人痛得齜牙咧嘴。

聽到慘叫聲,她轉身,又整個腦袋撞到了陳翰文鼻子上。

「你別動,別動。」陳翰文疼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奚粗枝大葉,本來還想學人家在車裏恩恩愛愛,結果變成了大型社死現場。

她慢慢地移到了一邊,小心翼翼地坐下:「我再仔細瞅瞅。」

「靠,說安安奉子成婚,還說陸心遠未必真的喜歡安洛……」女人再次激動起來,頭直接撞到了車頂,只聽咚一下:「陳翰文,你該換車了,空間這麼小,這個月給我換輛麵包車。」

「哎呦,氣死我了。」女人一邊摸著頭一邊氣呼呼地說:「安安來醫院明明是……不對,那明天如果被拍到他倆又從醫院出來,會怎麼報道?」

陳翰文看着毛毛糙糙的林奚,哭笑不得,他伸手幫她揉了揉頭頂:「關鍵你看這些下午說婚禮十分鐘就退場,一定是急着進洞房的人,居然能自圓其說,說懷孕還做那事,所以胎心不穩,去了醫院。」

「奪筍吶。」林奚真佩服這些人的腦洞:「我們先當不知道,等曉夕出來后再說。」

「嗯,我也這麼想的,今晚我跟你住滄瀾?」陳翰文和林奚一起后,還從沒成雙成對在滄瀾住過,每次約會都是去幾十裏外的市區住酒店。

林奚毫不猶豫地說了N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