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38
  • 0

。 傍晚六點多,李冬青拿了盒飯過來,遞給傅言:「傅先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如果你自己的身體都顧不好的話,那你還用什麼去救沈小姐?」

傅言接過盒飯:「謝謝。」

只是他實在沒什麼胃口,機械地往嘴裡面塞著飯。

五子崖的落日很美,可是在山頂上的人,此時卻沒一個有心情欣賞的,畢竟事關一條年輕的性命。

李冬青看著往嘴裡面塞飯的傅言,微微嘆了口氣,又給他遞了一瓶礦泉水。

這一次,傅言沒拒絕,他就著礦泉水把盒飯吃完。

晚上七點,夜幕降臨,然而四周卻一切如常,只有風比白天的時候冷了幾分。

傅言看著李冬青手上的煙,半晌,他開了口:「李隊長,能給我根煙嗎?」

李冬青直接把煙盒拿出來,給他抖了一根。

夜晚的山風有些大,傅言好幾次剛把打火機打起了火,風就把火吹滅了。

一旁的李冬青見狀,拿過打火機,幫他點了火。

「謝謝。」

傅言吸了口煙,看著不遠處亭子上的那盞夜燈,整個人好像活著,又好像沒有。

晚上八點,傅言口袋裡面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楊同光打來的電話,他根據傅言下午的吩咐,果然查到了林湘悅在今天早上七點,已經離開了臨城,中午十一點到了鄴城。

只是可惜,林湘悅太謹慎了,到了鄴城之後把她的手機卡扔了。

鄴城說大也不大,可要找一個人,還是有點困難的。

楊同光已經和付文佩帶人過去鄴城那邊,打算掘地三尺,也要把林湘悅找出來!

林湘悅人找到了,這算是這三十多個小時以來唯一的一個好消息了。

晚上八點半,傅言收到薄暮年轉發給他的簡訊。

簡訊很顯然是林湘悅發的,「薄暮年,你以為你自己救薄慕青,傅言去救沈初,這樣你們就能把沈初和薄慕青兩個人同時救下來了嗎?你做夢吧!既然你選了薄慕青,那你們就只能給沈初收屍了!傅言還在五子崖吧?那又有什麼用,沈初死了,我已經讓人把她的屍體拿去為喂野狗了!哈哈哈,你們連沈初的屍骨都別想收到。」

傅言看著手機上的簡訊,一張臉瞬間就變了,他握著手機的手不斷地手機。

一旁的李冬青察覺到不對,探頭看了過去,看到那簡訊,心頭也是一驚。

這個林湘悅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這麼狠心?

就在李冬青準備開口的時候,傅言突然怒吼了一聲,「啊——」

男人絕望而痛苦的吼聲響徹整個山谷,聽得周圍的埋伏的便衣也覺得難受。

「傅先生,這或許只是——」

李冬青的話還沒有說完,傅言突然一口血吐了出來,人往後踉蹌地退了幾步,直接就暈了。

「艹!冬瓜!快來幫忙,叫救護車!快把傅先生送下山!」

代號冬瓜的便衣從一旁出來,扶著傅言上了李冬青的後背。

李冬青背過傅言,讓其他人繼續守著,自己和冬瓜背著傅言往山下跑。

。 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輕輕飄來,蘇小荷好奇的看了進去。

高級VIP病房,與洛風的病房格局一模一樣。

只是從洛風換了另一個病人。

「陶嘉麟?」一眼看到病床上的男人時,蘇小荷就認出了這個人。

她查過陶嘉麟一家三口的照片,雖然是幾年前的,但是成年人在幾年內的變化並不大,只不過此刻臉色有些灰敗罷了。

陶嘉麟示意看護搖起了病床,讓他能斜靠在床上面對蘇小荷,這才對看護道:「你出去吧。」

病房裏一時間只剩下了齊墨川和蘇小荷,還有陶嘉麟。

蘇小荷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陶嘉麟,「怎麼你也受傷了?」

原本她還是怪陶嘉麟不管安千然的死活的,現在才知道,陶嘉麟是受了傷,行動不便,再加上安千然那邊被警察收管了,所以,他也沒有辦法去看安千然。

「我無事,她還好嗎?」低啞的聲音,帶着無盡的落寞和焦慮。

不得不說,陶嘉麟比照片上的那個男人看起來更成熟更有魅力,即便是看起來有些憔悴,可這憔悴的味道更給人一種成熟男人的魅力。

安千然一直都跟她說,她要找一個成熟有魅力的男人,而陶嘉麟完全符合安千然的擇偶標準。

難怪安千然會深陷這一段情中而無法自拔了。

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蘇小荷能從陶嘉麟的眸中看到一種深情的味道。

似乎,他是真的喜歡安千然。

所以,開口的第一句,關心的也只是安千然。

「然然那麼好的一個女孩,你為什麼要陷她於不仁不義中?陶嘉麟,你說說清楚。」蘇小荷卻不管陶嘉麟眼底里看似的深情。

在她曾經的生命里,對於插足或者出軌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都自帶一種天生的敵意。

如果安千然不是她閨蜜,如果不是被人潑了琉酸,她都不想再管安千然的事了。

可就因為她們是閨蜜,她才選擇相信安千然和陶嘉麟的相愛中另有隱情。

但是對陶嘉麟,她也是有意見的,如同對蘇國華一樣,明明有妻子,還要去勾搭旁的女人,那也是無恥。

陶嘉麟吃力的抱了一下頭,彷彿陷入一種極度的痛苦中,閉了閉眼,才緩緩睜開,看着蘇小荷,一字一頓的說道:「是我不好,蘇小姐可以怪我,只是,你能不能告訴我千然現在的情況,她怎麼樣?」

「還有一口氣。」

「她還……還沒有醒過來嗎?」陶嘉麟一着急,身體前傾就去捉蘇小荷的手臂,下意識的就想催促她趕緊告訴他。

蘇小荷身形微側,就避開了。

陶嘉麟一時撲了空,手重重一落,這一落,似乎是牽動了他的傷口,他臉色更加蒼白,許久才慢慢的重新靠到了床上,然後抬眸定定的看着蘇小荷,「你告訴我,她還沒有醒過來嗎?」不然,『還有一口氣』這一句給他的感覺就是還在昏迷不醒吧。

蘇小荷眼看着他胸前的病服忽而染紅,看來傷得還不輕,只是一動而已,傷口就繃開了。

算了,她就不跟一個病人計較了,「醒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陶嘉麟長出了一口氣,臉色也終於好轉了些微。

「你和風錦沫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又惹上安千然?」一直在旁邊沒有開口中的齊墨川開口了。

他和陶嘉麒是好兄弟,對陶嘉麟一直當哥哥一樣的看待,陶家與齊家在生意上也有往來,陶嘉麟在行業中口碑一向都好,當知道這件事的時候,連他都是不相信的。

「是我的錯,不是千然的錯,是我害了她,她醒了就好,蘇小姐,能不能麻煩你以後照顧她。」陶嘉麟焦急的說到,聲音微微有些祈求的意味,讓蘇小荷有些動容。

象陶嘉麟和齊墨川這樣的男人,在普通人面前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倒是沒有想到他會為了安千然而做到如此。

「我也想照顧她,可是她被警察看押著,如果不是一直不肯配合警察的調查,情緒極不穩定,我連她出事了都不知道,是警察打給我讓我去看看她順便帶些生活用品,我才知道的。

可見過了之後,只怕警方應該不會再讓我去見她了,陶嘉麟,是不是風家不放過她?」

風家那麼大的背影,蘇小荷很擔心安千然。

就算安千然做錯了,插足了風錦沫和陶嘉麟的婚姻,可安千然罪不致死吧。

「靜怡潑了琉酸,現場很多目擊證人,還有監控錄像,他們是怕……怕她毀了靜怡,靜怡才十歲。」陶嘉麟突然間一拳打在自己的胸口上。

原本就染紅了的病服更紅了。

那應該是外傷,還是很嚴重的外傷。

可是就算再嚴重,也重不過安千然被潑了琉酸的痛苦吧,「那你想她怎麼辦?就這麼隨便的被人潑了琉酸而不追究嗎?」蘇小荷突的站了起來,無比氣憤的瞪着陶嘉麟。

「陶嘉麟,你太自私了,你毀瞭然然,你居然還讓她為你而擔下所有的痛苦,擔下從心到身的痛苦去放過你的女兒,她滿身的紗布,連動都不能動,這一輩子只怕半身都是傷疤了,你有沒有想過她會不會痛?」

蘇小荷此時就為安千然而不值,安千然一心一意的不想追究陶靜怡,為的還不是陶嘉麟嗎?

可是陶嘉麟一開口,為的只是他的女兒,根本不管安千然有多痛苦。

然然真傻,真傻。

這世上的女人,一旦愛了,還是愛上象陶嘉麟和齊墨川這樣高高在上的男人,那就只剩下了卑微。

「她不能動了嗎?殘廢了嗎?」陶嘉麟急急追問。

「誰知道呢,不過現在躺在病床上是真的不能動,她還讓我安撫她爸媽,告訴她爸媽她要出差一個月,想來,她的傷,一個月能有起色就不錯了,然然好好的一個姑娘家,她最愛笑了,現在卻落到這樣的田地,我不信是她勾搭你,一定是你盅惑了她。」

蘇小荷低吼,腦子裏怎麼也撇不去的掀開被子時,滿眼都是紗布的畫面,太駭人。

。 這一頓飯就在如此的蜜汁尷尬下結束了,每個人心中都各懷心事,所以吃完飯後,慕容並沒有在蘇葉身邊轉。

而是從蘇葉的懷中抱過了妞妞,然後一臉委屈的控訴神色看着蘇葉,看得蘇葉那叫一個莫名其妙。

這眼神,招他惹他了?

飯桌收好之後,蘇葉叫上了李嬸,李亮,蘇勝天還有楊氏幾個人直接的就在廚房圍着小桌子開了個簡短的會議。

「李嬸,我就直接的進入正題不拐彎抹角的了,這會兒叫你與李大哥還有爹娘在此,是為了說關於今後到鎮上發展和麵攤的事。」蘇葉開頭道。

「是這樣的,麵攤開業一也快一個月了,這一個月我們麵攤的生意不負眾望,很好。所以決定了今後麵攤的收益李嬸你佔兩份的盈利份額。」蘇葉說了停頓一下,果然見到李嬸一臉的驚訝之色然後搖頭擺起手了來。

不過蘇葉沒等李嬸開口講話,又繼續說道:「李嬸你別急,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你聽我說,我要的不是為我打工的人,我要的是可以跟我爹娘一起辛苦的合作夥伴,作為合作夥伴這兩份的份額是你改得的。而且我既然把空間的事情告訴了你們,那就是已經把你們當成了家人一樣的看待,我信任你們,所以李嬸,李大哥,你們不要覺得有壓力。

再說了這份額我也不是白給的是不,不說這李嬸你每天早起貪黑的和爹娘一起出攤收攤,今後我可是有條件的。就是我們打算搬到鎮上去,李嬸你和李大哥也是要一起搬上去的,既然打了個開頭,我們就要做得更大一些,到時候只有爹娘兩個人一定是忙不開的,所以為了綁住李嬸你,就只能讓這麵攤有你的份額,這樣你身有責任,你就必須一起看慣了是不。」蘇葉用着有些調皮的語氣說道。

李嬸一聽蘇葉的話,眼中都滿是感動。

她知道,蘇葉說什麼的責任只是一方面,更大的原因就是為了找個讓她能夠安心接受這兩份盈利份額的理由。

她對蘇葉好是因為打心裏真的喜歡蘇葉,心疼蘇葉命苦,卻沒想過有一天能讓蘇葉如此的回報她。

「好了,這事就這麼說定了,你可不許在拒絕了啊。我爹娘可是離不開李嬸你這麼一個好的幫手的。」蘇葉說着擠眉弄眼調皮的笑了笑,看得李嬸忍不住的就笑了起來。

「你個精靈鬼,你都這麼說了還讓嬸怎麼拒絕呀,我要拒絕了那你不該說我沒責任心了。」李嬸眼中閃著感激的淚光說道。

「嘻嘻,就知道李嬸是個明事理的,既然說好了,那以後每個月我們就進行一次利潤分紅,這事就讓爹爹來負責。嗯,還有我準備到鎮上買個院子了,到時候李嬸你們也要一起搬著去鎮上了,所以這幾天該需要交接的事情就得趕緊了,到時候我們一起搬家。」蘇葉笑着說道。

「搬家?那我們住哪裏啊。」李嬸一聽疑惑的問道。

「噗嗤~當然是一起住啊,我們可是一家人哦。」蘇葉笑了笑的對李嬸說道,那調皮的樣子讓眾人的心情不由的都愉悅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黑白兩色交融,在眾人頭頂重新匯聚成一團深沉的圖案。

《玄光不見天》的領域重新籠罩,這一次孫小聖也在領域內,沒人能再從領域外強行破壞。

伍豐羽嘴角揚起一抹冷酷的弧度,身形扭曲在光線中。

關立群早就知道伍豐羽的《玄光不見天》威力非凡,此時見伍豐羽不再留手,便也沒了再做試

《被慫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後》第一百五十四章配合再現 呂忠良已經不省人事,倒在了呂劍的臂彎,他微閉的雙目瞳孔已經在開始擴散。

林天成後退兩步,態度畢恭畢敬彎腰,「我一定不負老爺子這一潭深水。」

呂忠良依舊看着林天成。

呂忠良老婆一隻手拉着呂忠良的手,在呂忠良耳邊輕聲重複了下林天成的話,呂忠良這才閉眼,一臉安詳。

一代梟雄呂忠良與世長辭。

「爸!」

呂劍虎目含淚,將呂忠良瘦小的身子用力抱在懷中。

呂忠良老婆同樣悲慟萬分。

李茹菲上前扶住呂忠良老婆,也忍不住落淚。

林天成對呂忠良老婆道,「阿娘,節哀順變,老爺子的身後事,還需要你操勞料理。」

呂忠良老婆道,「忠良已經交代過,生者為大,逝者如斯,他不想驚擾大家,只要安安靜靜的走,三日後發喪,林少過來道個別就好。」

林天成當然不會忤逆老爺子的意思,看見呂劍抱着老爺子去了房間,便和李茹菲離開。

林天成剛剛上車,身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